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夜遥的小说那里只有风吹过未删节完整版
大哥小说网
大哥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大哥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那里只有风吹过  作者:夜遥 书号:50748  时间:2020/11/8  字数:5072 
上一章   第九章    下一章 ( → )
便利店里买了一盒听装啤酒和两瓶矿泉水,回到城垛顶上,李大刚随便往地下一坐拉开啤酒就喝。

  辛未象半个月没刷过牙似的,蹲在角落里漱口漱光了一整瓶矿泉水,拧开第二瓶还想继续漱的时候,李大刚扬手把一只捏扁的空易拉罐扔到她身边:“差不多就行了,我又没毛病,不会传给你。”辛未回头狠瞪他:“你有狂犬病!”李大刚哈哈笑,又拉开一听啤酒,朝辛未招招手:“来来来,喝点酒,酒最消毒。”

  辛未擦着嘴角和下巴上的水走到李大刚身边,一蹲身也坐在了地下,拿起易拉罐了口啤酒。李大刚讪笑着用脚轻轻碰了碰辛未的脚:“我拿你当妹妹,纯妹妹,没有一点儿坏心思,我保证!”

  辛未斜眼看他:“想的美,谁愿意当你妹妹?”李大刚笑着又碰她一下:“那什么,刚那个不算,你就当上嘴皮碰了下下嘴皮,我我我…其实吧我亲你就跟亲了个小猫小狗似的,那绝对是发自肺腑滴纯洁,唉唉别打人哪,哥话糙理不糙,我说你真打啊!唉唉唉轻点儿轻点儿打!轻点儿!”

  辛未不乐意再提起这个话题,虽然李大刚是半怒半耍,但毕竟那也是双相接,舌上沾染了陌生味道的感觉实在很差很烂。

  她使劲打了他几巴掌,喝一大口啤酒在嘴里咕噜咕噜,爬起来跑角落边吐到了下水道的盖子上。

  李大刚瞪着她的背影扬声着急地唤道:“别介别介!啤酒老贵的!还有矿泉水,用水漱!死丫头片纸那么糟东西呢!”

  辛未越想越别扭,越别扭越犯堵,坐回来低下头生闷气,任李大刚怎么科打诨也不理会,足足晾了他有一刻多钟,这才不理不睬地嗯了两声,从他手里把刚拉开口的一听啤酒抢过来。

  喝一大口,辛未不解气地又踢他一脚:“你和何经理,你们是怎么回事?你真的喜欢她?”李大刚拍拍子上的脚印,垂下眼眸,看不出是在笑还是在自嘲:“嗯哪,真喜欢。”

  “有多喜欢?”他拿烟叼在嘴边,打火机打了好几下都被风吹灭了,用两只手密密地捂成一个圈,好不容易把烟点着。

  有烟有酒,他伸伸懒向后躺倒在古老的城砖地上,四仰八叉地笑道:“没喜欢过别人,不知道是有多喜欢…”

  辛未看着他这副不争气的样子,打从心底里愤慨:“喜欢她你为什么不跟她在一起?你找她去啊!想办法把她再追回来啊!”

  李大刚朝天空吐一口烟:“追不回来了。”“不会的,她喜欢你,我能看出来!”

  他斜眼冲她乐:“你又看出来了?你看哪个女人不喜欢我?知道喜欢是怎么回事吗,净胡扯。”“喜欢就是想在一起,舍不得分开…我这也是话糙理不糙!”

  “是不糙…”李大刚眯起眼睛笑,隔着自己吐的烟雾看向遥远的天空“想在一起的人多了,舍不得分开的人也海了去了…光理不糙有什么用?理是理,事是事。

  什么是理?知道,就是做不到,那才是理。”辛未简直想把啤酒倒他脸上:“这有什么可做不到的?你喜欢她,她喜欢你,你们俩在一起,这很难吗?”

  李大刚了两口,鼻子里嘴里都有烟冒出来,他的声音略有些低沉沙哑:“很难…”

  “难个鬼啊!李大刚,你说话我怎么都听不懂!”他侧过头很鄙视地翻她一眼:“哥这就是境!界!切,我跟你个丫头片子说这些,这不对驴弹琴吗!”辛未又气又笑:“你才驴!”李大刚也笑出了声:“别光说我,你也说说你的事。跟我打架的那家伙,你们俩又是怎么回事?”

  辛未不提防他一下子就把话题扯到了自己和乐宁生身上,这个弯转得太大太快,她愣了好一会儿,讪笑道:“也没怎么,我和他…我们…以前认识…”

  “废话!”辛未放下啤酒,轻轻抱住自己蜷起的双腿,细尖的下巴搁在膝盖上,手指无措地玩着球鞋的鞋带:“我们…怎么说呢,我妈…是他爸…的前…”

  李大刚坐起来,用手指掏掏耳朵:“听着怎么这么绕得慌,再往下说说,前,那后来又离了?”“嗯。”“然后呢?”

  “然后…他爸又娶了他妈…”李大刚点头笑:“我明白了,然后你妈又嫁给你爸,是吧。”辛未的刘海整齐地覆在额头上,一直盖过眉毛,有些日子没修剪了,搔着眼睫,很:“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你妈没嫁你爸?那你哪儿来的…”李大刚就算喝得再怎么迷糊,也知道自己口而出的这句话太不该问了。

  他立刻闭嘴,嘿嘿笑着凑过来“行了不说这个了,本来就醉,你这绕得我更迷糊。走吧,我送你回樱花。”辛未点点头:“哎对了,还有件事,今天廖小柔来找你的。”

  李大刚很明显地有些吃惊:“她去樱花了?”“先打电话来的,刚好我值班,我跟她说你走了,她就没进酒店。”

  “那…你值班的时候旁边有别人没有?”“李大刚,”辛未看着他“是白经理让你离开樱花的吧,因为廖小柔?她不是你妹妹吗?”

  李大刚脸上的肌拧了一下:“她是我妹妹…都是我们家的那点破事,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以后有功夫了再告诉你。”

  “李大刚,那三千块钱的事是我告诉白经理的,我是不想让她误会你,才…真对不起给你惹事了。”

  “说你是驴你敢还不承认!”李大刚在辛未头顶上一通了她的头发以后把她拽起来,拿上没喝完的啤酒,一步三晃地离开城垛。

  夜班公车里,穿着加油站工作服的男人和留着齐耳短发的女孩并肩坐在最后一排。

  晚上车少,公车司机把车开得飞快,车尾的人摇来甩去,辛未要用两只手用力抓住前排座位扶手才能坐稳。

  李大刚被她晃的样子逗乐了,伸胳臂揽住她的肩膀,对着车厢前方很鲁地一声暴喝:“哥们儿!慢点开!”安静车厢里零星几位乘客全都吃惊地扭回头,三两秒钟之后,车速明显放慢。

  辛未扭头看着他,闻着汽油味、烟味和酒味,不由得笑了,白净脸蛋上是一双反灯光的大眼睛,车窗外的风吹起刘海,出两道秀气的眉毛。

  李大刚安慰地拍拍她肩膀,嘻笑着眨一下左眼,把她搂紧些。年轻的女孩还没有被命运的坎坷和波折彻底打垮,也还没有因为眼泪和痛苦就放弃憧憬。

  但是在颠不平的道路上行走了太多个孤单夜晚,她心里对一个依靠或者一个拥抱的渴望已经变成绝望。

  突然就有一个人在担心她会不会摔倒,突然就有一双手臂在最无助的时候揽抱住她,这种惊喜对她而言更象是幻觉。

  但就算是幻觉,也请幻觉得久一点吧。刺鼻的汽油味仿佛也不再难闻,她一垂眸就能看见的那个膛充惑,刚才她安慰过他,那么现在是不是也能在那里再靠一会儿呢?没有多想,也没有多犹豫,两听啤酒在肚子里使劲鼓励辛未,她微笑着半侧过身,亲昵地偎靠进李大刚的口。

  李大刚看着朝自己凑过来的辛未,安然坦然地把她搂得更舒服一点。人与人之间就是有种说不清的缘份,从他第一眼看见辛未时就觉得她很亲切,这种亲切和爱情亲情都无关,就是一种直觉的喜欢。

  象这个小丫头说的一样,喜欢就是想要在一起,不舍得分开,他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是那么自然而然、那么舒服,他会忍不住想要疼惜她,也会忍不住想要使唤她,相识不久就可以亲密得理所当然。

  歪着头把脸颊贴在辛未头顶上,感觉自己的胡茬在她发丝里刮来刮去,李大刚醉意熏然地咧开嘴,全身都充了轻飘飘的气体,傻呵呵地又哼起了二人传。

  摇摇晃晃的公车里,最后一排座位上两个相拥在一起的人,都慢慢闭起了眼睛。

  车开到底站,李大刚和辛未同时被汽车喇叭声惊醒,睁开睡得登的眼睛,看见车里已经空无一人,只有他们俩着哈拉子睡得又香又甜,司机坐在驾驶座上回头正瞪着他们。

  拎起辛未跳下车,一阵晚风吹在脸上,李大刚清醒了很多。左右看看,鸟不生蛋的地方,最后一班公车早就开走了,车站路牌上那个倒霉的地名很是陌生。

  无奈之下,睡过站的两个人只好走到路边等出租车。辛未站不太稳,全身重量都挂在李大刚胳臂上,他懊恼地揪住她鼻子晃了晃她的脑袋:“心肝儿,站直了!”

  辛未只是傻笑,他仔细看看,小丫头片子面若桃花星眸微掩,已然半醉了。两听啤酒也能醉,李大刚摇摇头,老远看见一辆空驶来的出租车,赶紧挥胳臂拦下。

  原本不想去樱花一号店的,怕撞见四姑,但是辛未这样,让她自己一个人回去肯定不行。

  李大刚硬着头皮,还是和辛未一起在离酒店大门不远的地方下了出租车,看着她一步三晃地走进了玻璃门里。

  抒口气,转过身,向前走一段路。再回头看看,在高大梧桐树的掩映下,看不全樱花酒店的全貌。

  但是在树梢之上的那片红色屋顶下,某一间朝南的狭小屋子里,曾经有个美丽的姑娘带给他世间最极致的快乐甜蜜。

  夜半的街头,李大刚仰起脸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坐在马路牙子上一个人喝起了啤酒。

  趁着酒意,拿出手机,打开号码簿,在第一个号码下选择了‘删除’,手机屏幕上跳出个小小的对话框,确定要删除该号码吗?确定?还是放弃?

  辛未说的对,但是不全对。喜欢并不仅仅是想要在一起和舍不得分开,有时候喜欢还意昧着想要让她过得更好、过幸福。

  这些幸福他给不了,象他这样背负了太多过往的人连自己的明天也无法预知,他实在不能再把他最疼爱的人也牵连到没有希望的沉没里。

  所以即使是自己选择的路,自己也没办法走回头。高举起一只易拉罐,李大刚遥敬着五楼东头紧闭的第二扇窗口,另一只手的大拇指坚定地按下了确定键。

  辛未一走进酒店大堂就朝总台后的同事招招手,一直傻笑着,脸上的肌都有点僵硬。

  眼镜被李大刚摘下来之后放在包里,她醉眼朦胧,没看清同事朝她递的眼色,也没察觉到身边有什么不同,乐着笑着向电梯走去。

  同事赶紧扬声唤她:“小辛,有人找你,等到现在了!”辛未歪头瞅瞅总台,再顺着她的手向大堂一角的几张沙发上看过去,穿着军装的乐宁生和一位衣着端庄中年女人正坐在那儿看着她。

  一个寒颤颤的灵从头顶打到脚底,醉意顿时消失大半,辛未站着,忐忑地回应着中年女人的视线。

  中年女人慢慢站起来,朝她亲切微笑:“未未,你回来了。”同事和保安都在大堂里,被几双眼睛同时盯着,辛未只能一小步一小步地走过去,对中年女人点点头,挤出笑容:“姨妈…好,好久不见…”

  中年女人走到辛未面前,爱怜地摸了摸她的脸颊,以指为梳帮她理了理凌乱的短发,一股很好闻的香水味和她身上的烟味酒味汽油味很古怪地混在一起:“我听郑铎说你身体不太好,上班又很忙,没时间出去,就和宁生过来看看你。

  是瘦多了,一个人在外头,怎么不好好照顾自己?”辛未脸上又红又白,她能听出姨妈的话外之音,脸颊上被指尖抚过的地方象被虫蜇了似的又麻又,她很想立刻去洗把脸。

  姨妈叹息着把手收回去,不无自责地说道:“好好地怎么不想念书了?在这儿工作…怎么样?累不累?”

  辛未抿着嘴摇头,又紧张又抗拒的神情怎么也掩饰不住。姨妈垂眸,眼风往乐宁生那儿瞥了瞥,微笑着握住辛未的手:“这么久没见了,姨妈有好多话想要跟你说,我们去找个地方坐坐好吗…就我们俩,没别人,好不好未未?”

  辛未的脚趾在鞋子里用力扒着鞋底:“我,那个,明天早上还有早班…”

  “聊一小会儿就好,不用太长时间,”姨妈似笑似叹“未未,三年都没见姨妈了,你都不想我的吗?我还以为你看见我会很高兴呢!”辛未干笑:“是很高兴…”

  “那就好!车在外面,我们走吧。”姨妈亲切地揽着辛未的肩膀向酒店外走去,乐宁生快行几步,帮她们拉开了大堂的玻璃门。

  走出去,最贴近乐宁生的那一瞬间,辛未觉得自己全身的汗铮然竖起,刺挠得可怕。司机打开车门,辛未和姨妈坐进去。还好,乐宁生自己开了一辆车跟在后面,没有一起进来。

  轿车离开樱花酒店停车场,向右拐进行车道,缓缓加速朝前驶去。辛未坐在后排右侧,别扭地向窗外看去,嘴里有一句没一句地应和着姨妈的话。

  车窗外,一棵高大的法桐树下,那个坐在斑驳树影里垂头丧气的身影在眼前一晃而过,辛未吃惊地趴在车窗上,用力拍拍玻璃,大声说道:“停车,快停车!”

  轿车很急地刹停,乐宁生就看见辛未打开车门从前面的车里下来,走到路边拉起一个坐在地下的男人,那男人分明就是跟他打过一架的樱花酒店保安。

  辛未和保安说了几句话,两个人手牵手走回前面的轿车边。乐宁生皱紧眉头,也下车走过去,看见辛未脸上轻松了很多的笑容,听见她对坐在车里的姨妈说道:“这是我男朋友,能带他一起去吗?” wWw.dAgEXS.cOM
上一章   那里只有风吹过   下一章 ( → )
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免费为用户更新作者夜遥精心创作的小说那里只有风吹过未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提供那里只有风吹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完全免费无须注册,页面没有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