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夜遥的小说那里只有风吹过未删节完整版
大哥小说网
大哥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大哥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那里只有风吹过  作者:夜遥 书号:50748  时间:2020/10/19  字数:5196 
上一章   第一章    下一章 ( → )
  辛未背着书包呆站在人行道上,整整五分钟,一动也没敢动。她低垂着头,鼻梁上架着的黑框眼镜滑到了鼻尖,随时有滑落的危险。

  在辛未面前也站着个人,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他面无表情地看了辛未五分钟,看得她两腿发软手心冒汗脑中一片空白大气也不敢出,心里泣血哀怨。

  今天已经够倒霉的了,偏偏还被他撞见,做点儿坏事容易嘛!早知道会这样,打死她也不上这一片来溜达。

  好不容易,郑铎终于看够了,冷冷地说出三个字:“补课,嗯?”辛未头又向下一低,狼狈地把眼镜往上推推。三个月不见,这家伙的阴险程度有增无减,明明开着车看见她在马路上闲逛,还故意先打个电话问她在干什么,她一时不察,嘴快地刚说出在补课,下一秒就看见他手里拿着手机出现在眼前。

  “那个…我,我记错了…我以为今天要补课,嘿嘿…记错了…”辛未抬起眼睛干笑了两声“我这就回去了…”

  郑铎还是那副瘟神表情:“我送你。”辛未惊跳地眨了眨眼睛,抓起前挂着的月票朝他晃晃:“不用不用,我有学生月票,一次八很便宜,不用送!”

  郑铎的眉头皱了皱,嘴也抿了抿,辛未赶紧转过身往公车站的方向走两步。

  正好有一辆48路公车驶来,她如释重负,回过头来谄媚地笑着挥挥手,大声说过再见,火烧股一样蹿上公车。

  星期天上午九点半的公车里人不多,辛未坐到最后一排的窗口,把书包抱在腿上,拿出手机来先关机再说。她十分警惕地回头侦察了两站路,确定郑铎的车没有跟过来,这才松了口气。

  离吃中饭的时间还早,离吃晚饭的时间更早,离吃完晚饭的时间…她苦笑着又推了推眼镜,还得在外头再闲晃上十二个小时左右才行。

  她穿着校服,钱包里只有几十块钱,真不知道要干点儿什么才好。一趟48路坐到底,终点站下车再上车,晃晃悠悠坐到另一头的底站。

  如此这般倒腾着坐了两个来回,然后找间肯德基,吃完一只汉堡,从书包里拿出书和笔记本摊开,趴在上头睡觉。

  久经考验的高三学生通常都已经练就了趴着都能睡着的本领,辛未找的是单人座位,又缩在角落里,两个小时一觉睡醒,活动活动被麻的胳臂,洗把脸,对着墙开始发呆。

  辛未心里有时候也愁的,眼看着离高考还剩下两个月时间了,可就她这个一穷二白的学习成绩,考什么样的学校都没戏。

  考不上,就没学上,就得找工作,高中文凭能找着什么样的工作?刷碗洗盘子好象太辛苦,到超市收银估计人家不要她,当保姆更没戏,卖艺没有艺,卖身没有身…下意识哆嗦了一下,辛未长长叹口气,唉,要是天上突然掉一大笔钱砸她脑袋上就好了!

  心里抱着这个闪光的期望,在外头晃了一整天,很迟了才晃回家的辛未同学,拿着两块钱钢鏰在小区门口买了一注体育彩票。

  她耷拉着脑袋拖着腿,一边端详手里的彩票一边往小区里走。七位数,随机号,万一中了就是五百万。

  如果真中了,这五百万她要怎么花啊!别的不说,第一件事就是赶紧离开宁城,去什么地方都好,再也不回来了,永远不回来!

  这是个老小区,没有物业管理,一到晚上路边停的全是车。辛未抬起头向自己要回去的那个地方望一眼,明亮的灯光反而让她停下了脚步,拿手机想看时间,才想起来已经关机一天了。

  她犹豫着,没有开机,又把手机回书包里,沿着道路走到小区里的儿童乐园,坐在孤零零的秋千上。一边有几个孩子在无忧无虑地玩着笑着,还有几个家长站在一起交流育儿经验。

  辛未用脚使劲蹬地,百无聊赖地前后晃,越晃越高,嘴里有一句没一句地哼哼:“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卖身不是你想卖,想卖就能卖…”

  一只大手猛地抓住一侧晃悠的铁链,辛未哎哟一声大叫差点从秋千上甩出去,瞪大眼睛刚想开骂,回头一看见郑铎的瘟神脸,叫声愣又给回肚子里。

  她惊魂未定地站好,捡起地下的书包,气:“你你你…你要摔死我啊!”郑铎身上还是白天看到时的军装,不过帽子摘了,辛未朝他左边额角上看看,晚上太黑,看不见那里的一道伤疤。

  她咽口唾沫,抓紧书包带子:“你到这儿来,有事吗?”郑铎朝辛未走近一步,居高临下看着她:“这么晚怎么还不回家?”

  “什么叫…还不啊…”辛未心虚地笑笑“晚上复习累了,出来转转都不行吗。”

  郑铎点点头:“我在楼下等了八个小时。”辛未脸上猛热又猛冷,思忖半天找不到应对的招儿,堆出个假笑来支支吾吾地说道:“八个小时…那什么,真厉害…都,都不用上厕所的吗…”老式小区,老式楼道。辛未的左手手腕被郑铎牢牢抓着,象拽着只猴一样拽上了五楼。

  502的房门关着,不过老房子隔音效果差,里头的笑声很清晰。郑铎忍住怒火按响门铃,可能电池的电量不够了,门铃发出的微小响声没能打扰屋子里正开心交谈着的人们。

  辛未瞅瞅郑铎的样子,赶紧从他身边挤过去,用力往门上拍了几下。又一阵欢笑恰好盖过了辛未拍门的声音,等了好一会儿,还是没人来开门。

  郑铎象是明白过来什么,沉声说道:“你钥匙呢?拿钥匙开门!”辛未伸长脖子咽口唾沫,她到堂伯家住了大半年,堂婶一直就没给过她钥匙。

  一开始是推拖,到后来辛未也明白了,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外人,有了钥匙,别人都不在的时候她一个人回来了,多少有点让人不放心不是。

  所以她从来没提过要钥匙的事,反正高三课多,起早归晚的,一般她也用不着钥匙。“钥匙…丢了,不小心…”辛未咧嘴笑笑“还没来得及配…”

  郑铎盯着辛未看了看,突然狠狠一脚踹在了502紧闭着的房门上,咣当一声巨响,一扇虽说质量比较差但毕竟是防盗门的防盗门应声而开。

  辛未吓得一哆嗦,下意识想转身逃开,但是手腕还在郑铎手里攥着,她白着脸,看着他的视线里是惊惧。

  这样惧怕的眼神无疑是往郑铎的怒火上又浇了一桶油,他用力一扯辛未的胳臂,拖着她大步走进被踢开的防盗门里。

  一屋子人全都吓了一跳,面色各异地看着突然被踹开的房门和出现在门口的这两个人。

  郑铎身上的军装让准备防贼的男人们都愣住了,堂伯心里更是一格登,白着脸上去,愠怒地说道:“小郑!你这是干什么!”

  郑铎本来个子就高,杆又站得笔直,竖在低矮的老房子里好象头顶马上就要碰到屋顶,他抿一抿边两道法令纹淡淡地浮现:“辛志文,我把辛未交给你,你就这样对她。”

  辛志文一愣:“我,我怎么对她了?”“我说过,辛未要是受一丁点委屈,我绝饶不了你,你是不是以为我现在不在宁城,就不知道你都做了些什么?”

  辛志文心里小鼓敲,硬着头皮说道:“你这话说的,辛未住在我家,我什么时候让她受过委屈,你可不能这么编派我!”

  堂婶强笑着走到丈夫身边:“是啊是啊,我们都是一家人,委屈谁也不能委屈未未啊!”“一家人。”郑铎冷笑“我给未未准备的房子,现在成了你儿子的新房,一家人就是这么当的么?”

  辛志文噎住,堂婶当着一屋子客人的面,脸也刷地一下红了,夫俩看看郑铎,再看看辛未,无言以对。

  辛未试着把手从郑铎手里出来,他带着怒意收紧五指,她只能干笑:“伯伯婶婶对我特别好,那房子是,是我让堂哥去住的…那里离学校太远,这儿近,上学方,方便…”

  堂婶的声音立刻提高两个八度:“是啊,是未未的主意,你看这么懂事的好孩子,我们怎么可能…”

  郑铎森冷的一瞥打断了堂婶的话,屋子里的客人都看着这个高大愤怒的军人,不明就里,也不太敢主动出声。

  郑铎手上加力,握得辛未手腕很疼,他侧过头盯着她,沉声训斥:“没出息的东西,你还帮他们说话。”

  辛未弯起角生硬地笑道:“我没有…他们真的对我很好…”郑铎深深呼吸,宽阔的膛起伏:“收拾东西,跟我走。”

  辛未抬起双眼,隔着眼镜看向郑铎,咬紧牙关也忍不住的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不过她到底还是把眼泪又给憋了回去,继续在脸上堆出别扭无奈的笑容:“我我我…我不想走…”

  “我再说一遍,收拾东西去。”“我不,我…要高考了,换地方,影响学习…”

  这是辛未第一次连续两次拒绝他,郑铎有些意外,但是看着她渐渐失去血的嘴,握着她手腕的力气忍不住小了一些:“怎么,你也学会不听我话了,嗯?”

  辛未死命把手回来,握着被攥疼的地方,求助般看了堂伯一眼:“没有,真的要高考了!这儿好的,我喜欢住在这儿,你别…再为我的事费心了,好吗?那什么,你们聊,我回房看书了。”

  她说着,闷头就往自己的房间冲去。

  “辛未!”郑铎的一声断喝象锤子一样把辛未钉在了房间门口,她没有转身,他也没有走过来,只是用依稀有些不敢置信的声音对她说道“你是在说,不想让我再管你了,是不是?”

  辛未的板直不起来:“我,我都这么大了,你又忙的…”

  郑铎的眉梢猛地一扬:“你这是在怨我?”辛未无奈地转过身来,壮起胆子直视他:“没有!我就是不想走,你别我了,算我求你行吗?”

  堂伯紧张地看着郑铎的脸,他知道这位祖宗是枝一点就着的炮仗,可今天辛未这是怎么了,说着说着怎么说出这么重的话,万一把郑铎惹了那可就麻烦了。

  辛未话说出口也立刻后悔,怯怯地看着郑铎,向后退一步,背紧靠在房门上。郑铎就象今天上午在马路上那样,盯着辛未看了很久,房顶的光灯下,他的神情让辛未有些看不懂。

  不过他没有再多说一个字,只是朝辛未点点头,转过身一语不发地走出了502的大门。屋子里的人这才开始又惊又怒地议论起来,辛未看着敞开的大门,转身躲回房间里,把门反锁了起来。

  郑铎坐进车里用力关上车门,袅袅余音中他狠狠地往方向盘上拍了一下,气得嘴里发苦。

  摸烟点上,发动汽车飞快驶离这个让人气恼的地方,挂着军牌的车在马路上横冲直撞,象一头蓄势太猛停不下来的野兽。

  一路冲出市区驶进东郊一处部队驻地的大院。大院里道路整齐洁净,高大壮的法桐树士兵一样排列在路两旁。郑铎的车沿着笔记的路左折右转,停在大院西南角一座有了些年头的三层青砖楼前。

  四月的天气里,爬山虎密密地爬了青砖楼东侧的墙壁,郑铎叼着烟从车里下来,军帽用一只胳臂夹着,大步向楼里走去。

  正好有几个人从楼里走出来,四五个肩膀上扛着校官肩章的军官有说有笑地簇拥着一个年轻上尉。

  郑铎垂头生着闷气,听见有人跟他打招呼,他不怎么乐意搭理地抬头看看这群人,目光直直地停在了那名上尉的脸上。

  一边有人笑着说:“小郑小乐,你们俩认识啊。”乐宁生笑得很礼貌:“我们在一个大院长大的,郑铎,好久不见了。”

  郑铎用力一口烟,把烟头扔在地下,脚尖踩住碾了碾,再长长地把烟柱吐出来。他一步一步走到乐宁生面前,突然笑出了声,笑音未落,压抑了一整晚的怒火终于在乐宁生的笑脸前爆发了出来。

  领导们来不及阻拦,眼睁睁看着郑铎毫不惜力的一拳打在乐宁生左下巴上,硬是把一个高高大大的壮小伙子打得向后仰倒,重重摔在水磨石地面上。

  这俩都是有来头的人,论官职在场哪个人都比他们大,但是眼前的局面有些诡异,没有人愿意莫名其妙地掺和进两位公子哥的恩怨里。

  所以郑铎仍然端正地站着,冷冷地看着手撑地慢慢坐起来的乐宁生。乐宁生用手背在已经没什么知觉的嘴角上按一按,不意外地看见了血迹,他试着活动一下下巴,抬起头,脸上的笑意未减:“老郑,三年不见,拳头没有以前硬了。”

  郑铎抿紧嘴,别开脸迈开步,绕过地下的乐宁生向楼里走去。乐宁生爬起来,盯着他的背影,笑着,但是笑得有些费力:“她好不好?”

  郑铎脚步不停,乐宁生咬咬牙,笑意彻底消失,声音也一瞬间低沉了很多:“她很好,是不是…”

  长长的走廊中央,一身戎装的年轻军人在昏黄灯光下站定。郑铎回过头,五官峭厉眼神冰冷:“姓乐的,你要是敢去扰她,我死你!” Www.DaGeXS.cOM
上一章   那里只有风吹过   下一章 ( → )
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免费为用户更新作者夜遥精心创作的小说那里只有风吹过未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提供那里只有风吹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完全免费无须注册,页面没有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