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夜遥的小说那里只有风吹过未删节完整版
大哥小说网
大哥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大哥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那里只有风吹过  作者:夜遥 书号:50748  时间:2020/11/8  字数:4433 
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下一章 ( → )
  乐宁生能找到辛未,是因为她买飞机票的时候用了身份证。

  大半年时间的无声无息,已经让辛未放松了刚离开宁城时的警惕,可没想到乐宁生一直没有死心,还在想尽各种办法寻找她。

  上一次见面是在樱花一号店顶层阁楼宿舍间,这一次见面是在陌生城市医院的病房。

  都是颠沛流离的境地,都是石沉大海的结局。思念这东西说起来还真是倔强得可怕,一旦决意要开始就不管能不能结束,命运这东西说起来也真是冷漠得可怕,一旦决定了一场别离就一定要别离到最彻底。

  没有回头路,没有后悔药,没有可能,没有也许。鞭炮声持续了很久,一切归于沉寂的时候,旧年已经辞去,新年已经到来。

  辛未眨眨干涩的眼睛,抬起右手轻轻揭开左手背上固定吊针用的医用胶布,乐宁生立刻过来抓住她的右手:“未未,你干什么?”

  东北的屋子里暖气很足,可辛未的手那么冰凉,一把攥住的手腕还和记忆中一样细瘦,乐宁生咬咬牙,把她揭开的胶布又仔细贴好,细心观察了半天确定针头没有碰歪。

  握住了就不舍得再松开,乐宁生坐在边,一只手托握住辛未的手,另一只手爱怜地摩挲她的手指,指尖刻意在她戴在中指的金戒指上停留了一会儿。

  辛未不知道该不该把手回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象大半年前那样害怕乐宁生。

  心里还是很忐忑,不过看着他的手和衣袖,她感觉到更多的是种无奈和悲伤的情绪,当时年少衫薄,曾经她和他是那么相信执子之手就一定可以与子偕老。

  好一会儿她都没有害怕地把手躲开,这个良好的开始让乐宁生的喉间情不自一阵酸涩,他叹了口气,又紧咬住牙关,鼓足勇气把她的手慢慢托高,低下头去吻住她的指尖:“未未…我,我…”

  男人坚硬的胡茬和急促的呼吸同时蹭在辛未手指上,她闭起眼睛,刹那间急痛攻心,太多难忘的往事浮现眼前,记忆里有一个英俊的少年曾经用全身心爱着一个女孩。

  曾经,是啊,只是曾经,在她最害怕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一个人去了西藏。

  在他心目中,过去的誓言肯定没有将来的前途重要,但是为什么又要来找她呢?走了就走了吧,没有必要回头,真的没有必要。

  辛未不想哭,可眼泪忍不住,她鼻子,小声说道:“我有急事,不能留在这儿,我要走。”乐宁生低垂着的头轻轻摇动:“不准走…把病治好才能走。”

  “我没病。”“医生说有就是有,要听医生的话。”乐宁生坐直身子,害怕辛未会夺路而逃似凑近她一点,用两只手握住她的手腕和胳臂。

  辛未的刘海和眼睫都颤动了一下,两只肩膀也向下塌了一点:“病已经治好了…我现在没病…真有急事,我一定得走。”

  乐宁生抬起头,有些发红的眼睛里只有辛未的影子,他弯弯角似笑非笑,双手握得松了一些:“未未,你躺着吧,我出去,我在外头守着你,不打扰你休息。”

  泪水从辛未眼眶里落下来,她又是急又是痛,哽咽着低声呢喃:“不是的,我,我真有很急的事…我要出去找个人,不能躺在医院里…”

  “你要找谁?我帮你找,你乖乖在这儿把病看好,我一定帮你找到,好不好?”“我要找…”李大刚的名字差点口而出,下一秒辛未又闭起了嘴,她思忖片刻,生疏地摇头笑笑“不用了,我自己找。”

  “未未…”乐宁生英俊的脸上有难掩的痛楚,他用手指轻轻擦拭她脸颊上的泪水“你还病着不能到处跑,听话,告诉我,让我去。”

  如果不是皮肤与皮肤相触,一点看不出抚在辛未脸上的那只手正在不易察觉地颤抖着。

  这不是乐宁生第一次帮辛未拭泪,两个人第一次接吻、第一次把身体奉献给对方的时刻里,辛未的泪水也都滴落在乐宁生的指尖和舌尖上。

  但是以前那都是欣喜的泪,现在的泪水却象是辛未走在嵊泗岛长堤上时堤下翻腾的海水,一样咸苦。

  本来就是情烈如火的男人,在爱人的泪水面前怎么还能继续压抑自己的感情?乐宁生张开双臂,在一千多个夜夜之后再次把他的未未抱进了怀里。

  他的味道和记忆中一模一样,没有丝毫变化,还是那么好闻,那么让人忍不住想要抱紧他,然后埋首在他怀中偷偷微笑。

  被送到山区干休所里的那些日子,她是多么思念他的拥抱,她怎么能想到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那样的拥抱了…那个时候放开她的那双手臂,现在就算把她拥得再紧,也不能让她重回到以前的怀抱里。

  辛未的泪水没有在脸上停留太长时间,她慢慢的但又十分坚决地推开乐宁生,看着他的眼睛小声说道:“不用了,谢谢你,我自己能找到他。”

  他?她?乐宁生感地抓住了这个字眼,想要按捺住心里的好奇,可嘴上还是不由自主地问了出来:“你刚到这里,人生地不的,我帮你一起找也许能快点儿找到他…能告诉我他是谁吗?”

  辛未低着头揭开胶布拔掉吊针,按住针眼坐在边穿上鞋。她的棉衣放在陪护的小上,走过去飞快穿好衣服,按的时间不够,针眼里渗出一点血来。

  转过身脸色苍白地看着乐宁生,辛未想起廖小柔说的那句话,不由得淡然微笑:“他是我男人。”

  五个字,说的时候有多平静,听的时候就有多决绝。辛未别开脸没有看乐宁生的表情,她匆匆把外套穿好,围巾手套拿好,转身走到病房门口。

  手握住门把手,转动,开门,走出去,反手关门,左右看看,电梯在走廊的尽头。一步一步向前走着,脚底下是冰冷地面,鼻子里闻到的是消毒水味,耳朵里…突然就听见一阵脚步声向自己跑来。

  乐宁生不管不顾,就在走廊中央从背后死命抱紧辛未,有两三个小护士听见脚步声好奇地看过来,又微笑着把视线收了回去。

  辛未低头看着乐宁生用力的双手,不挣扎也拒绝,就默默地站着。乐宁生在她身后无助地摇头,嘴亲吻着她的头发:“未未,别这样对我,我好不容易找到你…好不容易才找到你…”辛未抿紧嘴。而她呢?那个怀了孕的十六岁女孩呢?她好不容易也没能找到他…闭起眼睛不能再回想过去的事,辛未在心里努力警告自己,今天已经有了一点旧病复发的苗头,她要尽头想些开心的事让自己情绪镇定。

  要镇定镇定再镇定,笑要镇定地笑,哭也要镇定地哭。乐宁生深深息着,哑声低语:“别怨我,未未,别怨我,我不是要丢下你,是我爸他…”

  “我不怨你。”辛未毫不犹豫的回答打断了乐宁生的解释,他怔一怔,把怀里的她转过来,两只手捧住她的脸:“未未,你真不怨我?”辛未摇摇头:“真的。”怀希望,又不敢希望,乐宁生的眼角跳了跳,年轻脸庞上的浅笑里透着一抹深刻的悲戚:“未未,未未…只要你不怨我…”

  辛未深深一口气,拉开他的手,后退两步勇敢地向他的视线:“我从来没怨过你,乐宁生,我只是很恨你,不想再看见你。”

  虽然是举国庆的大年夜,可已经过了零点的医院里还是一片寂静,病人和家属们都在病房里休息,只有护士定时巡视。

  几个值班护士转过一圈回到护士站里,不无遐想地议论起走廊里搂搂抱抱的那两个人。

  男的是个帅气十足的兵哥哥,可惜今天只穿了条军,那脸模子和那小身材要是穿起全套军装还不知道会帅成什么样。

  那女的是病人,看病历具体什么病还没查清楚,不过长相一般,配不上帅哥。年轻姑娘在一起最爱谈论这些情情爱爱的东西,叽叽呱呱聊完一阵,又到了该去病房巡视的时间。

  两三个护士走出护士站,不约而同停住脚步,相互对视一眼,又看向走廊中央。

  已经过去有半个小时了,女病人已经离开了,可帅哥还站在刚才的地方朝电梯的方向张望着,明亮的走廊里,他高大的背影一动不动。

  辛未在陪护上没看到自己的包,当时的情况下也没想起来钱的事,走出医院大门,北风往脸上一吹,她立刻发现自己现在身无分文,摸摸衣兜,还好手机在。

  打开手机,屏幕上没有显示未接电话,只有王嫂和阿合他们几个发来的贺岁短信。外面实在太冷,给小李打个电话以后辛未跑回医院,在急诊室大厅找个地方坐下等小李来接她。

  在电话里她问了,李大刚还是没有回来,不过田翔和廖小柔找人已经打听到了他的消息,也许马上就能见到他了。

  辛未两只手握住手机,贴在心口上一遍一遍默默在心里念叨,她跟着王嫂去了好几次普陀山,每次都向菩萨祈求平安,王嫂说了普陀山的观音最灵验,所以她的祈求也能实现吧。

  李大刚会平安的,一定会的!大年夜街上一辆出租车也没有,公车也好半天才来一辆,等了很久小李才到。

  辛未很想去找李大刚,可她也知道自己现在出门只能添,她能做的只有安静地等,不能让廖小柔她们找人的时候还要为她心。

  在医院里睡了好几个小时,她一点也不困,回到田翔的住处以后就一动不动地坐在客厅最靠近暖气片的沙发上,眼睛盯着手里悄无声息的手机,什么话也没说。

  上午送辛未到医院以后不久,就有一个自称是她哥哥的年轻男人出现,小李以为那个年轻男人是廖小柔打电话通知的,也就放心地把辛未交给他,回去帮忙找人了。

  可现在看着情况有点不大对,到底辛未和那人是不是兄妹?表兄妹?堂兄妹?那人既然说了要照顾辛未,怎么又让她大半夜的从医院跑出来,身上还一分钱也没有。

  厨房里有廖小柔准备的年夜饭,小李没什么手艺,马马虎虎切几块点白菜粉条烩成一锅,再溜几个馒头一起端出来。

  盛了半碗牛粉条,上面放只白馒头,小李憨笑着递给辛未:“凑和填填肚子,我不会,等小柔回来了让她给你做我们东北菜吃。”

  辛未接过碗和筷子,闻着香味没有丝毫食。今天发生的事已经让她混乱了,她用尽全力才能不让自己胡思想一些李大刚血模糊的画面,她甚至顾不上多想突然出现的乐宁生,她害怕极了,不敢想象如果万一…只是万一…李大刚出了意外,那么她还能不能一个人继续活着…

  看着辛未竭力平静的模样,小李心里很不是味儿,他微笑着催促了一句:“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辛未点点头,拿起馒头咬一大口,仔细地嚼一嚼再咽进肚里。一只馒头没怎么费事就吃完了,半碗牛和粉丝却一动没动。小李眼睛里有点发热,回到厨房里用冷水洗把脸,胡乱找个借口离开了田翔家。

  下了楼,憋屈地跑了几步,找个背风的墙拐点上一烟,哆哆嗦嗦地几口,把烟头扔地下用脚踩灭。

  拿出手机,拨打田翔的号码,那边很久才接听,一接通就听见田翔火爆的怒吼:“瘪犊子找呢叫你别打电话还打!”小李鼻子:“强子哥怎么样啦?”

  “离死不远了。”“啊!”田翔不耐烦地又骂了一句脏话:“没功夫废话,回去看好嫂子,甭管你用什么招儿,这两天一定要把她送回浙江去,送不回去我把你小子煽了让你老李家绝后你信不信。”

  小李都快哭了:“叫我怎么跟嫂子说…六哥,我没法儿说啊…强子哥他到底怎么样啦你可别吓我…”田翔长出一口气,咬牙说道:“还没死…能不能活就得看他的造化了。” wWw.dAgEXS.cOm
上一章   那里只有风吹过   下一章 ( → )
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免费为用户更新作者夜遥精心创作的小说那里只有风吹过未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提供那里只有风吹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完全免费无须注册,页面没有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