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夜遥的小说那里只有风吹过未删节完整版
大哥小说网
大哥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大哥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那里只有风吹过  作者:夜遥 书号:50748  时间:2020/11/8  字数:6398 
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下一章 ( → )
  台风持续了十多个小时之后开始减弱,等到海稍微平静一点了,王老大立刻亲自开船带上几个兄弟出海去找人。

  守在码头边一口水没喝一粒米没吃的郑铎也在第一时间登上搜救船,向李大刚和辛未所在的那块礁石出发。

  被救的时候辛未已经昏不醒,李大刚也疲惫不堪,要不是有缆绳把他们捆在角钢上,肯定坚持不到获救。

  辛未先被抬上船,李大刚也被阿合和另外一个小兄弟架上了船,王老大扶着船舷站在摇晃不停的甲板上,见着李大刚劈头就是一记耳光过去,把他打得重重摔倒在地。

  船上的人都被这记耳光吓住了,脸上红得仿佛快要滴血的王老大在众人视线里全身哆嗦,抬起抖颤的手指指着李大刚,小眼睛通红:“你忘了小刘他们是怎么死的!五条命都丢在海里,你还敢往台风里闯!”

  所有人都黯然垂头,李大刚也是在跟大家混以后才知道王老大这么一个经验丰富的老船长,现在会离开大海留在岸上的船坞里整天修理渔船,就是因为去年在台风天里那艘没有回来的渔船,和淹没在大海里的那五条鲜活的生命。

  那一天王老大原本应该也和伙伴们一起出海的,因为老婆生病他临时没能走成,平时驾驶船只十分熟练的副手在遇到台风突然来袭时惊慌失措操作失误,结果船毁人亡。

  事后王老大一直都在自责,如果那天他和伙伴们一起出海,以他的经验,绝对可以把他们都活着带回来。

  李大刚躺倒在甲板上,嘴里一阵阵不同于海水的咸腥。他用手背擦擦嘴角,两只眼睛深深地看向王老大:“哥,救辛未要紧,回到岸上要打要罚兄弟绝没二话。”

  王老大咬紧牙关,黑着脸钻回船舱,用最快速度向码头驶去。把两个人送进医院救治的时候,郑铎也赶到了,他来不及下雨衣,淋淋地一直冲到急诊室里,被护士又给撵了出来。

  李大刚没什么大碍,他身体结实底子好,挂水补充了一下盐份水份,又吃了王嫂做的烂面条,很快就没事了。

  辛未本来就担惊受怕了一整夜,肚子里空空,身体又弱,在台风里又吹又淋二十多个小时,她虚得很严重,在急诊室里处理完几处擦蹭伤口后被转到内科病房继续治疗。

  岛上医疗条件有限,单人病房也不太大,一张病几件桌椅,再加上郑铎和李大刚这两个大个子男人,屋里好象就当当再也不下什么了。

  辛未挂的药水里有安眠宁神的成份,她安躺在病上睡得很沉稳。王嫂在家里熬好鱼汤端过来,微波炉里热了两次辛未也没能喝成,她只好又拎回去。

  送进医院的时间是下午四点多钟,台风还没有过境,雨仍然下着,天黑得很早。

  医院规定只能有一名家属陪,李大刚这个丈夫当仁不让是首选,不过郑铎板起脸往病边一坐,谁也不敢过来让他离开。

  两个男人虽然都不说话,但是态度一样坚决,一左一右守在病两侧,都关切地看着脸上没有血的辛未。

  医院里弥漫着消毒水的气味,这间静默的病房里时间好象走得格外慢,李大刚数着输管里药水向下滴落的滴数,用这个办法来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郑铎不无好奇地打量起隔着一张的李大刚,他不明白这个男人是怎么突然出现在辛未生命里的,又是怎么突然变成了他的劲敌。

  李大刚,连名字都俗不可耐的一个男人,没文化没教养,他根本不可能给辛未任何幸福,这样的人居然时时处处以辛未的丈夫自居,这简直可笑可恨。

  眼睛盯着输管的李大刚察觉到了两道带着些敌意的视线,他撇嘴轻笑:“该走的是你不是我,别朝我瞪眼,我打架打不过你,你瞪眼可瞪不过我。”

  郑铎眉梢一挑:“我要是真想把你赶出病房,你以为你还能坐在那儿数数吗?”

  李大刚微眯起眼看向郑铎:“你赶一个试试。”郑铎也笑了:“李大刚,你救了辛未,我非常感谢你,但也只是感谢而已,你不要以为我会不再追究你带辛未离开宁城的事。”

  李大刚双臂抱在前,胳膊上的肌起来:“我带我媳妇爱去哪儿去哪儿,你追究我?装什么大头蒜哪,你老几?”

  郑铎不理会他带着挑衅意味的话,依旧镇定自若地说道:“你别管我是老几,我想要治你的话有的是办法。

  看在你这次救辛未的份上,今天我不揍你,下次要是再让我听见你胡说,连这次的账一起跟你算。”李大刚冷笑:“我胡说什么了?辛未就是我媳妇,等她醒了你问问她是不是。”

  郑铎拳头捏紧,骨节咔吧一声响,可病上的辛未突然皱着眉嗯了一声,头在枕头上动了动。

  李大刚在一瞬间收敛起脸上浑不吝的表情,十分关切地趴在边握住辛未左手出石膏外的指尖,小心摩挲着低声轻唤:“心肝儿,心肝儿…没事别怕哥在呢!”

  辛未的头朝他偏一偏,不一会儿又沉沉睡去,李大刚在边趴了好半天,皱紧眉头坐回椅子里,抬手把输管的速度再调慢一点。

  透明的药很久才落下一滴,缓慢地输进她不堪重负的身体里。病房里变得很安静,走廊上有脚步声走过,风吹树影映在窗户上,影影幢幢象是夜海的波澜。

  李大刚两只手握在一起,轻轻叹了口气:“有我在,你别想把我媳妇带走,她也不会跟你走,她会留在我身边。”

  如果是乐宁生讲这样的话,郑铎一定会立刻握拳挥出,但是听着这句话从李大刚嘴里说出来,郑铎却一点气也生不出来。

  他知道李大刚对辛未的心思,也知道这种心思很诚挚,这个男人确实是在真心真意地喜欢着辛未,不然他绝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在台风天里驾船出海。

  但是他喜欢的只是他眼里的辛未,一个白纸一般纯净的女孩子。他不知道他眼睛里看到的白纸上曾经被涂了多少浓烈深刻的印迹,又曾经被怎样成团,更不知道这些印迹是用了多大的劲才一点一点擦去,再好不容易一点一点展开、抚平。

  这样的一张纸虽然依旧洁白平整,但是太过用力的擦拭把纸擦得很薄,再怎么抚平,纸上也留着清晰的褶痕,它再也经不起任何鲁的涂绘和折,稍不留神,这张纸就会被撕破烂,再也不能恢复原样。

  不可避免会想到的往事让郑铎觉得很累很无奈,这些往事在辛未身上,又何尝不是在他的心里?台风中的泗礁岛就象是大海上的一艘孤舟,他也坐在这艘孤舟里,等待着颠难测的未来。

  “李大刚,我能问你个问题吗?”郑铎看着辛未,把她的被子好。李大刚点头:“问吧,什么问题?”郑铎抬起双眼看着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怀疑和审视:“你喜欢辛未?”李大刚扬眉:“废话。”郑铎轻笑:“你喜欢她什么?”

  李大刚没想过这个问题,也从来不认为这种狗问题算是问题:“我也不知道喜欢她什么,就是喜欢她。她也喜欢我!”郑铎目光深邃:“你了解她吗?”

  “我了解。”“了解?那你知道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吗?她家住在什么地方?家里有哪些人?她为什么不上学?为什么要天天吃药?为什么不愿意留在宁城要跟你跑到这里来?这些你也都知道吗?”

  李大刚有些结舌,但是倔强地扬声说道:“我,我现在不知道,不过以后她都会告诉我的…天天吃药?她什么时候天天吃药的?她怎么了?”

  郑铎垂下眼眸轻轻抒了口气,双眼下有很明显的黑色阴影:“李大刚,辛未不是你以前接触过的那些女孩,你别看她表面上很开心,实际上她很脆弱,比你想象中还要脆弱…你不该带她离开宁城,你现在的生活不适合她…你喜欢她,但是她不喜欢你,我这么说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在她完全放下心里的负担之前,她永远不可能真正喜欢上你,或者说,她不会让自己真正喜欢上你…”“什么七八糟的,你说的话我绕不明白!”李大刚打断郑铎的话“她已经喜欢上我了,她离不开我。再说她心里有什么负担?跑到西藏去的那个哥哥?这她已经告诉过我了,我都知道!”

  郑铎非常意外地抿紧嘴边法令纹隐现:“她…说的?”李大刚理直气壮地昂起脖子:“那当然,她说的,她亲口告诉我的。”

  但是郑铎不象辛未那么好糊,一句听来的梦话可以让她那个小丫头片子惊讶呆愣,却不能让郑铎也完全相信辛未对李大刚的信任。

  他脸上镇定,心里隐约失措地飞快思忖片刻,弯起角冷冷一笑:“哥哥,西藏,除了这个她还告诉你些别的没有?她有没有说,她那个‘哥哥’为什么要到西藏去?”

  李大刚也是个死要面子的男人,明明心虚,但还是要在嘴上逞强:“我管他为什么,反正他跑走了,我只知道现在在辛未身边的是我不是别的男人。”

  郑铎轻笑着摇头:“他不是自己要走的,是被强押过去的,押到西藏一个偏远的军分区,那儿一年有半年大雪封路,部队里只有一电话线通到外面,汽车在路上跑三天看不到一个活人。

  知道是谁把他押过去的?是他爸爸,亲生爸爸…把亲儿子往那个鬼地方一扔就是三年,不让离开不准探望,活活让他坐了三年牢,这种事很奇怪是吧,你又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吗?”

  短袖t恤外两条jj的胳臂上似有冷风拂过,李大刚觉得汗直往上竖。

  亲爹和亲儿子之间怎么会有这么大仇?这仇…是和辛未有关的吗?她哥哥,哥哥的亲爹…难不成这个哥哥不是他以为的什么情哥哥…难道…难道…会是辛未的…他耸然变,眼睛笔直瞪着郑铎:“是为了什么?”

  郑铎肃然低沉地回答道:“你已经猜到了,何必让我把话都说出来呢?”

  李大刚垂下头象是跟自己较劲似的发了半天愣:“那又怎么样,就算我猜到了又怎么样?那都是她以前的事儿,我管不着也懒得管,我只管我们俩以后的事。”

  “你们俩不会有以后。”郑铎顿一顿“李大刚,辛未心里的负担不止这些,还有很多事是你想象不到的,现在你是真心喜欢辛未,但是将来有一天,辛未过去的那些事也许会成为你们之间的阻碍,到时候再去悔不当初就迟了。

  我不能拿辛未的一辈子来冒险,她想要的幸福和平静生活只有我能给她。我比你更喜欢她,她所有的一切我都清清楚楚,过去、现在、将来,我对她的心都不会变。”

  李大刚歪着头斜睨郑铎:“你怎么知道她过去的事会成我们的阻碍?她想要的幸福生活凭什么只有你能给她?我也一样能给!她过去的事你说吧,全说出来我听听,我倒要看看有什么大不了的事能拦得住我!”

  郑铎用手按一按太阳:“辛未不会愿意让你知道她的事。”李大刚很有些愤愤地说道:“你怎么知道她不愿意?我说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辛未的什么人?你凭什么一会儿说她不愿意一会儿说我不可能?愿意不愿意你能不能让辛未自己决定,她喜欢谁不喜欢谁、喜欢呆在哪儿喜欢干什么那都是她的自由,你这儿指手划脚的算哪门子事儿啊?”

  郑铎失笑:“自由不是件简单的事,尤其是辛未这样的女孩子,与其让她遭受伤害,我宁可剥夺她的自由。”

  “伤害伤害,哪儿来那么多伤害!”李大刚很不地冷哼道“我会好好待辛未,这你尽管放心,谁都可能伤害她,我绝对不会,不用你瞎心!”

  看着李大刚,郑铎突然有种时光倒的感觉。几年以前的乐宁生也是这样简单而又冲动地爱着辛未,觉得世界上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更没有不能成真的美梦。

  所以一旦美梦快要破灭了,他才会那么仓惶失措地选择一种最愚蠢的办法来坚守自己的梦想。

  郑铎脸上的肌痛苦地拧动了一下,呼吸声有些,那些过往的痛苦虽然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是一想起来还是心如刀绞:“有一种病叫心因精神障碍,这是在遭受强烈刺后的一种精神障碍,说直白点,它也是精神病的一种。

  辛未她每天吃的药就是治疗精神病的药。”李大刚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你胡扯!她活蹦跳的哪来的精神病!”

  “心因精神障碍是种轻度精神病,及时发现及时治疗很容易恢复,一旦贻误了最佳治疗时间,也很容易转成重度精神病,也就是精神分裂。”

  李大刚握着的手松开,握成两个拳头放在双腿上:“姓郑的,有你这么瞎编排人的吗?辛未好好的你非说她是精神病干什么!”

  郑铎垂下头,突然之间不太能和李大刚灼热的双眼对视,他看着辛未,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想要说这些。

  但是话一出口他居然有了一种很残忍的快,仿佛听他说这些的人不是李大刚而是乐宁生,那个一切痛苦的始作俑者到现在还幼稚愚蠢地把父母的庇护当成责罚,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做过的事究竟有多可恨。

  他抿紧嘴深深地呼吸着,心里的怒火急速膨,快把腔撑得暴裂开来。“乐宁生被他爸爸派人押到西藏去,是因为他jj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

  李大刚猛地站起来,坐着的椅子被带翻,轰地一声倒在地下:“你,你说什么!”郑铎爱怜地看着辛未,回想自己三年多以前找到她时的情景。

  “一个小丫头被jj之后,又被凶手的妈妈悄悄送到外地一个部队的山区疗养院,象坐牢一样坐了几个月。

  她那时候十六岁,太小,什么都不懂,疗养院的人也没留意,等到发现的时候,她怀孕已经四个多月了。”

  李大刚脸上血全失,无声地张张嘴,全身震颤。郑铎深一口气,喉间用力咽着:“疗养院的人把她送到附近医院引产,她那时候身体太差,精神状态更差,医院引产过程中还出了点差错,最后只能做剖宫手术把死胎取出来。

  手术以后她自己一个人在医院躺了十天,谁也不认识,又疼,又害怕,没人陪着她。

  据说当时她就有了精神障碍的症状,又过两个月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当地精神病院的病房里了。

  我把她带到宁城,按照医生说的办法给她换新环境,换新学校,找合适的住处,整整两年半好不容易才治得有点起,她就跟着你从宁城跑到了这里。”

  窗外的风雨声更大了一些,远远一道闪电划过,病房里的光灯明显一暗,跳了两跳才恢复正常。

  李大刚的口剧烈起伏,他瞬也不瞬地看着病上表情恬静的辛未,直到一阵闷雷声从海面上滚过来,震得她微皱起眉无助地嗯了两声。

  单匹马勇闯怒海也绝不畏惧的大男人,走到边却没有了触碰她指尖和脸颊的勇气。低下头久久地凝视着、息着,李大刚咬紧牙关屈起双膝跪在下,轻轻趴在辛未手臂边。

  他宽广结实的双肩异常地抖动着,两只拳头狠狠地捏紧,象是贪恋某种温暖般把脸用力埋进被子里,舍不得抬起头…

  活生生,再也没有比这三个字更能形容撕裂般的疼痛了,那是刀或者斧的利刃割破皮后再刮擦骨头,让鲜血从身体里如同泉水一样涌出来。

  这个小丫头片子怎么能遭受如此可怕的折磨…他的辛未,他的媳妇,他连亲都不敢亲一口的心肝儿…

  郑铎神情复杂地看着李大刚,沉声说道:“我只想让你明白什么才是辛未真正需要的,任何风波她都经受不起了,如果真是为她好,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

  我不会让你白救她的,只要在我能力范围内你可以提任何要求,钱,房子,或者船,什么都可以。”

  李大刚抬起头来,脸是泪眼睛通红地盯着郑铎:“你喜欢她,怎么能让她遭这样的罪!你还是不是男人!”“有很多事你不明白…”“我是不明白,你说的我什么不明白。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李大刚用力抹了一把脸,的手掌轻握住辛未的手,看着她,缓缓摇头“钱,房子,船,我都不稀罕,我只稀罕她…我稀罕她…”

  辛未的手指在李大刚掌手里小小地弹动了一下,他心疼地握紧,低下头去把颤抖的嘴吻在她指尖上。

  站在长堤尽头踌躇已久的女孩终于向着大海里奋力一跃,她闭起眼睛平静地等待着沉没,但是波涛里却有一双手臂接住了她。

  这双手臂太有力,或许他不能带着她重新回到岸上,或许两个人拥在一起最终还是沉没的结局,但是他拥住了她就绝不会再松开,就算沉没,两个人也要在一起。

  郑铎慢慢地从椅子里站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辛未。她还是睡得那么恬静,但是有两滴大大的泪水从她眼角渗了出来,向下滑进了两侧的头发里。 WwW.DaGexs.CoM
上一章   那里只有风吹过   下一章 ( → )
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免费为用户更新作者夜遥精心创作的小说那里只有风吹过未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提供那里只有风吹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完全免费无须注册,页面没有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