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夜遥的小说那里只有风吹过未删节完整版
大哥小说网
大哥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大哥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那里只有风吹过  作者:夜遥 书号:50748  时间:2020/11/8  字数:6482 
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下一章 ( → )
  到达律师事务所的时候,姓柳的女律师亲自到办公楼楼下来接海哥和李大刚他们三兄弟。

  正是上班时间,站在二十多层的办公室窗口向下望,整座城市都行匆匆,李大刚接过柳律师亲手端过来的茶,对她温和地笑了笑。

  年轻干的柳律师和海哥情很深,她之前已经详细了解过了整个案件经过,今天见面很直截了当地对海哥说道:“老关,我这么说可能有些不近人情,不过这个案子确实没什么可以操作的余地,火灾损失金额太大,牵涉到的关系太多,而且还死了两个人,我仔细研究过,最多也就能把刑期降一点儿而已,别的实在是无能为力…”

  海哥看一眼沉默不语的李大刚:“刑期降一点儿?大概能降到什么程度?”

  “根据法律条款,放火罪至少也是十年有期徒刑,象廖先生这种情况死刑肯定不至于,但是判个无期是绰绰有余了。”柳律师说着顿了顿“不过…如果有件事你们能做到,说不定还能再…”

  海哥皱紧眉头:“什么事,小柳你尽管说,我一定做到。”柳律师无奈地笑着点点头:“这件事对海哥来说应该不算太难。

  火灾里死的那对情侣,尸体是在车内发现的,冬季在密封的车里开空调稍有不慎很容易一氧化碳中毒,如果能想办法证明他们在火灾发生前已经死亡,那么…”

  海哥眉梢猛地一挑,向后坐进椅背里:“我明白了,放心吧,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最多一个星期我就给你一份法医鉴定来。

  这样呢?强子这案子是不是能有点儿转机?”柳律师耸耸肩:“转机谈不上,如果你能到法医鉴定,那么我可以努力争取一下。

  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头,不管怎么努力争取刑期也不可能低过十五年,这个心理准备你们一定要有,再怎么说这位廖先生还曾经畏罪潜逃,这些都是很不利的因素,我只能是尽力而为,不敢跟你保证一定能把案子打成什么样。”

  离开事务所,兄弟三个人心事重重地回到海哥现在住的酒店。辛未和李大刚的房间就在隔壁,她现在正在房间里等他,等着他处理完手头的事,好带她回浙江。

  李大刚在辛未的房间门口站了一小会儿,盯着深门板上银色的门牌号,始终没有敲门的勇气,不得不颓然走进海哥的房间。

  坐进松软的沙发里,李大刚接过海哥递来的烟大口大口起来,田翔站在一边定定地咬了一会儿牙,沉声说道:“强子,听我一句话,带上你老婆赶紧走,反正这案子也挂了这么久了,就让它一直挂着吧,你毁了你自己一辈子不要紧,不能连你媳妇的一辈子一起毁。”

  李大刚抬起头来对田翔笑笑:“我更不能连你的一辈子也毁了,老六,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你甭瞎心。”

  田翔坐进他对面的沙发里:“你想怎么做?”李大刚深一口烟,在嘴里含了半天再缓缓吐出去:“老六,你没尝过夹着尾巴隐姓埋名在外面逃命的滋味,太憋屈了,到现在我媳妇还叫我李大刚李大刚…在媳妇面前也不能做个堂堂正正的男人,这滋味不好受…真不好受…”

  田翔面上有些失:“那你…那你打算怎么?去投案?你脑袋给门夹扁了吧你,傻啦!那可是十几年的大狱!”

  李大刚垂下眼眸,在袅袅烟雾中笑得很疲惫:“在哪儿都是大狱,到里头蹲十几年,在外头就是蹲到死。”

  “在外头蹲到死也比在里头受十几年罪强!”李大刚缓缓摇头:“强子,你没遭过这份罪,你不明白…起先我也想过就这么糊一辈子算了,我要是不回东北这趟,打死我也不会动这么傻的点子…不过我回来了,回来以后才看清楚我连累了多少人。

  小李是我表弟,我顶他的名字在外头四处混,得他也胆战心惊,过不了一天消停日子。

  我爹妈、小柔,在老家日子也不好过,我爹那么要强的人,现在在街坊邻居面前不知道能不能抬起头直起

  十五年,十五年…十五年好象也不算太长,出来以后我还有机会孝敬爹妈…”“放你妈的,进去呆十五年你媳妇怎么办?你对得起人家小姑娘吗!”

  李大刚被烟熏得眯起眼睛,他喉间用力咽了两下,出苦涩笑容:“进去对不起媳妇,不进去对不起爹妈,进去对不起自己,不进去对不起兄弟…老六,如果是你,你怎么选?你是进去还是不进去?”

  田翔瞪起眼睛愣了很久:“那,那也还有别的办法,我帮你顶罪你不答应,要不咱们花点儿钱找个小喽罗,有愿意挣这份钱的…”

  “没有小喽罗。”李大刚弹弹烟灰,把烟叼在边,轻轻摇摇头“老六,在外头混了这两年,我、我身边的朋友全都是你说的小喽罗。

  以前我也和你一样,总觉得咱是干大事儿的,看不起那些无大志只知道混俩小钱图个温的小人物,但其实都一样,甭管你干再大的事他干再小的事,一样都是个人。

  别拿钱去糟蹋人家,大家伙都是爹妈生养的,那种地方谁进去了爹娘老子都不好受,别为了我再害了别人的爹妈。”

  “强子…”李大刚完一烟后朝海哥咧嘴笑笑,接过海哥扔来的一包烟,拆开包装取出一放在边,想想又把烟拿下去,端起茶杯喝口浓茶:“算了,不能太多,我媳妇那鼻子跟狗一样灵敏。”

  “强子,你就不为小辛想想?那么好的姑娘,你舍得把她一个人扔外头扔十五年?可别犯傻了兄弟,听我一句话,赶紧…”

  李大刚眉头飞快皱了皱,垂下眼眸盯着手里的茶杯:“我没说要把她扔十五年…”

  “那你打算怎么办?带她一起进去?”李大刚被田翔这句无奈绝望的笑话逗乐了,一个人低着头嘿嘿嘿地笑了好几声:“那当然不能,我,她…她有地儿去,我都想好了,她不会一个人的,会有人陪着她。”

  田翔咬牙:“你他妈今天说的没一句人话,谁陪着她?谁陪她能和你陪她一样?”

  李大刚脸上的笑意加深,笑着笑着,眼角还在轻轻动:“这你可就不知道了,我这个媳妇…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明白,我回去了,我得把她安顿好了才能放心地进去。”

  辛未皱眉瞪着嘻皮笑脸的李大刚,赖在上不肯起来:“这么冷的天看什么电影啊,我不想出去,呆在屋里看电视好的。”

  李大刚抢过辛未手里的摇控器随手往脑后一扔,长胳臂伸出去把电视啪一声关上,再把她从上拎起来:“少废话,我突然想起来,咱们在一块儿混这么久了都没看过电影,太不象话了,赶紧的,小李刚买来的票,再不赶紧要迟到了,两张票一百多块呢。”

  一听见一百多块,辛未立刻不情不愿地去梳头穿衣服,戴上帽子裹好围巾鼓鼓囊囊地跟李大刚一起走出宾馆。

  电影院离宾馆不太远,走过去也就十分钟八分钟的样子,两个人说着笑着走到电影院,买了爆米花和饮料,再等一小会儿入场的时间就到了。

  小李没眼光的,买的票是部胡说八道的喜剧电影,相当不是辛未的菜,李大刚对这种不太需要智商的戏码也很不感冒,电影才开场不到十分钟他就开始不安份了,仗着独自坐在最后一排的便利,把辛未拉坐在了腿上。

  当然不可能单纯这么搂坐在一起,电影院里又暖和又黑,光线时明时暗很有点儿暧昧,这种情况下做点小动作特别有情趣,于是他很理所当然地勾下她的头亲着小嘴,把手伸进她衣服里,下腹的那一处也硬硬地在辛未身下蹭动起来。

  大家都在安静地看电影,只有时不时发出的阵阵笑声,辛未没敢出声阻止李大刚,只能很螳臂挡车地抵挡他越来越夸张的举动。

  但是今天的李大刚似乎铁了心要做出点惊世骇俗的事来,他亲一会儿摸了一会儿,竟然二话不说十分利索地把辛未的带给解开了。

  他的大手从里伸进去,指尖稔地滑至辛未双腿间,辛未咬住嘴,但怎么也忍不住被他起的这一阵猛烈情,她慌张地摇头拒绝,几层子还是被他鲁地向下褪到了膝弯间。

  用他的外套盖在两个人间,李大刚分开辛未的双腿,向前一,硬便强行挤进了她热的甬道,这种姿势下辛未被他撑得格外痛,但是从来没有体会过的一阵快又是那么惊栗,她在他完全进入的那一瞬间便全身颤抖着到达了一个小小的高

  李大刚搂紧辛未,在她耳边低声音笑道:“这么没用?这样就到了?小丫头片子今天你完蛋了,电影散场你要是还能自己走出去我就跟你姓。”

  辛未抓紧他的两条胳臂,头向后高高仰起枕靠在他肩头,着气细声哀求:“你这样…我不理你了…我生气了李大刚…我真生气了…”

  李大刚用一个有力的送打断了辛未的絮语,她被他紧紧按着,这一下进入得特别深,她差点口叫出声来,于是赶紧扭头咬紧他的衣领。

  李大刚不停地坏笑,又快又猛地送了一会儿,接着又开始象旋磨一样在她身体里旋动,辛未被折磨得又是眼前一阵金光闪,身下条件反般收缩痉挛。

  李大刚了口冷气停住动作,静静等辛未这一拨情过去,才又低声笑道:“夹这么紧想要我命吗,放松点儿宝贝儿,没人看见,别紧张。”

  电影上不知道演了什么,场爆发出一阵大笑,笑声掩盖住了辛未几声难耐的jj,李大刚用舌尖着她的耳朵,息声和说话声同时响起:“坐稳了心肝儿,别动,哥让你舒服舒服,是这儿吧,这儿最舒服,对不对…”

  他一边旋磨着一边开始慢慢地在她身体里进退,一下一下全顶到最最要命的那一处,在公共场合里巨大的羞愧反而象是火上浇的一桶油,让火更加疯狂地燃烧起来。

  辛未的两条腿被李大刚掰着合不起来,腿间有一团热气烘烤着,渐渐却烘出了淋漓意,她使出吃的劲摒紧想要倾的冲动,害怕地张开嘴在李大刚脖子上咬了一口,泣着低语:“我不行了,快…松开…我,我要…我要,要…快松开…”

  李大刚手一摸就知道了,他偏不松开她,手指更用力地往她双腿间按去,边按边边捏边低声笑语:“你要什么?要哥哥再使点儿劲?”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辛未拼命摇头:“我…忍不住了!大刚…求求你松开,松开…”

  “忍不住什么?我也忍不住了,乖宝贝儿,现在松不开了…”腿间的热力越来越旺盛,同时有一些令人惊怖的体难以抑制地溅出来,辛未的身体紧紧绷住,牙齿毫无知觉地死死咬在李大刚颈侧。

  李大刚忍住颈子上的疼痛,皱着眉最后送几下,在心肝宝贝儿的身体深处发出来。

  疯狂的快迅速被一阵难以用语言表达的伤感取代,他闭起眼睛,紧紧搂住怀里瘫软的小丫头,隔着衣服也咬住她的肩膀。

  舍不得使劲咬,他只是使了一点小劲把她含在嘴里,仿佛只要他不张开嘴,她就不能逃开。

  她身上有种全世界最好闻的气味,那么香那么甜,每天晚上不用开灯不用睁眼,只要闻一闻就知道她还在怀里安静地躺着,他就能很安稳地一觉睡到大天亮。

  但是以后怎么办?他和她,都怎么办?早知道会有今天,在离开宁城那天就不该心软地把她捎上,她在马路上绊了一跤关他什么事?她走投无路她哭她难过又关他什么事?要不是那一刻朝她伸出了手,他又何至于让自己陷入此时这种天崩地裂的境地?

  搂得越紧,越是因为到了快要松开的时候。李大刚把眼睛里的热气硬咽回去,脸颊蹭着她的脸颊,沙哑着声音柔声低唤:“心肝,心肝,我怎么…那么稀罕你…”那么,喜欢你…那么喜欢,你…电影散场,拖在人尾巴后头慢走出电影院的辛未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正在被视线围观着。

  她失了火一样奔进洗手间里,左照右照左擦右擦,好容易才收拾整齐走出来,一见面先狠狠翻李大刚一个白眼,再使劲捶他一拳:“你想死了!”

  李大刚笑着张开手掌攥住媳妇的拳头,低下头在她手背上响亮地亲了一下又乎乎地了一下:“jj…”

  辛未瞪眼,旁边有一对儿老头老太太带着小孙子经过,见这两位的架势,眼神不约而同先凝视一番再刻意转开。

  辛未被看得很不好意思,李大刚却得意地搂住她,更加蹬鼻子上脸地干脆当众来了个吻,吻了足足有半分钟才满意地松开嘴

  辛未又是瞪眼又是用指甲掐他,红着一张脸拉着他快步闪开。回宾馆的这一路上,李大刚都是这副的德得辛未实在是招架不住,上了楼,听他说先要去海哥房间一趟,她急不可耐地把他推走:“快去快去,别急着回来,多呆一会儿。”

  李大刚笑看着房门在她身后合起,一个深呼吸之后笑容完全消失。海哥、田翔和小李都在房间里,小李可能是听说了他的决定,一见他的面眼圈就红了:“强子哥,强子哥…”

  李大刚拍拍他的肩膀:“没出息的东西,跟个老娘们似的怎么整天哭天抹泪。”小李用袖子擦擦眼睛:“别,强子哥…都怨我,我不该去浙江找你…呜…都怨我,都怨我…”

  “没你的事儿,不许哭了,我你!”李大刚推小李坐下,转身对海哥笑道“我好了,海哥,票买好了吗?什么时候的?”

  田翔脸色很难看:“今天晚上的…你跟你媳妇都说好了?”“没有,还没说,”李大刚垂眸“一会儿回去就说。”

  “你说了,她…她就能听?”李大刚笑得很勉强很费力:“她指定能听,我的媳妇我知道,我只要一说她立马就会走,而且不愿意再回头多看我一眼。”

  海哥咬咬牙:“强子,小辛是个好姑娘,别做对不起人家的事,也别做自己会后悔的事。”

  李大刚点头:“我明白,海哥放心,我知道分寸。”在电影院里闹了那一场,回到温暖如的宾馆里,辛未洗把澡之后躺上,没一会儿就累得睡着了,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睁开眼睛就看见李大刚正靠坐在她身边安静地看着她。

  她闭上眼睛,象猫似地往他怀里蹭蹭,手臂伸出来环住他的:“我饿了,肚子咕咕叫。”李大刚低头吻住她的头发,咽喉里咽的声音很明显:“心肝儿,我的心肝儿…”

  说不出哪里有点奇怪,但就是感觉有点奇怪,辛未抬起头向李大刚的视线,眯起眼睛笑道:“我睡了多久?几点了?”

  “五点了,起来吧,一会儿就该吃晚饭了。”他这么说着,却躺在她身边一动不动。

  辛未的眉梢微动,手指抚在他的颈侧,电影院里那一口咬得特别狠,给他留下了一个很深的青紫齿痕:“活该,谁叫你耍氓…还疼不疼?”

  李大刚握住她的手,嘴贴在她手腕内侧脉搏跳动的地方:“快起来吧,晚上的飞机,吃完饭还得去机场。”

  “晚上?今天晚上?”辛未一愣,跳起来穿好衣服,跳到衣橱边拿出行李箱开始往里东西“什么时候买的票?真是的怎么不早说一声!晚上几点的?又是飞机?”

  李大刚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既平静又冷漠:“小李陪你一块儿回去,我还得再留几天。”

  辛未把他的外套从衣架上取下来,一手拿着衣服一手拿着衣架顿住了:“怎么还…那我也不走了,我陪你一起,我不要一个人先走。”

  李大刚轻轻地笑道:“我有事儿,很重要的事儿,你…你不方便留下,听话,先回去吧,我很快就回来。”

  “我不。有什么重要的事我不方便啊,我又不打扰你们,天天在房间里看电视还不行吗。”“不行。”辛未哼哼:“不行我也不走。”

  李大刚看着刚刚睡醒的小爱人,她的头发还着,眼睛睡得有点肿,在房间并不明亮的灯光映照下,两只大眼睛里的眼波如海,他沉在里面早已经没顶。

  “乖,听话,你真不方便。”“到底什么事啊?”李大刚很难堪地安静了一小会儿,低声说道:“荷,荷花的事…你应该记得的,樱花一号店那个何经理,我以前,以前那个相好…”辛未张张嘴,很急切地盯着李大刚:“她…怎么了?”李大刚撑在上的手慢慢握成拳:“她也回东北来了,她现在过得不太好,我…我得去看看她,甭管怎么说…”

  辛未的眉梢慢慢抬起,紧张地等着他下头的一句话。李大刚的拳头握得格格响,再怎么控制,眼角和脸颊上还是轻微地动了两下:“…甭管怎么说…她跟我的时候还是个姑娘,我,我不能不管她…”

  衣服和衣架同时掉落在地,辛未就这么半侧着身子,站在衣橱前回头看着李大刚。

  她看了那么久,久得眼睛里那一片海水也无力再翻起波澜,李大刚闭起眼睛,不敢再看自己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辛未的眼睛:“我现在才知道以前她那都是装出来骗我的,她一直都没跟过别人,一直都只有我一个男人…心肝儿,听话,先回去,好吗?” WwW.DaGexs.Com
上一章   那里只有风吹过   下一章 ( → )
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免费为用户更新作者夜遥精心创作的小说那里只有风吹过未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提供那里只有风吹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完全免费无须注册,页面没有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