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夜遥的小说那里只有风吹过未删节完整版
大哥小说网
大哥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大哥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那里只有风吹过  作者:夜遥 书号:50748  时间:2020/11/8  字数:4764 
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下一章 ( → )
  在商场里逛一圈,冬衣都正是最贵的时候。

  辛未当然不能让廖小柔出钱,可要是从自己包里掏出四位数的人民币买件羽绒服也真有点舍不得,犹豫再三,她还是把廖小柔拉走了,随便买了副厚手套和一双棉靴。

  都没心思逛街,廖小柔也没有太坚持,看看时间还早,两个女人拎着刚买的东西走进一间肯德基,一人点一杯热饮,找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刚才李大刚打倒田老六的画面一直在辛未脑袋里闪回,她了解李大刚,知道这个人不发火则已,一旦发起火来就控制不住自己,那个田老六好象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看样子火力之猛比起李大刚来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两块爆炭撞在一起,还不得全都烧光了才肯罢休。

  她咬住嘴紧张地想了半天:“小柔,你说他们会不会真打起来?”廖小柔无奈地笑了笑:“会。”

  “啊?那我们也别坐着了,赶紧回去吧!”辛未立刻站起来,廖小柔抬起头安抚地笑道:“现在回去也来不及了,早打完了。

  嫂子你坐下吧,他们俩从小打到大,一直都是这样的,甭管什么事甭管谁有理先打一架再说,打完了才能好好说话。”

  辛未干瞪眼,慢慢地扶着桌边坐下:“你们密山人都是这样交流的啊…”廖小柔笑出了声:“就那两只怪胎是这样,别人的交流方式都很正常。”

  “这样啊…那他们会打成什么样?会不会很严重?要不打个电话回去问问情况吧!”

  “不会很严重,六哥从小学功夫,我哥打不过他,不过六哥一直都特听我哥的话,他们也就是比划两下出口气,现在说不定已经坐在一块儿开始喝酒了。”

  廖小柔笑了一会儿,又轻轻叹口气“嫂子,我哥他…他那个人让人心的,要是哪天他又犯混了,你千万担待他一点儿,别跟他多计较。

  我跟爸妈说了你和我哥的事,他们特别高兴,让我跟你说一声谢谢,麻烦你多照顾我哥,他一个人在外头闯不易的…”

  廖小柔说着,把戴在左手中指上的一只黄金戒指拿下来递到辛未面前,这只戒指一看就有些年头了,金色已经有些发黯,戒箍又宽又厚,份量十足:“我妈叫我有机会把这个交给你,家里没什么象样的东西,你别嫌弃。”

  辛未把廖小柔的手推回去:“开玩笑吧,给我这个干什么,我不能要。帮我谢谢叔叔阿姨,其实我也没怎么照顾李大刚,都是他在照顾我。”

  听见辛未称呼哥哥的名字,廖小柔的眼睫低垂下去,执拗地把戒指又推到辛未面前:“你一定得收下,不然我跟爸妈不好待…就算是为我哥收下的吧,将来万一有个什么事,这东西也能救个急…”

  “小柔,我和你哥现在过得真的很好,什么也不缺,一年挣的钱也多,够用了…再说应该是我们孝敬叔叔阿姨才对,我要是收了这个戒指回头李大刚会生我气的,不能收不能收!”

  “不会,这是我妈让给你的,他不敢不听话。”廖小柔握住辛未的手,直接就把金戒指往她手指上套,无名指太细,中指还是嫌细,套上去晃了一大圈。

  看着明显尺寸不合适的戒指和辛未的手指,廖小柔突然想起自己辛苦了一辈子的妈妈,年轻的时候她也是纤纤玉手杨柳细,几十年风霜操劳,磨砺出一双有力的厚的大手。

  泪水一下子涌上眼底,廖小柔垂下头用手捂住嘴,好不容易忍住哽咽“嫂子,我哥,他有没有说过这趟顺便回家去看看?爸妈都想他,想得不行…”

  辛未也在看着手指上的戒指:“他…没说过…”“那你跟他说一声行吗?你说的话他肯定听!”

  辛未笑着点点头:“好,回去我就跟他说。”“谢谢你嫂子。”捧起纸杯喝了两口水,辛未眉梢一动,关切地问道:“小柔,那个六哥…”“他叫田翔,是我们家邻居,小时候一块儿长大的。”

  “哦…我听你表哥说田翔出事了,让大刚来救他。到底是出什么…”廖小柔手一抖,杯子里的水晃出来一些,脸色一瞬间苍白如纸:“你说什么?六哥出什么事了?救他?为什么要救他?”

  辛未也有点惊惶:“怎么…你也不知道…我路上问大刚,他怎么也不肯告诉我。”

  廖小柔慌张地和辛未对视着,腾地一声站起来拔腿向店外跑去。房门关上以后,小李走到后窗往外看,看见辛未和廖小柔走远了才回到客厅里,站到李大刚身后小声说道:“强子哥,她们走了。”

  李大刚做个深呼吸,弓下把手伸向田翔。田翔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握住他的手,借着力气站起来,用手背往嘴角上按按,隐约有点血丝。

  坐进沙发,李大刚端起廖小柔刚泡的茶喝一口,用下巴朝旁边的位置指一指:“我今儿不想跟你动手的。

  坐下说话,咱们哥俩也该好好谈谈了。”田翔坐到另外一个地方,不搭李大刚的腔,却把两只眼睛使劲瞪在小李身上,似笑非笑地轻轻点头:“行啊大刚,现在出息了,叫你往东非往西,敢跟六哥我对着干了是吧,是不是有些日子没敲打你皮又了?”

  小李鼻子往李大刚凑近一点:“强子哥,我…”李大刚跷起二郎腿,轻笑道:“心里有什么不痛快就冲着我来,别冲着他,他都是为你好,别狗咬吕宾。”

  田翔向后靠在松软的沙发背上,两条胳臂抱在前:“我没不痛快,我痛快得很,有吃有喝有女人,真他妈痛快。”

  李大刚的视线往田翔刻意夹在右胳臂肘里的左手看去,脸上笑意再也支持不住:“是吗,这日子真是不错,可这么痛快的日子你怎么不好好地过下去,非得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田翔把左手藏得更深些:“不明白你说什么。”“不明白?”李大刚冷笑“把你左手伸出来就明白了。”

  田翔双眼微眯,薄薄的嘴用力抿了一下:“强子,你都知道了我也不瞒你,我这左手是废了,不过这也没碍着你什么事儿吧。”

  “怎么不碍我的事?你要是死了我妹妹嫁给谁去?当然碍我的事!”田翔索不再躲藏,大大方方地把两只手放在双膝上,左手的肌很明显地萎缩了,皮肤颜色枯黄,跟大有力的右手比起来更象是小了好几号,从蜷曲的手指到在袖子外的手腕,看着象是一截枯柴:“碍你事,我不就睡了她一次吗,那也是她趁我喝醉了非爬到我上来,我可没说过我要娶她,你让她趁早死了这条心。”

  李大刚皱紧眉头一直看着兄弟的左手,牙关咬了又咬,沉声问道:“怎么的?”田翔笑着看看自己的左手:“给蛇咬了一口,拖得太久才打上血清,不知怎么就成这样了。”

  李大刚骂句脏话,膛起伏:“都这样了你还去jj拳,是找死还是活腻了?”

  田翔自嘲地冷哼:“高看我了,手都废了还打什么拳,不过就是去演场戏捱顿打而已,我皮糙厚结实耐打,死不了。”

  小李咽口唾沫:“那人刚从韩国回来,手黑着呢,听说他在拳台上打死好多…”田翔一眼把小李的后半截话瞪回肚子里,李大刚笑着点点头:“大刚,这次多亏你。

  现在时间还早,你出去买两张回老家的车票,越快越好,最好是今天下午的,再买两张回浙江的火车票,把老六和小柔送回家,我和我老婆也要回去了。”

  小李眨巴眨巴眼睛,迟疑地把视线转向田翔。田翔深深地看着李大刚,嘴里却在对小李说话:“甭买我的票,你们该走就走,我不能走。

  我已经收了定金了,总不能拿了人家钱不给人家干活吧。”“拿了多少钱?把钱退了。”“退不了了,十万块,已经都花光了。”

  李大刚一滞:“你干什么花了那么多钱?”田翔扬眉微笑:“这你管不着,我挣的钱我自己个儿花,天经地义。”

  李大刚跟着他一起也出了微笑:“钱就是花光了也得走,拿钱不干活的人是你,我什么心哪。大刚,去买票去。”小李从沙发上站起来,很中气不足地唉了一声。田翔又是一眼扫过去,他膝弯一软差点又坐回沙发里。李大刚颇有些震撼地看着跟自己分别几年的生死弟兄,很努力地想从他的眼睛里看到和过去一样的光芒。

  他不知道时间竟然会让一个人发生那么大的变化,不过几年,却仿佛已经有很多都变了,好的变坏了,热的变冷了,近的变远了,拖着鼻涕穿着开裆一起长大田老六,现在变得让他陌生了。

  田翔也在用同样探寻的视线打量着李大刚,最终还是他先移开视线,打断了这场伤感的对视:“强子哥,咱们做人不能不讲信用,收了钱我就得上场。

  再说那十万是定金,还有十五万要等打完才能拿,这么多钱我可不能不要,兄弟一场,别挡了我的财路成吗?”

  “老六…”李大刚几乎是痛切地看着他,不由自主地摇着头“你就蒙我吧,自家兄弟,你有什么难处不能告诉我,非得走这条绝路?你要还是当年的田翔,跟谁打拳我都不拦你,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不是,除了左手你身上哪儿没有伤?你现在这样上去要不了两分钟就给活拆了!”

  田翔扬高下巴:“就我现在这样,打你那样的两三个只用一只手,你信吗?”

  李大刚怒极反笑:“好啊,有种你现在就把我打死,只要给我留一口气,今天你就立刻带着小柔回老家去。”

  田翔仰起头枕着沙发背,边笑边摇头:“你就把得把你妹推到我这个火炕里来?我记得她是你亲妹妹呀,怎么能有你这么狠心的亲哥。”

  李大刚换一条腿跷起来,坐得舒服点:“来吧,我坐这儿不动,你想怎么打都行,千万往死里打,听见没有。”

  田翔闭起眼睛:“是不是有老婆的男人都会变得磨磨叽叽婆婆妈妈?反正你也劝不了我,有费唾沫这功夫不如咱们找地方喝杯酒,几年不见,我还真想你的。”

  “老六,要是还把我当兄弟就跟我说实话,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田翔久久地沉默之后低声叹息:“强子,你不该回来,安安生生在外头过你小日子不好?有些事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是告诉你了也没用,何必让你也跟着心呢。

  别的什么也不说了,我是不会走的,就是走也得等我拿到钱以后再走。”“你要是不说,我绝对让你拿不到那钱。”李大刚笑容笃定“不信你可以试试。”

  田翔咬紧牙关,眼睛也闭得死紧,脸颊上的伤疤似乎也一起绷紧,高高地凸出皮肤表面:“我信,强子,可你真别我,钱我是一定要拿到的,我就是死在拳台上也得看着钱给了再闭眼。

  你别问了,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你要么现在就走,要么就留下等着今天晚上给我收尸,我要是能活着回来,肯定把什么都告诉你。”

  李大刚从沙发里站起来,静静看着闭目无言的田翔,在小李瞪大双眼异常吃惊的视线里,无声无息地抄起放在沙发边的一只木凳,两只手拎着凳腿略一比划,猛地挥动手臂一凳抡在田翔左脑袋瓜上。

  田翔听见风声时已经来不及闪避,这一凳挨得结结实实,当场眼前一黑昏倒在沙发上。

  小李吓得大叫一声,只见李大刚扑过去摁住田翔,利索地把他双手反剪起来,扭头狰狞低吼:“找绳子,快,要结实的!”

  小李跳起来奔进屋里,一通翻没翻到,在李大刚的怒骂加催促下剪了两条单,趁着田翔还没有完全恢复知觉,把他牢牢地绑成一团,手脚都扎住,象个粽子一样捆成一团再拴在老旧的暖气管道上,嘴里还了一团布,眼睛也蒙上。

  忙活完以后直起口气,李大刚点上几口,对小李说道:“他在哪儿打拳?地址告诉我。

  我回来之前你要是敢给他解开,我把你头拧下来当夜壶。那俩丫头回来以后你什么也别说,看好她们,等着我。”

  田翔已经醒了,只是送被打得很晕,他听见李大刚说的话,喉咙里急促地呜叫着,蜷在地下疯了似地连连扭动。小李大概明白过来一点,脸色刷白:“强子哥,你你…你去干什么…你别去…都别去…”

  李大刚三口两口完一烟,看着在地下发疯一样挣扎的田翔,沉声说道:“肯定有什么大难事,不然他不会这么急去挣要命钱。

  不就是挨打吗,我从小打不过他,每次打架都只有挨打的份儿,身子骨早就打出来了,比他结实耐打。

  这个钱我去替他挣,我不能眼看着我妹妹还没嫁人就守寡。” wwW.daGexs.Com
上一章   那里只有风吹过   下一章 ( → )
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免费为用户更新作者夜遥精心创作的小说那里只有风吹过未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提供那里只有风吹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完全免费无须注册,页面没有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