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夜遥的小说那里只有风吹过未删节完整版
大哥小说网
大哥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大哥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那里只有风吹过  作者:夜遥 书号:50748  时间:2020/11/8  字数:5491 
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下一章 ( → )
  妈妈出国的时候辛未才三岁,现在她已经二十一岁了,十八年间,妈妈这两个字对于辛未来说更多的是一种精神寄托而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但是当这两个字念在嘴里的时候,当她知道妈妈和她此刻就在同一座城市里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她心里还是萌生出一种特别的掺杂着惧意的渴望。

  乐宁生离开之后一直没有再回来,在郑铎这里又住了三天,辛未忐忑地提出想要去看看妈妈,于是在第三天的傍晚,郑铎开车带着她离开东郊,来到市里乐宁生妈妈住过的那间酒店。

  走进酒店华丽的大堂,身边一群人正好出门,当中似乎有一阵熟悉的笑声,辛未猛地回头看过去,又垂下头做个深呼吸,不让自己被回忆得手足无措。

  上一次到这里的时候是和李大刚一起,辛未仿佛还能听见他摇着头带笑的叹息声:“樱花跟这儿真是没法比。”那什么是有法比的呢?和谁相比和什么样的不幸相比才能凸显出自己卑微的幸福呢?

  郑铎拉住她的手,手指用力握了握,辛未了然地明白过来,脸色发白地朝前看去,乐宁生妈妈和一个中年女人正从小泉旁边的沙发里站起来,那个很有些陌生的中年女人神情十分激动地看着辛未,向她迈了一步,又僵硬地站定。

  她向前迈步,辛未却是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紧紧抓住郑铎的手,眼睛盯住那个女人一瞬不瞬地看着。

  这就是妈妈吧…辛未突然有点想笑,看看妈妈,再看看乐宁生的妈妈,很奇怪她竟然觉得自己的姨妈更让她有亲近的冲动。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妈妈她就觉得害怕,觉得站在远处看一眼没什么关系,但是如果走到近处和她直接接触那就是件很恐怖的事,因为属于她的十八年里没有一分一秒留下来妈妈的痕迹,突然就走到妈妈身边好象是突然就让一个陌生人闯进了她的世界。

  辛未的手指紧紧掐握着郑铎的手,冰冷的手心里攥着一把汗,郑铎知道她在害怕,松开手扶住她的肩膀低声说道:“有我在什么都别怕,站直,笑一个,好吗?笑漂亮点儿。”

  辛未扭头对着郑铎努力弯弯嘴角,在他眼睛里看到赞许的笑容。晚饭订好了,就在酒店的餐厅里,尴尬生疏地见了面之后,四个人两两并肩乘电梯上楼。

  辛未躲在郑铎身边,她能感觉出站在旁边的妈妈一直在看她,就一直盯着楼层键,眼角余光则借着电梯轿厢光洁如镜的墙面偷偷打量她。

  大概是因为在南美那个以足球闻名的国家里晒了太多的太阳,妈妈的皮肤是很可爱的麦色,这种肤很好地掩盖住了眼角的细纹,也让她看起来更年轻,再加上时尚的服饰,站在端庄的乐宁生妈妈旁边一点不象是姐姐,反倒是象个小妹妹。

  只有四个人,却订了个大的包间,分坐在桌子四面的时候彼此间隔着很远距离。

  辛未不愿意坐得离郑铎太远,坐下来之后很局促地并拢双腿,两只手握着放着腿上,朝郑铎的方向微侧着头。

  辛未的表现在两位长辈的预料之内,不过当真看见女儿对自己比对陌生人还疏远,她的妈妈心里还是十分难过,转念再想想自己这些年在异域的漂泊和这些漂泊的原因,她就更加难过,垂下眼眸喉间酸楚难忍。

  乐宁生妈妈也很尴尬,且不说她和自己的姐姐、丈夫之间剪不断理还断的恩怨情仇,光是乐宁生和辛未之间发生的事就已经让她伤透了脑筋。

  时至今她都还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姐姐,越不说就越不好说,不过此时此刻包间里的寂静太别扭,她必须得先出声说点什么来打破僵局。

  到底该说些什么呢?乐宁生妈妈沉了片刻,端起酒杯微笑着说道:“未未,来,我们这第一杯先你妈妈远游归来,小郑也来,我们干一杯。”

  辛未期期艾艾地看郑铎一眼,慢慢端起倒了点红酒的高脚杯,郑铎在一边低声说道:“少咪一点儿没关系,喝吧。”郑铎这句话让辛未妈妈眼睛一亮,再看向郑铎的视线里就多出了些探究的意思。

  第一杯平静无波地敬过了,四个人各自抿一口又放下杯。没什么话说就只好吃菜,几道凉菜很快吃光,热菜一道道走上来。郑铎很体贴地照顾着辛未,伸长胳臂拣她爱吃的全往她面前碟子里夹。

  正好一道很好吃的芋香排骨端上桌来,辛未妈妈特地站起来给女儿夹了两块排骨和两块芋艿,可辛未把郑铎夹的菜全吃完了也没碰妈妈夹的。

  辛未妈妈的心猛地向下沉,脸上的表情有些挂不住了,郑铎坐在一边看着,微笑着把排骨和芋艿夹到自己碗里:“阿姨,辛未吃了芋头嗓子会,这个给我吃吧,我爱吃。”

  辛未妈妈生硬地笑笑:“哦,这样啊,你爱吃就多吃点,千万别客气。”辛未咬住筷子尖,不安地瞅瞅郑铎,然后闷下头去继续吃,包间里重又恢复了诡异的安静。

  一阵手机铃声在最尴尬的时刻响起,乐宁生妈妈松了口气,从包里拿出手机看看号码,按通之后温柔地笑着打了个招呼,一笑之后脸色陡然改变,不拿手机的另一只手猛地扶住桌沿,不小心碰翻了高脚杯,当啷一声脆响,半杯红酒全洒在了浅色桌布上。

  辛未紧张地看着她,第一反应就是这电话是从医院里打来的,难道是乐宁生爸爸的病情出了什么状况?

  电话的确是从医院打来的,但是在电话里说的却不是乐爸爸的病情,乐宁生妈妈当时就急匆匆地不告而别,辛未实在不知道怎妈妈相片,辛未妈妈心里也牵挂着在医院的乐爸爸,这一顿饭刚吃了个开头就不而散。

  回到郑铎家,辛未的心很,不管过去发生过什么,现在躺在医院里的那个人毕竟和她有着割不断的血脉亲情,她能记起的全都是几年前那个人身穿军装时英俊且不失儒雅的身影,很难想象他那样一个高傲的男人现在被病痛折磨成什么可怕的模样,以至于轻易不肯见任何一个外人。

  癌症,这种病没办法治的吧,那是不是意味着不久的将来他就会…那么她是不是应该去看看他?就当最后一次偿还骨恩情?

  从酒店回来直到晚上躺上,辛未一直在左右为难,头有点痛,吃了药以后又有点困,可她没能睡成觉,快到凌晨时分她的房门上响起了急促的敲击声。

  登登洗漱穿衣服,头发都没来得及梳好的辛未就被郑铎进车里,挂着军牌的越野车在午夜无人的街道上飞快奔驰,一路开到宁城南郊的军用机场,登上了已经在跑道上等候的飞机。

  辛未的睡意被吓醒了,她看着郑铎紧绷的脸颊,犹豫半天还是把疑问咽回肚子里。

  郑铎和她并排坐着,神情是她从来没见过的严竣。辛未向飞机右边的舷窗外看看,能看一轮明亮的圆月,在嵊泗的时候李大刚曾经跟她简单说过怎么利用自然天象判断方向,看样子他们这是在朝北方飞。

  北方…好端端的为什么去北方?一股红猛地涌上脸颊,辛未激动地眼睛都有些昏花,难道是因为李大刚?郑铎这是带着她去找他?但是…但是这也不太可能,如果是找李大刚,怎么会坐部队的飞机?郑铎家里虽说背景很硬,但应该还不至于为了李大刚动用关系调动军用飞机吧…那又会是为了什么?

  在飞机上的这几个小时辛未心里七上八下,她身边的郑铎也如坐针毡。

  乐宁生妈妈从哈尔滨打来的电话让郑铎极为震惊,乐宁生三天前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一个人跑到东北去,在沈和哈尔滨分别逗留了一天之后今天上午匆匆赶往黑龙江省密山市,没想到在高速公路上发生了车祸,司机和陪同他的一位当地驻军军官当场身亡,他虽然没死却也受了极重的伤,现在正在医院里抢救。

  这件事肯定不能告诉同样也重病中的乐爸爸,乐宁生妈妈咬牙忍痛在老公面前找了个借口,把他托付给辛未妈妈,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哈尔滨。

  在电话里乐妈妈泣着告诉郑铎,乐宁生的情况很不好,他几乎一直昏着,极短暂醒来的片刻时间里,他嘴里念叨的始终只有辛未的名字。

  所以再怎么不情愿不甘愿,她这个做母亲还是不忍心拒绝儿子这个象烙印一般执拗的心愿。

  所以她让郑铎带着辛未赶到哈尔滨来,如果一旦万一发生了什么不幸,最起码不要让儿子的生命留下什么遗憾。

  已经到了这么严重的地步了么?郑铎恨不得一眨眼就飞到哈尔滨去,但是飞机仿佛永远飞不到尽头,每次往窗外看都只看到黑夜,黎明在很远很远很远的地方恶地窥伺着这些迷茫无助的人们,在他们最需要光亮的时候故意放慢脚步拖延速度。

  他喉间酸涩,眼睛里也酸涩,揽住辛未让她靠在自己前,他也偎在她身边从她身上借一点温暖和力量,没有永远强大的人,真的,他其实也在依赖着这个看起来柔弱笨拙的小丫头。

  辛未握住郑铎的右手,摩挲着他手指和指处在械上磨出来的薄茧,沉默了很久之后低声问道:“郑铎,如果出了什么事你千万别瞒着我,让我知道好吗?现在这样…我更担心…”

  郑铎爱怜地亲吻着辛未的头发,一点一点把她揽得更紧,比起民航客机,军用飞机的座舱很小,坐在里面感觉十分压抑仄,机身抖动得也要厉害很多,暗夜里这样一架飞机孤寂地飞行在高空里,就象是一片树叶在大海上漂泊。

  郑铎深进一口带着她甜香的空气,点点头又摇头:“会的,未未,不瞒着你。”“那你能告诉我是谁出事了吗?一定是有人出事了吧…是不是…李大刚?”

  “不是。”“那会是谁?”辛未皱紧眉头,怎么也想不出现在什么人会在东北出了一件必须要坐军用飞机赶过去的大事“到底谁啊?”郑铎又做了个深呼吸:“未未…”

  “嗯?”“未未,是乐宁生…”怀里瘦削的身体猛地战栗了一下,郑铎心疼难当,收拢双臂把辛未突然开始的颤抖全都紧紧抱住,嘴吻在她耳边低声安慰“别担心未未,别担心,过去就能看到他了,没什么大事,真的,别太担心…”

  一紧张就会失控,辛未哆嗦得象是在打摆子,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抬起头用信任的、探询的眼睛看着郑铎。

  郑铎受不了她这么清澈绝望的视线,叹口气闭上双眼把脸颊贴在她鬓边,所有能说出口的话只剩下简单无意义的三个字:“别担心…”

  从宁城飞到哈尔滨,短短两个半小时,离开机场到达医院的时候仍然是在凌晨时分。时隔不久再次回到寒冷的东北,扑面的北风变得更加刺骨,冻得身体每个关节都僵硬。

  医院里的消毒水味道闻起来格外咸腥,辛未急促地呼吸着快步跑到病房门前,顾不上多看姨妈一眼,被泪水模糊的视线全都凝聚在了病上那个一动不动的人身上。

  那时候有一个为了她愿意付出一切的傻小子,还有一个为了他愿意牺牲一切的傻姑娘,两人悄悄地但又是那么深深地相爱着,属于他的每一天都在她的微笑中开始,属于她的每一天又都在他的亲吻中结束。

  那时候的他是哥哥,但又象个不听话的弟弟一样总是要惹她生气,他调皮捣蛋又凶又霸道,他撒起野来真的会在宁城最繁华的市中心抱着她久久亲吻,他发起疯来会一个人和几个欺负她的男孩打架,他甜蜜起来会半夜摸进她房间在她枕边放下一枝刚剪下来沾着水的蔷薇花,他顽固起来会抱着她大声怒吼狗的哥哥妹妹我就要你我就霸占你看谁敢管我。

  但是那时候的他一旦无情起来就一个人远远地走了,走得没有一丝音信,一次也没有回过头。那时候,那个远去的、不能再挽回的、无法再重头的时候原来早已经消失了。

  但是她为什么还要哭呢?她明明是恨他的,她躺在病上的时候为什么他不能去看她一眼,而在看到他安静躺在病上,她的泪水为什么就止也止不住。

  他跑到东北来干什么?是来帮她找李大刚吗?辛未低下头,一串眼泪落了下去。他这么做又是想干什么?以为这样她就能原谅他吗?他想的什么好事做的什么美梦!

  病边站着的护士微微弓下,转过头小声说道:“他醒了。”几个人同时想要走过去,郑铎张开手臂全给拦住,推着搡着把他们全赶出病房,只留下泣不成声的乐宁生妈妈站在门口。

  辛未扬扬眉,瞪大眼睛隔着泪水看过去,脚底下踩着棉花一样走到病边。

  乐宁生果然睁开了双眼,他鼻子里着管子,头上包着厚厚的绷带,嘴巴小小地动了动,护士有些犹豫地问道:“病人好象是要说话…”

  郑铎看看辛未,再看看乐妈妈,沉声说道:“能不能先把氧气管拔下来?”护士不敢做决定,小跑出去把医生请来,然后才小心地把氧气管拔掉。

  辛未站在病边,医生护士跑前跑后的时候她丝毫没发现自己站在最碍手碍脚的地方。她只管与乐宁生对视着,她不停地掉泪,他却一直在微笑,好象还轻轻摇了摇头。

  辛未看明白了他的意思,她也摇头,摇得很用力:“你就是死了我也不原谅你!”他无声地唤着她的名字,未未。她恼恨地向后退一步,朝他大声喊道:“我恨你乐宁生,你活该!”

  他笑得眼角和角都弯了,象女孩子一样浓密乌黑的睫被泪水渐渐打,两滴和她同样晶莹剔透的泪珠从眼角滑下来,渗进耳后的头发里。

  他发白的嘴又轻柔地动了动,辛未低下头用两只手捂住脸,哭得无法自抑:“你骗人,你活该…说话不算话,你跑哪去了乐宁生,你跑哪去了…”

  乐宁生一辈子的眼泪全在这一刻了出来,他愤恨无奈地摇头,只能唤她的名字,未未,未未…在一边仔细观察的医生低声对郑铎说道:“病人不能太激动,这位小姐是不是先出去镇定一下,这样不利于…”

  辛未听明白了医生的话,她呜咽着蹲跪在病边拉住乐宁生的手:“我不走我不走,又要让我走,我就不走…就不走…”

  乐宁生的手指虚弱地勾住辛未的手指,在心里的委屈一句都说不出来,似乎也都不用再说出来了,她还能为他这样痛哭,这还不够吗?他的恨和怨和她的泪水相比简直不值一提,她还是他的未未,一直都是,永远都是。

  用尽全力向她侧过头,一边的泪水仍然滑落眼角,另一边的泪水聚在鼻梁边的眼窝里,在那里漫成一面小小湖泊,他稍微一动,湖泊决堤。 Www.DaGeXS.cOM
上一章   那里只有风吹过   下一章 ( → )
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免费为用户更新作者夜遥精心创作的小说那里只有风吹过未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提供那里只有风吹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完全免费无须注册,页面没有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