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夜遥的小说那里只有风吹过未删节完整版
大哥小说网
大哥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大哥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那里只有风吹过  作者:夜遥 书号:50748  时间:2020/11/8  字数:5388 
上一章   第八章    下一章 ( → )
李大刚辞职的消息点燃了樱花一号店全体员工火热的八卦之心,有关他和何美女的j□j,以及之前之后跟别的女人的j□j,都被传得纷纷扬扬。

  过了好些天,夏颖同学离开酒店回家正式开始高考前的冲刺了,李大刚的话题还是三五不时被提起,而且越传越离谱,已经有人言之凿凿地把他和白经理扯到了一起:什么姑姑侄子,那都是蒙你们这些二百五的,看不出来他俩什么关系吗?那老女人凭什么对李大刚那么关照?嘁!这年头不管男人女人,手上有了钱就都想着点子玩,男人玩女人,女人玩男人,各取所需罢了。

  辛未不止一次在路过503的时候转一转门把手,可每一次门锁都结结实实地锁着。杨看她情绪有点不对,悄悄问过她:“你怎么回事啊?李大刚辞职,你舍不得啊?”

  辛未装傻:“我是舍不得啊,他还欠我两条烟钱没还呢。”

  “那个孙子!”杨不屑地翻个白眼“活该,谁叫你借钱给他!”辛未笑笑,不再多说一句。她很小心地观察了白经理一阵子,没能观察出什么所以然来,对李大刚莫名其妙的突然辞职就更加怀疑。

  李大刚没有再回樱花一号店,廖小柔却突然出现了。她没有直接走进酒店,而是先给总台打了个电话,辛未正好在上班,听见廖小柔声音的时候,白经理正迈着婀娜的步伐从酒店大门进来,身边有个年轻的高个子男人和她并肩而行。

  辛未下意识握紧电话听筒,很生硬地笑道:“您好,请稍等,我帮您查一下。”

  垂下头装模作样在电脑里查看明后天的房间,余光始终牢牢盯在白经理身上,等到她的年轻男人一起走上楼梯,辛未立刻松口气,坐下来埋头低声说道:“你哥没告诉你啊,他辞职了,不在我们酒店了。”

  廖小柔十分震惊:“辞职了?他去哪儿啦?他离开宁城了吗?”“这我就不知道了。”廖小柔小心地问道:“好好的为什么要辞职?是不是…他闯什么祸了?”

  “没有,没闯祸,好的,就突然辞职了,我们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辛未顿一顿,用比廖小柔还要小心的语气说道“要不你问问你四姑,她可能知道。”

  “四姑?”廖小柔不解“什么四姑?”辛未的眉头皱起来,她:“嗯?我听李大刚叫他四姑四姑的…他不是你哥吗,你不知道他四姑是谁?”

  廖小柔是个聪明女孩,辛未的话听在耳中,她依稀觉得这是个试探:“他是我哥!可我们没有四姑,只有个大姑,现在老家呢。”

  辛未没有廖小柔那么曲折的思维,她提到白经理只是想给廖小柔一点暗示,但没想到会听见这样的回答。

  没有四姑?那李大刚成天叫白经理叫那么亲是怎么回事?难不成真的象传言一样,这只是蒙人的借口,实际上他们俩之间有某种不被人待见的非一般男女关系?

  聊了几句挂断电话,辛未答应了一有李大刚消息立刻通知廖小柔。仿佛象是要印证她心里的胡乱猜测,中午在食堂里,李大刚隐密升级版正式出炉。

  这次消息的来源据说就是他最后勾搭的那个三楼服务员,辛未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听旁边的女孩们头接耳,原来李大刚真的不是好东西,白经理和何经理都给他钱,他在外头还有好多财路,手机里存了一堆莺莺燕燕,这个姐那个姐的。

  怪不得他整天犯困,逮个空就偷懒睡觉,原来都是累的,体力活啊,也不容易,哈哈哈…辛未有点吃不下去了,硬是把嘴里的饭咽进肚子里,还喝了一碗汤。

  晚上7点过班,她在狭小的宿舍里坐了一会儿,实在憋闷得难受,又穿上鞋出门逛逛。

  莫名其妙就走到了李大刚常带她来的烤摊。是啊,他那种男人一看就不是好人,既馋且懒的,当然不会好好工作本份生活,让女人陪他睡觉了还给他钱,这也是人家的本事。

  但是他又怎么会连买烟的钱都舍不得花?几千块钱就能让他憋得闷烟喝闷酒,努力点的话,睡一个星期就能挣到这么多吧…

  口袋里的猫叫让辛未回过神来,拿起手机,屏幕上闪动的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一般这种来电辛未都不接。挂断之后没几秒钟,还是这个号,又响了。辛未犹豫着接通,放耳边喂一声。

  电话那头的李大刚中气十足:“丫头片子,掐我电话!”他打电话给辛未是约她见面,他妹妹的事,还想再劳烦辛未一次。冲回宿舍拿上郑铎给的银行卡,飞奔到最近的at上取了五千块钱,辛未难得奢侈地打辆车直奔约好的地点。

  那是汉中门附近的一个大排档,李大刚穿着加油站的工作服正和几个同事喝酒,辛未一下车就听见他的东北大嗓门。

  看见辛未,他和同事们待几句,小跑过来,亲切地拍拍她的头顶:“哟,瘦了,想哥哥想的吧。”辛未扭头躲过他的巴掌,看看他,气不错,还是笑得没心没肺:“你怎么跑这儿来啦?”

  李大刚乐呵呵地拉住她的手,顺着马路往前走不远,过条人行横道,到了汉中门市民广场。这儿周围一小圈城墙,广场中间还有个很大的城垛,就是人太多,半天没找天一张空的长椅。

  通往城垛顶上的坡道中间竖着铁丝网门,李大刚从口袋里摸出样东西捅捅锁眼,打开门带着辛未走上去。

  “还是这儿好,人少。”李大刚伸了个懒,回头冲辛未直乐,两只眼睛晶晶亮“心肝儿,不是我不想跟你打招呼,主要是走得急,没赶上。你呢,怎么也不给我打电话?”

  “我哪有你手机号?”“蠢丫头,总台那儿不是有通讯录吗,每个人手机号都有。”辛未搔搔头:“我没想起来…”李大刚撇撇嘴:“还好我记得你的号码。心肝儿,我本来也不想麻烦你,实在是没找到合适的人…我妹那儿,再帮哥哥跑一趟吧,我这有两千块钱,你帮我送给她,还有一个多月放暑假了,让她回家时候给爹妈多买点东西。”

  辛未的手在口袋里抓紧手机:“在加油站工资这么高啊…”“高个!妈的,那么点儿工资不够,我来还没到一个月,没开支呢。”

  “那这钱哪来的?”李大刚瞪眼:“干嘛?你还管起我来了!你管我钱哪来的呢!”“我不是管,我就是…”“就是什么?”

  “就是…”辛未咬着嘴,打开背包,拿出刚取的钱“我正好遇见个朋友,就帮你借了点,不多,你要是急着用就…”李大刚沉声打断她:“你管谁借的?”

  “一个朋友啊。”“什么样的朋友?”“反正你也不认识。”李大刚隐隐有些怒意:“你帮我借钱干什么?赶紧还了去。”“没事的,这钱不着急还,你什么时候还都可以!”

  “我不缺钱!”“你是不缺钱,可总要去看看何经理吧,她都…都那什么了,你也应该…意思一下吧…”

  李大刚瞪着辛未:“你管的还真多!我干嘛要去看她?她是我什么人?我用得着意思她吗!”辛未也有些生气了:“你这么说…太没良心了吧!”

  “良心多少钱一斤?”李大刚冷哼着,转身向一边走了几步“算算算,你也走吧,我这么没良心的人不敢麻烦你!”

  辛未跟过去:“就是看在孩子的份上,你也该…”李大刚笑了:“孩子在哪儿呢?”“那…那你也不能不闻不问啊,再怎么说那孩子也是你们俩的。”

  “谁知道那是谁的种?睡过几觉就赖我头上,我也太冤了!再者说了,跟我睡过的女人那么多,要都把孩子赖给我,我还不得跳楼啊!都是玩玩的,她自己没玩好,出人命来了,关我事。”

  “李大刚!”“干嘛!”“怪不得何经理说跟你是瞎了狗眼,没见过你这么差劲的男人。”

  “那是你见过的男人太少。”辛未怒瞪他:“别人那么说你我还不信,原来你真是那样的人!李大刚,你真恶心!”

  “我什么时候又恶心你了?”李大刚大笑“说我听听,别人都是怎么说我的?我到底是哪样的人?”“你是什么人别问我!你那恶心钱也趁早别拿去给廖小柔,自己留着用吧。”

  她说着,拉开包把五千块钱放回去,大步下城的坡道走去。李大刚快走几步,抓住背包把辛未拉停在雉碟边,这一下使的力气也很大,辛未连挣几下都没能挣脱。

  李大刚嘴角噙着笑,眼神凌厉地看着辛未:“恶心钱?什么意思?我人恶心也就算了,钱怎么也恶心你了?”

  辛未的眼镜滑到鼻尖,她两只手抓住背包,没顾得上扶:“什么意思你自己知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喜欢用这种钱!”

  李大刚浓密的眉毛抬了抬,了然地笑了:“这种钱…原来你,这么想的…呵呵,别把话说得太难听了,这钱哥挣得也不容易,男人可不象女人,不是叉。开。腿就有钱来,是不是。”辛未红了脸,夺不过背包,干脆松开手。李大刚把包往地下一扔,张开两条胳臂把她挡在他与冰冷的雉碟之间。

  突然就被他完全彻底地围困住,汽油味很重,凑近了还能闻到浓浓的酒味,夜里,他全身都是易燃的气味,仿佛有一点火星就要燃烧爆炸。

  辛未愤怒地踢他一脚,踢出去的腿却被他的两条腿准确地夹住,怎么也收不回来。单脚着地的辛未很猛地晃了一下,李大刚就势收拢手臂,把她抱进了怀里。

  辛未觉得有些不对劲,双手推着他的*口,咬牙低语:“你想干嘛!”

  李大刚笑着耸耸肩,腾出一只手来慢慢地解开加油站工作服的纽扣。藏青色的工作服底下就是赤果的皮肤,他很有耐地、一个一个地解开扣子,再换着手把上衣掉,出了肌结实的身体。

  两只手掌捧住辛未的脸庞,李大刚垂首轻笑着,十分爱怜地用鼻尖蹭蹭她的鼻尖:“你说我想干嘛?”“李大刚!”“别叫名字,叫哥哥。”

  他指尖轻按住辛未的嘴,温柔地摩挲着,糙的指尖吓坏了辛未,她用力扭头,他笑着扳住她,俯低身体把她的瓣含进嘴里。

  这个不知道算不算是吻,他舌尖上好象还留着酒的辛辣滋味,辛未用尽全力也躲闪不开,紧闭着双,还是不可避免地尝到了他的味道。

  男人灵活有力的**,双手也在女孩的身体上游走,短短几秒钟,辛未惊怕得眼前发黑,在李大刚怀里哆嗦成一团。

  带着几分醉意和怒意,李大刚辛未的耳垂,嘻笑道:“哥哥亲的舒不舒服?练出来的,知道不?心肝儿,哥的j□j可好了,亲下面比亲上面更舒服,想不想试试?哥给你打折。”

  辛未吓出了眼泪,无法自持地啜泣着,李大刚摘掉她的眼镜,舌尖在她眼角勾一下:“哭了?哎哟哟,那就免费吧,也是个穷孩子,一说要收钱都吓哭了!”

  辛未低下头,哭得越来越大声。李大刚渐渐收敛起脸上戏耍的笑容,猛地松开手后退一步,看着她软软地瘫坐在了地下。

  捡起工作服穿上,再捡起包扔回辛未怀里,他冷着脸不发一语地向坡道下走去,仍旧捅开门,站在门口静静地等着。

  好一会儿辛未才抹着眼泪走下来,背着包,手里攥着眼镜,越过李大刚身边走得一步不停。广场外就有公车站,辛未走在前面,李大刚跟在后面,两人之间差了十几步距离。

  公站台的广告灯箱又大又亮,她羞恼愤恨地泣着,用手背大力擦了擦嘴,等了一两分钟,跳上驶来的第一辆公车。

  晚上坐车的人少,坐在座位上,抱着包,辛未低下头,眼泪大滴大滴地落在背包上。

  李大刚站在站台上的人群里,看着这辆花红柳绿的公车关上门,由慢而快地驶远,不一会儿又停在了远处的红绿灯前。

  他的口剧烈起伏着,太多情绪压抑太久,找不到一丁点发的突破口,他已经成了一只鼓到极限的汽球。

  这个夜晚,这个傻得要死的丫头,为什么偏偏要那么准确地一针就扎下来,让他崩裂到不可收拾的程度。

  嘴里发苦,想抽烟,从口袋里摸出来的竟然还是她给他买的烟。在加油站上班严烟火,这么久了两条烟还没完。

  抬起头,公车还停着,红灯前的计时器一秒一秒倒数跳动,几十秒钟一眨眼就到尽头。

  路灯下忙碌的车里,突然窜出个匆匆的身影。李大刚用力摆动手臂,发疯一样在来往的汽车之间奔跑,来不及扣好的工作服全被风吹在身后,年轻壮的身体爆发出无比强大的力量。

  可还是慢了一步,公车缓缓起步,车窗上倒映着糟糟的灯光,他看不见车里的辛未。咬紧牙关发足狂奔,李大刚伸手死命往车尾上拍打,边拍边吼:“停车停车!你他妈停下!”

  司机很响亮地回骂了一声,转眼从后视镜里看见是个有横有竖高大凶猛的小伙子,于是立刻闭上嘴,把车停在了停车线前。

  李大刚一路拍打过去,从打开的后车门蹦进车里,连人带包拎起辛未,象阵风一样刮进来又刮出去。

  关了车门,司机骂骂咧咧地开车走了,被堵了一小会儿的汽车也跟着开走了,宽阔的马路中间,一个魁梧男人紧紧抱着怀里瘦削的女孩,埋首在她肩头,很长时间一动不动。

  车在身边或行或停,红绿灯在夜晚错闪亮。看不见星星的繁华城市里,没有人能想起自己最后一次抬头是在多久以前。

  汽车行驶的声音很吵,辛未没有听见李大刚重的息,也不知道这个野的男人是不是酒喝多醉得掉泪了,她只感觉到肩头有一阵隐约的润,她只听见他愤懑痛楚的低声呢喃:“我喜欢她…真喜欢她…我真的想跟她好好过日子…怎么办心肝儿,我也心疼她,我难受…真,真难受…”

  辛未从来没有安慰过别人,她努力抬起手臂环抱住李大刚,在他背上轻轻地拍抚:“我明白,我明白…”

  他搂得更紧,一松手就会失去她似地,怎么也不愿意松开手。害怕寂寞是因为曾经寂寞过,害怕失去是因为失去了太多,这个小丫头象是浮木,今天晚上,他只想抱着她,把头伸上水面口气。一口气就好。 WwW.daGexs.Com
上一章   那里只有风吹过   下一章 ( → )
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免费为用户更新作者夜遥精心创作的小说那里只有风吹过未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提供那里只有风吹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完全免费无须注册,页面没有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