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夜遥的小说那里只有风吹过未删节完整版
大哥小说网
大哥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大哥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那里只有风吹过  作者:夜遥 书号:50748  时间:2020/11/8  字数:5406 
上一章   第十三章    下一章 ( → )
  又甜又香地睡个好觉,早晨在充海洋味道的空气中醒来,这是件让人忍不住微笑的美事。

  辛未的眼睛眨了眨,看清了天花板上光灯旁边一小块浅黄的水渍。抬起胳臂好好地伸个懒,瘦削身体在硬板上尽情地扭挣几下,嘴里还快活地哼哼着。

  转头看看,靠墙睡的李大刚已经不在上了,屋子里也没有动静,窗外楼下的院子里传来他东北腔十足的笑语声:“咳,丫头懒得没边儿了,反正她起来也没正事儿,就不喊她了,随她睡去吧。”

  王嫂乐呵呵地开玩笑:“小李还真是会疼人。”李大刚笑声朗:“嫂子过奖了,这个我可不敢跟王大哥比,大哥你说是不是,看我嫂子这么水灵就知道大哥疼人的手段不一般,改天好好教教兄弟!”

  “小李啊,你和你老婆你们俩的婚事还没正式办过吧。她多大了?我刚看到她的时候还以为是个中学生,一听你说是你老婆,简直把我吓一跳。”

  “她就是面相,已经二十了。嘿嘿,我们俩是还没扯证,一来她年纪还小,二来我们俩老家都远,扯证还得回去开证明还得拿户口本,不够折腾的。

  我们都想好了,等过两年到两边家里办酒席的时候再去办手续也不晚。”王老大开玩笑:“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你怎么追到手的?”

  “我追她?”李大刚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唉妈呀,大哥你是没看见她追我的那样儿,那叫一个死乞白咧,追得我是没处躲没处藏,实在没辙了才跟她好!还我追她!”

  “你就吹牛吧哈哈哈。”“真没吹!”王大嫂笑着说道:“不管吹不吹,人家那么好的女孩子肯跟你一个小船员,你就应该好好对她,趁年轻多苦点钱,以后不管到哪里都要安安稳稳过日子。”

  李大刚嘴甜如:“大嫂啊,你就是我亲嫂,我知道该怎么做,放心吧!”辛未听着他口没遮拦的话,笑着坐起来,摸眼睛戴上,下换好衣服,走到窗边伸头出去打了个招呼。不算太大的小院子四四方方,墙角细长溜的花坛里栽着几棵月季花和一点葱蒜,李大刚坐在小方桌边,手里拿个大包吃得正香,他抬起头朝楼上的辛未出阳光般的笑容:“起来啦?赶紧下来吃饭,给你留了两个豆沙包,要凉了。”

  辛未甜甜地答应着,刷牙洗脸跑下楼,坐在李大刚身边的小凳子上,拿过他递来的豆沙包。

  王嫂又盛一碗稀饭端给辛未,李大刚一伸手接过去,把他面前一碗已经盛了一会儿的稀饭推给辛未:“你吃这碗,我还没动过,这碗不烫。”

  辛未笑弯了眼睛,端起稀饭喝一口,张嘴咬一口豆沙包,又滑又细的沙馅儿从嘴里一直甜到心里。

  王嫂用胳臂肘撞撞王老大,朝这小夫俩暧昧地挤眼笑:“人家还讲东北男人不会疼媳妇,你看看小李,才会疼媳妇呢!”

  李大刚脸皮比城墙拐弯还厚,他笑着瞅瞅辛未,给她夹一筷子小菜:“嫂子说的话我能不听吗?嫂子让我疼媳妇,我一定得好好地疼。”

  嘻嘻哈哈吃完早饭,辛未帮王嫂收拾了碗筷,把王老大和李大刚送出小院,看着他们俩向码头的方向走去。

  拐过路口之前,李大刚回头朝辛未招了招手,辛未也抬起胳臂挥了挥,小俩口依依不舍的样子看得王嫂直发笑。

  刚才吃早饭的时候说好了,反正辛未闲着也是闲着,就让她到王嫂的小摊上去玩玩,顺便也帮点忙,打发打发时间。

  于是把家里整理好以后,五嫂和辛未骑一辆电动三轮助力车,驮上货直奔岛上最热闹的一处旅游景点。

  小摊是个名副其实的小摊,铁皮焊成柜台式样的小推车,外观统一刷上深蓝色油漆,整齐地码放在旅游景点外的道路两边。

  王嫂租了三节柜台,卖的都是些旅游纪念品,各种的项链手镯挂件和一大堆假冒伪劣精美贝壳,林林总总铺在柜台上,七八糟花枝招展,还能吸引游客的视线。

  辛未穿着白t恤和牛仔,一头油亮顺滑的头发剪到耳朵下面一点,再戴上副素净的黑框眼镜,皮肤白眼神清澈微笑甜美,她这样往柜台后头一坐,怎么看怎么是一副诚信经营童叟无欺的模样。

  再加上她的普通话流利标准,比起旁边方言太重的大嫂大姐们,跟顾客的交流也毫无障碍。

  王嫂做了好多年小生意,不一会儿她就琢磨出门道来了,于是趁着没人的时候把各种货品的价格待给辛未,再有人来就让辛未去招呼,果然顾客砍价的力度大幅度下降。

  辛未也特别有成就感,扒着手指头算算自己做成了几笔生意收了多少钱,两只眼睛里都在放光。

  晚上睡觉的时候关了灯躺在上,李大刚一歪头还能看见辛未眼睛里嗤嗤直闪的火花,他哀叹着用枕头盖住脸,两只手捂住在耳朵上:“求求你了还不行吗?说八十回了,知道你能干,挣着大钱了!忙一天了你也不嫌累,赶紧睡觉吧,睡着了接着做梦,啊!”辛未乐得翻过身趴在上对李大刚笑:“还有件事没告诉你呢,回来的时候王嫂说我帮她赚钱了,非要给我五十块钱。”

  李大刚把枕头拿下来:“那可不能要,人一小摊儿一天才能挣多少。”“我知道,没要。”辛未意志得地躺好,舒坦地出一口气“做生意好象也不是太难,容易的。”

  李大刚嗤笑:“看把你能耐的,一天你就成李嘉诚了。”辛未不理会李大刚的揶揄,她虽然明知道自己有些幼稚,但还是忍不住傻笑着做起一场小小的美梦。

  象现在这样无所事事也不是个办法,总不能一直跟着李大刚吃他的喝他的,如果能自己挣钱那该多好!笑着想着,辛未突然哎呀一声从上坐起来,几秒钟之后猛地又躺下。

  这一惊一咋得李大刚很不耐烦,他翻身脸冲着墙,腿向后在辛未的腿上踢了一下:“再不睡非把你踹下去,闭眼!”辛未听话地闭起眼睛,在心里叹了口气,今天太兴奋,把吃药的事忘了。

  不动声地躺着,不一会儿悄悄睁开眼睛,辛未在黑暗中望向高高的天花板,耳边是李大刚沉重的呼吸声。他睡觉的时候虽然没有说的那么野蛮,不过也不太老实,翻来翻去很不消停。

  白天在码头船坞里的劳作很辛苦,李大刚在翻了几个身以后很快沉沉睡去,一条腿相当霸道地在了辛未腿上。

  试着动了动,辛未把他的腿挪开,又等一会儿,这才慢慢地坐起来,下赤着脚走到屋角的柜子边,蹲下去从底下的门里拿出她的双肩包,摸黑从药瓶里倒了两片药出来。

  桌上水瓶里的水是睡前才烧好的,太热了喝不进嘴,辛未倒了半杯水,端起来吹着气。

  李大刚的声音从上传来,吓得她差点把手里的杯子扔掉:“你在干什么?吃药片儿啊?怎么啦心肝儿,病了?”辛未下意识用手按在惊跳的心口:“我那个,好象有点感冒,吃点药预防一下。”

  “这么热的天也能感冒?是不是今天太累了?”辛未垂头吹着杯子里的热水,故做镇定地笑道:“还不都怪你,昨天晚上把被子全抢走了,大半夜里我都给冻醒了能不感冒吗。”

  李大刚抓抓头,下趿着拖鞋走到辛未身边,一低头看见她赤着脚,又过去把她的拖鞋拿过来:“一条被子是有点儿少,要不我下去跟王嫂再要一条。”

  “明天再要吧,现在人家都睡了。”李大刚抬起手摸了摸辛未的额头:“还好,没烧。药呢?赶紧吃了。”

  “水太烫。”他把杯子从辛未手里拿过去,鼓起腮帮子一下一下用力地吹,又拿起一只玻璃杯,把水倒来倒去:“差不多了,吃吧。”

  辛未吃完药,躺回上,刚才的好心情一下子全没了,水喝得有点少,药片好象没有完全冲下去,总觉得口里堵得慌。

  她翻身背朝着李大刚,闭上眼莫名地有点难过,他睡得半梦半醒,抓着盖在身上的薄被胡乱往她身上盖过去,嘴里不清不楚地嘟囔了两句:“盖好了,再冻着…”

  第二天阳光晴好,辛未早早起帮王嫂好早饭,吃喝足信心百倍地做出摊前的准备。李大刚和王老大先去船坞开工,他还是在昨天那个路口回头朝辛未招手,等她进院子了再继续向前走。

  王老大好笑地看着他,摇头感叹:“还是年轻好啊!”李大刚眉开眼笑地客气几句,感激地对王老大说道:“幸亏遇见您了,帮我找工作,嫂子还帮我照顾媳妇,真不知道怎么谢你们。”

  王老大摆摆手:“这么客气干什么,谈不上照顾,你家小辛看着文文静静的,做生意还就机灵得很。”“机灵个鬼啊,我一会儿不盯着她准得闯祸。”

  “摆个小摊子卖点破东烂西,哪有什么祸好闯。”王老大哈哈地笑道“你也不要把老婆看得太紧了,天天晚上黏乎在一起还不够啊?放心吧,晚上下班就能看到她了,回房间继续黏乎,保证没人打扰你们。”

  嘴上说担心辛未会闯祸,不过其实李大刚放心的,王嫂是个纯朴泼辣的农村妇女,有她在辛未肯定吃不了亏。也就是太阳晒了点儿,海风大了点儿,没有樱花一号店总台那样舒服的工作环境。

  他想着,抬头看看到,对自己说应该去给辛未买顶好点的太阳帽,还要到正规的眼镜店去买副墨镜,王嫂给辛未的那一副是她摊子上卖的劣质产品,辛未已经近视了,再戴这个眼睛非得半瞎了不可。

  但是没想到,出摊的第二天辛未就闯了个不算是祸的祸。一天忙下来,回家时的脚步比上班时要快了很多,李大刚半路上顺便在路过的小超市里买了两袋洽洽香瓜子,这玩艺辛未爱吃的,明天出摊的时候可以和王嫂边嗑边聊。

  除了瓜子,他还拎回两瓶酒,准备晚上和王老大好好喝一顿。可走进院门,辛未并没有上来,他把东西放在院中的小方桌上,抬头朝二楼扬声唤道:“我回来了。”

  听见动静,王嫂从厨房里伸头出来摆摆手:“她不在,出去了。”李大刚有点意外:“出去了?哪儿去了?”王嫂笑着叹口气,放下手里的锅铲,一边走出来一边在围裙上擦手:“在那边海堤上,小丫头今天生气了,你赶快过去安慰安慰她。”

  李大刚更意外:“生气?生谁的气?”“生她自己的气。”大步跑到不远的海堤上,李大刚远远看见了长堤尽处辛未的身影。听王嫂说了前后原委,他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这个小丫头气量还真是小得很,为了这种事也能气自己一整天,一口饭都没吃。

  海的海堤外堆放着大沉重的水泥铸件,辛未站在堤边,齐耳短发在风里糟糟地飞扬着。李大刚走得很近了,她才听见他的脚步声,飞快地瞥一眼,赶紧把头扭回去。

  李大刚摇摇头,拿出烟来,风太大怎么也点不着。收起烟,他走到她身后,双手搭握住她的肩膀,笑着说道:“唉哟喂,这不辛嘉诚吗,今儿生意做得怎么样?赚了不老少吧?”

  辛未低下头不说话,挣开肩头向一边走了两步,李大刚笑着凑过去,揽住她肩膀:“做生意好象也不是太难,容易的,是吧。

  来跟哥哥汇报一下,让哥哥也高兴高兴,我们心肝儿现在可能干了,是不是!”辛未头垂得更低,不发一语。李大刚越说越乐呵,突然听见一声啜泣,他弓下往辛未脸上一看,皱着眉乐出了声:“哟哟哟,哭了?至于吗,你傻呀,真是的,真哭了!”

  辛未扭开头,用手背擦擦眼角,鼻子小声说道:“没哭。”李大刚把她的脸扳回来:“没哭眼睛怎么红了?”“风吹的。”“叫我说你点什么好!”李大刚在辛未的耳朵上揪了一下“收了一百块钱假币,是不是?这有什么好哭的?你再哭它也变不了真钱,哭有什么用?”

  辛未强自镇定的眼睛眨了眨,一扁嘴又掉下泪来,李大刚哀叹着把她搂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一百块钱我们赔给王嫂不完了吗,人家也没怪你,你自己瞎伤心个什么劲儿。

  快别哭了,回去吧,等你吃晚饭呢。”憋屈了一整天,好不容易等来了李大刚的怀抱,辛未搂住他怎么也不肯松手,把脸紧紧埋在他前。

  李大刚低下头在她耳边笑:“几岁了,嗯?这孩子,傻得我都想哭了,要不咱们俩抱在一起哭五分钟再回去吃饭?不行?那就十分钟,再长我可就哭不动了。”

  辛未在他怀里嗫嚅:“我什么事都做不好,是不是特别没用?”李大刚严肃认真地点头:“我突然发现你对自己的认识很深刻。”

  辛未着脸瓮声瓮气地说道:“我赖在你身边,你烦我的吧?”这句问完,他好半天没有说话,辛未把手臂收紧,心慢慢向下沉去:“是烦我,是吧…可我也没办法,我一个人…不知道能去哪里…”

  李大刚叹息着把辛未推开一点儿,两只手爱怜地捧起她的脸颊:“其实我也不知道能去哪里,心肝儿,我一点儿也不烦你,真的,我一直以为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孤孤单单,从来也没敢想过找谁来陪我。

  现在能有你在身边我特别高兴,我很怕总是一个人呆着,你现在就是想走我也舍不得让你走,咱们俩现在说好了,你陪着我,我陪着你,以后一起天南地北四海为家迹天涯闯江湖,到哪儿都不分开,好不好?”

  辛未笑出了声,她看着李大刚的眼睛,对他轻轻地点一点头:“好。”

  几天下来,总算是找到了一点辛未的消息,原来她不是一个人离开宁城,跟她一起走的还有一个叫李大刚的年轻男人。

  在下关蔬菜批发市场里找到了带他们离开宁城的那辆车,司机是经由朋友介绍认识李大刚的,俩人没什么情,他只是把搭车的一男一女从宁城带到了山东省照市,之后就分道扬镳了。

  郑铎心里焦急万分,他在宁城等着照那边的电话,总有种坐困愁城的感觉,实在坐不住了,干脆自己也开车向照赶去。

  车刚驶离市区,在进高速公路入口之前,郑铎的手机响了。出乎意料,打电话给他的人竟然是乐宁生的妈妈。

  她马上就要离开宁城回北京,在走之前,希望能和他见上一面。郑铎犹豫了片刻,点头答应:“您住哪儿?我马上过来。” WWw.DAgEXS.cOM
上一章   那里只有风吹过   下一章 ( → )
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免费为用户更新作者夜遥精心创作的小说那里只有风吹过未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提供那里只有风吹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完全免费无须注册,页面没有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