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哀轮独渡的小说泻簬天肌未删节完整版
大哥小说网
大哥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大哥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泻簬天肌  作者:哀轮独渡 书号:50298  时间:2020-6-24  字数:10734 
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时间(结局篇)    下一章 ( 没有了 )
此次地球勘探任务损失惨重,三百个壮汉中只有韩烈上将一人活着回到了火星。

  火星高层对此很是不,然而在拿到了勘探成果和所有资料之后,长老院全数改变了看法。

  此次获得的资料以及知识之庞大,前所未有。大量的历史文化以及科技资料被补全,其效用如同一场猛烈的文艺复兴一般,让火星的各行各业在几个月内飞速发展,又创新高。

  不仅如此,地球现今的环境状态的资料也得到了补全,从空气土壤和水源质量到变异生命体,这些知识为今后的地球勘探乃至于跨行星勘探都有重大的影响。

  韩烈上将在回到火星后三个月,正是被提拔进长老院,加入了火星最高管理层。

  周围的人发现他有些变了,但是具体却说不出在什么地方。他的决策依然果断而敏锐,计划依旧十分稠密,但是神情中却时不时出现一些恍惚,这是以前从不会出现的画面。

  韩烈长老在一年后提议重返地球进行进一步勘探,然而这个建议被其他长老驳回:此次勘探获得的大量资料都还没有被完全消化,下一次的勘探至少也应该在好几年之后。

  韩烈没有放弃,每隔一阵子就重新提出回返地球的计划。他提出,沿途遇到的各种生物都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值得被带回火星进行研究。

  考虑到生化感染和生存环境的问题,他提议在荒无人烟的火星新区建立地球生物研究专区,使用最高级的科技重建地球的生态环境,并且强制隔离任何生化漏的可能。

  这个专区的建设有助于火星的就业率以及民众的普遍积极,适时开放有限的参观更是有助于平缓人们对于母星的好奇。

  终于,三年之后,又一个地球勘探队成立了。这一次的任务,三千个改造后的壮汉将固定前往上一次任务经过的重要地区,有目的地捕获特定的生命体。

  宇文术在上一次的勘探中获得了能让支弹药顺利在地球的大气层中工作的资料,这项发现使得新一次的勘探队伍战斗力大幅度提高。

  韩烈长老自己直接前往了巴黎,参入了狼人的捕获行动。抓获的每一只狼人他都亲自审视,似乎想要找到一些什么。然而基因测试的结果证明,变异同化成为狼人的过程中,作为人类的基因组合已经被完全打,也就是说,本体已经不复存在。

  这次的勘探行动大获成功,然而韩烈在回到火星的三年之后,协助建立了地球生物研究专区以后,向长老院提出了辞呈。

  他加入了麒麟集团,继承了宇文术首席顾问的位置,投入进了人体复制的研究。

  要说他爲什么退出一辈子为之奋斗的官僚生涯,也许是因为早在多年前从地球回来的时候开始,他的目的早就不一样了。

  又或许是发现了什么阴暗的难以接受的秘密。辐所导致的变异,很少会刚好结合两种生物的特征构造成新的生命体。

  半狼半人,或是半人半马,这些形态被自然变异出现的可能微乎及微。

  越是仔细的研究,韩烈便越是心寒,因为这些变异的生物其实在大灾难发生之前便已经存在…只不过,以前他们存在于秘密的研究所内部。

  将人类强行和其他生物链接融合,这种非人道的生化试验,自然不能被广大群众所知道。

  现在的火星正处于文艺复兴的时期,百年前的历史文化成爲了绝大部份人的精神寄托,无论从政治还是社会角度上这个秘密都要继续保守下去。

  可是,想到自己死去的一个个同伴,想到克里斯,韩烈最终还是接受不了。

  他确实变了,以前的自己不会这样想的。而现在,他只觉得很累,他需要好好休息,然后在另一个方向重新开始。

  毕竟,再怎么努力地冲撞,有些规则还是改变不了。毕竟,再怎么改变不了,有的事情还是难以接受。

  毕竟,再怎么难以接受,生命还是要继续。天肌番外篇…自娱自乐在地球生物研究专区的植被研究所,科学家们正在忙碌地准备新一天的研究工作。

  今天的研究课题是致幻草药,危险系数为中到高。根据多年前韩烈长老转述宇文术博士的描述,在地球中国洛的古墓中曾经多次出现此类草药,入肺中之后数名士兵迅速产生幻觉,以至于残忍地用各种手段自残,导致生殖器彻底断裂或爆炸,最终由于极度的痛苦而迅速毙命。

  根据研究,此类致幻草药除了强烈的致幻效果之外,还附加特级的亢奋作用,以至于受害者皆在幻觉当中首当其冲蹂躏自己的下体。

  据采样,所有受害者在生殖器断裂或爆炸之前都曾连续数次达到

  此次研究是此类致幻药草首次的人体试验,试验对象是两名体格A+级的在役士兵,两名士兵皆为改造型雄体,这个设定是为了模拟在洛古墓中受害者的经历。

  为了保护实验对象,他们的四肢都被注了强力麻醉剂,如此来防止他们用手或是脚对自己的生殖器进行自残。

  一般来说只用麻醉双手双臂便可以防止自残行为,但是此次的两名实验对象的生殖器过于肥大长,不仅双脚能够轻松接触到下体,甚至大腿用力也能伤害到尺寸惊人的丸,因此特别将他们的双腿双脚也进行麻醉。

  赫尔从容地掉了自己的军装,出了一身古铜色的壮硕肌。这个高大的中年壮汉话从来都不多,也丝毫不对自己任务之外的任何事情感兴趣,这次来参加实验纯粹是因为每年志愿者额度的需要。

  事实上他也不是很清楚今天的实验到底是要做什么,反正让他衣服他就,让他做什么他什么也不问就照做。

  要说有什么想法,赫尔只想快点解决掉这个实验,回去喝杯啤酒,睡上一觉。

  旁边的科学家指示他子,他亦是毫不迟疑地照做了。两腿之间那又长的具如同从牢笼中解放的巨蟒,猛地蹦了出来。

  接下来,他照着指示弯钻进了一个狭小的实验室。科学家示意让他将手脚伸出来打麻醉剂,他二话不说地照做了。

  狭小的实验室内的灯光很强,将一切都照得明明白白。赫尔知道,一群科学家正在隔壁的房间,透过整扇单面玻璃观察自己的一切反应。

  麻醉剂开始起效了,壮汉按照之前的指示背靠墙壁滑了下来,躺在了研究室的地板上。

  实验开始了,研究室的天花板上出现了一个,一股青烟从中被了出来。

  赫尔下意识地闻了一下,却是什么气味也没有。要不是盯着这个看着,还真察觉不出来。

  然而短短几秒的时间内,赫尔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开始产生了变化。他感到全身一片燥热,自己的呼吸逐渐浑浊,一阵口干舌燥。意识有些模糊,有一种不安的躁动在心口盘旋。

  他感觉到全身上下的血在逐渐沸腾,而最最炙热的血径直灌向了自己的大腿部。

  朦胧之间,赫尔睁开眼睛,看到自己那肥硕的巴已然完全充血,浑圆的头直指天花板。

  此刻这个壮汉的脑海中本应该出现各种疑问,甚至是羞心…他是知道的,隔壁好几个科学家正在专心致志地盯着他的每一个举动,此刻明目张胆的兴奋无疑被记录了下来。

  然而不止为何,赫尔忽然对此没有任何防备,应该说他完全不在乎。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眼前闪过一系列的画面:上个月在火车站的厕所猛力地用这大的巴将一个风的少妇得高迭起,少妇那对肥硕的子在极度的兴奋和猛力的摆动中好几次大股大股地汁。

  当少妇最终被他昏在了厕所地板上时,她的早已比刚生过连体婴儿的孕妇还要松弛得多,估计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这个货都只能用两升的汽水瓶来足自己。

  想到这里,赫尔的眼神已是极度靡,丝毫没有他刚进实验室时的那种悍神情。

  他气,嘴角地上扬着,马眼中一股股透明的粘稠径自顺着硕大的身滑下。

  看着自己引以为豪的巴兴奋得汁,赫尔那混乱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的画面:两周前,他把连长的老婆给到连续好几次失,这个全连的男人都上过的女人被自己大的巴干得翻着白眼全身搐,丑态百出。

  被尺寸惊人的彪形活活地出了来已经不是新鲜事,更加让赫尔得意的是,他的大得几乎撑爆了连长夫人的,巨大的压力隔着一层无情地迫着这个妇人的肠子,竟是将她的屎都给了出来!看着这个货一面声嘶力竭地叫着,一面被活活的屎其出,赫尔真是得意极了。

  他想,这货至少在最近几个月都不能再去偷男人了,也算是帮连长省了件事。

  想到这里,这个壮汉已是不能控制地留着口水,脸的无遗。

  思想更加浑浊,赫尔的思绪继续腾飞:上周,连长将他叫到了办公室,直接了当地问他,是不是几天前了连长的老婆。

  赫尔当时有些心慌,但是还是承认了。原本以为连长会震怒,然而没想到连长居然二话不说,猛地双膝跪地,双手抓住自己的身,接着如同饿虎扑食一般将自己的脸埋进了赫尔的下!没等赫尔反应过来,连长早已迅速地解开了这个壮汉的带,然后如痴如醉地一口将赫尔那肥硕的进了口中,一面低沉地呻着一面尽情地起来。

  那神情,简直比他那妇老婆还要更加放!可能是回家看到了老婆被得屎不省人事,也可能是发现了老婆的被永久地强行撑大了好几倍,反正连长被这了自己老婆的肥硕巨给完全住了,竟是花了好几天功夫竭尽全力地找到了巨的主人。

  赫尔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不仅连长夫人偷男人,连长自己也偷男人!于是他心念一转,兽大发,竟是直接扒下了连长的子,将这个的猛男在墙上,然后毫无怜惜地将连长得连续四次无间隔高

  据说,连长被活活至高叫声和眼被反复撕裂的惨叫声,隔着一个区都能听得见。

  想到了这里,赫尔再也无法自拔,他盯着自己晃动地着汁的头,这让他征服世界的具,得意之情在药草的催化下逐渐转化成了无与伦比的

  就是这巨型,所有人无论男女都得被它征服,都得跪在地上,都得翘着股求!这肥大可口的美味,自己的骄傲,自己的命,真他妈人啊!

  情熏心的壮汉无法动弹四肢,然而他此时的已经燃烧到了最高点,刻不容缓!他猛地将自己的了出来,那巨大的肥果真向前弹动,笔直撞在了赫尔那肥厚健壮的肌上。

  这个兽大发的壮汉抓住了机会,立刻用自己的脸颊夹住了自己的大头,将整固定在了自己的前。

  他开始朦胧着双眼,用自己的脸颊爱抚磨蹭着那具,不一会儿甚至用舌头开始贪婪地亲吻着那炽热,表情放至极。

  一时间,他甚至分不清楚自己是谁,自己到底是这傲人巨的拥有者,还是跪在地上舐着它的膜拜者。

  他只觉得,这大的肥是那么地人,那么地令人疯狂,那么地让他罢不能!

  美味,美味,美味,多汁,可口,美味,可口,可口,多汁,肥厚,肥厚,多汁,可口,可口,美味,美味…

  赫尔的脑海中重复浮现着这几个辞藻,他已经在药草的催化下,完完全全被自己的大肥住了。

  壮汉的喉咙中传出低频率的呻声,他已经完全无法再等,完全无法再压抑自己了。

  “我…我要…巴…我要你的巴…让我吃你的巴…”很难想象一个不久前还十分严肃冷漠的肌壮汉竟然如此地喃喃自语。

  他仿佛已经无法分辨什么是自己,什么是别人。他只能歇斯底里地扭动自己的身,然后如同饥渴的幼鸟一般试图在正确的位置找到食物。

  忽然一下,角度和方向被调整得正好。赫尔抓住机会,竟是张大了嘴巴,猛地一口向着自己的肥大了下去!他的头实在是太大,完全不能整个进嘴里,然而赫尔似乎已经很知足了,竟是分秒未等地大口起了自己的头!

  他忘情地用舌头挑逗着自己的马眼,大量的唾沫更是顺着嘴角下,滑过那健壮厚实的大肌。

  那颗硕大的头让他几乎要窒息,眼泪从朦胧的双眼中下,然而这个壮汉显然没有任何停止的意思,反而一面流泪一面更加疯狂地将那惊人的具往自己喉咙深处去。

  猛烈的噬动作最终起了效果…只听清脆的“咔嚓。”一声,壮汉的下巴竟被自己的大巴活生生给撑得臼!然而赫尔似乎丝毫也没有意识到疼痛,只是更加努力地摆动起了

  下巴臼之后,壮汉继续猛力地将那庞然巨向着自己的喉咙深处捅了四五下,终于在最后一次伴随着“咕隆。”一声,那颗肥大的头竟是硬生生被进了他的喉咙里!顿时,肌壮汉的脖子似乎了一圈。

  如此的体味,如此奇异的感官,终于让壮汉达到了临界点:只见赫尔原本离的双眼猛地瞪圆,被死死堵住的喉咙中传来一阵低沉却忘情的哼唧声,紧接着这个壮汉的身躯竟是不受控制地抖动了起来,那两块肥厚的大肌上下跳动。

  一秒不到的时间内,忽然随着“砰。”地一声,大量白花花的竟是从赫尔的嘴隙间爆而出!大股大股的腥浓直接涌进壮汉的喉咙,他只能大口大口地咽着,将自己的雄华大量地回收进了自己的食道。

  大口的动作挤着深埋在赫尔喉咙里的硕大头,时的头本身就特别感,怎能经得起如此的全方位按摩?

  再加上药草的功效,这个食着自己巴的壮汉第一波的高还没完全结束,竟然又开始了第二波高!大量的雄浆一次又一次灌进了壮汉的喉咙中,或是从他的嘴出来,溅了那一身发达雄壮的肌。然而这还不是全部。肥大的头堵在了喉咙深处,再加上连续不断的,很快竟然让这个壮汉开始缺氧,甚至开始窒息。

  而无意间的窒息爱竟是让赫尔的感度再次提高,在模糊的意识以及死的极乐世界中第三次高

  此时,透过单面玻璃窗观察的科学家们意识到了实验的危险:就算臼的下巴可以不用立刻管,再这样下去这个壮汉就算不被自己的肥大头给窒息,也会被自己源源不断的给呛死!当下,他们做出了决定,按下了停止实验的按钮。

  赫尔被抬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不省人事了。休息了好几天之后,回想起这次实验的过程,这个壮汉简直是无地自容。

  然而翁失马焉知非福,好几个月后,当连长和连长夫人邀赫尔去和他们三人合的时候,赫尔兴致一来,在这对面前表演了一次食自己肥硕大的画面,看得这对夫火焚身。

  从此,他们调情的表演中又多出一个固定演出。一个高大健壮的年轻猛男来到了实验室,不用多说,便从容地将自己的衣全部褪下。

  金发碧眼,俊脸上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坏笑,全身多汁的肌有着年轻人特有的光泽,而下体魁梧的器更是锦上添花。

  这个猛男是力与美的结合,如同阿波罗一般令人向往。他叫比利,是此次试验的第二个志愿者。

  比利来参加这次实验的理由,和赫尔可以说是大相径庭。事实上,这个年轻猛男有着非常强烈的,也丝毫不会对此有任何保留,新听到的各种玩法他二话不说就会去试。

  有着如此脸蛋和身材,在配上一副巨大尺寸的器,他想要谁是没有人能拒绝的。

  正因如此,才二十岁,这家伙的经验已经比大多数人一辈子都多了。

  悬崖上做,公共汽车上媾,在漆黑的屋子里和二十多个男男女女超过十小时的爱马拉松,过大麻之后将云里雾里的同伴们一一个遍,只要能够想到的玩法他都玩过了。

  这一次得知了这个实验的目的,其他人可能会觉得危险,而他从第一秒开始便是蠢蠢动。

  无论正式的名称是什么,对他而言,这次测试的草药就是强力药,能够让人得将自己的巴连扯下来。

  这么给力的药,他是绝对不可以错过的,机会不可多得啊。四肢被打了麻醉剂之后,比利从容地钻进了狭小的实验室。和赫尔不同,他可是将实验步骤从头到尾仔细读了个遍…他是来玩的,要玩得享受嘛,规则自然是要先看的。

  实验开始了,比利心都是期待。光是想到自己一会儿可能可以到连续,比利就感觉心跳加速了。

  他甚至等不及自己的身体对药草产生反应,已经想要去碰触自己的下体了。

  但是这时他遇到一个问题:之前没考虑到,但是四肢都被麻醉之后,连调整一下巴和卵蛋的位置都做不到,更何况主动刺一下自己?比利脑筋一转,忽然想到一个方法。

  由于他是单膝跪地钻进实验室的,这个姿势给了他一些优势。他开始扭动起了身躯,下那条肥硕的大和两颗硕大的丸如同悬挂物般地在空中晃动。

  终于,他算好了角度轻轻向下坐去,与此同时算好了时机猛地加紧了发达的双,竟是顺利地用两块夹住了自己那还没完全充血的大,并且将自己那副器按在了地板上…很明显,这家伙准备一会儿靠着摆动部的力量和地板的摩擦来让自己爽快地

  如此主动的表现,让玻璃窗另一面的科学家们也有些诧异,难道是药草提前起效了?就算提前起效了,也不应该是如此理智的反应啊?

  高亢的年轻猛男也没有多等,一旦调好了位置之后,他开始缓缓动起了自己的部,导致那又肥的巴在地板上被挤摩擦了起来。

  算是试玩吧,但是就算是试玩,下体愉悦的感触依然让比利轻呼出声,俊脸上更是出了足的笑。

  然而,这家伙毕竟太年轻,有些细节并没考虑到。火焚身的少年人,还是容易做事太急。药草的效果在这个时候开始起效了,来得十分突然。

  比利忽然感觉到自己全身燥热了起来,血似乎也更加滚烫。他发现自己的头脑开始有些模糊,但是最重要的是,他感觉到自己的那条大巴正在迅速地充血。

  忽然,他感到一个滚烫而柔软的巨大物体抵住了他的门,并且这个物体在以很快的速度向前延伸!比利大吃一惊,但是模糊的思想居然反应不过来,一时间他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办。

  这个巨大的物体迅速地向着比利的门内部延伸,很快竟然就将他的外围给撑了开来!年轻的猛男不轻呼出声,要知道,他的可还是处子之地啊!

  此刻双间的压力已经让他感到十分的不适。到底是什么东西呢?难道这也是药草效果的一部份?

  但是这个巨大的物体竟然依然在变大!几秒过后,这个物体已经打通了他的门,竟是钻进了他的体内!更要命的是,这个物体的直径也在迅速增长,比利此时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被撑得几崩裂!他不瞪大了眼睛惊呼出声!

  年轻猛男的惊呼声很快变成了惨叫声,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眼几乎要被扯成两瓣!猛地一下,他忽然震惊地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刚才将自己的大巴夹在了双中间,居然没有想到,被药物发而充血的大在这个位置上竟然直接朝着自己的眼钻了进去!

  比利立刻赶到心中一阵发怵:他可从来没被任何人玩过眼啊,更何况是自己这超大尺寸的巨门会被玩烂的!

  “喂…喂!快停下来!快停下来啊!…好痛!啊啊啊!快停下来啊!门…门要炸啦!”

  年轻的猛男终于被自己不断充血的具给得大声求饶!手脚都无法动,他现在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啊啊啊啊啊!我…我的眼!眼…眼要爆了啊!快停下来啊!”随着那具继续充血,年轻猛男那不经人事的已然被撑到了极限,比利的脑海中除了疼痛以外一片空白,全身的都开始搐。

  “哇啊啊啊…求求你们…我不行了…我的股…要坏了啊!眼要被撕烂了啊!救命啊!”求救声很快变成了惨叫声,疼痛让比利的俊脸搐变形,眼泪翻涌出了眼眶…他自己那充血的巨已经确确实实地撕裂了他的括约肌!

  “救命…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爆了,要爆了,爆了啊!”口水不受控制地从痛不生的肌少年嘴边下,极度的痛苦夹杂着药草的效果,一切如同一场噩梦,比利宛如活生生掉进了地狱。

  “哇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玻璃窗外面的科学家们观察到了一个神奇的转变。在极端的痛苦以及催情药草的共同作用下,被自己的大烂了眼的肌猛男终于到了精神全面瓦解崩溃的临界点!只见他的瞳孔迅速放大,眼珠漫无目的地快速晃动,嘴角居然开始上翘,竟是显出一幅痴狂,骇人,又极度神经质的景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眼泪和口水依然不受控制地从比利的俊脸上滑下,嘴角和脸部肌神经质地动着,然而肌少年的表情却是更加疯狂可怕。

  科学家们知道,这个可怜的猛男竟然被自己的具给玩坏了。但是科学家们还是没能想到接下来的这一幕。

  只见比利忽然猛力动起身躯,似乎在调整位置,直到他那两颗肥硕的大卵蛋被晃动到了的附近。

  紧接着,这个已然接近疯狂的肌猛男居然忽然朝地板坐了下去!科学家们惊呼出声,好几个科学家立刻考虑停止实验…这家伙,以全身重量在自己的卵蛋上,恐怕是要将那两颗肥卵得爆裂开来!

  然而比利却似乎丝毫都没有感觉的卵蛋几炸裂的疼痛…进入了如此崩坏的状态之后,他可能任何的疼痛都感觉不到了…他竟然一次不成,连续不断地继续重复同样的动作,科学家们甚至来不及解码停止实验!眼看实验室就要被这个肌猛男四溅的卵浆给染

  就在科学家们开始惊慌的时候,忽然,只听“噗,噗。”两声,令人咋舌的事情发生了:比利那一对肥卵,竟是硬生生地被他用如此残忍的手段活活挤进了那彻底变形的眼里!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死他…死他…死他呀!”比利已经完全语无伦次了,他的面部表情越来越可怖,下体那一副巨大的器竟然整幅被进了被撕裂的里。整幅画面越发地诡异。

  “好…真他妈…爆掉吧…爆掉吧爆掉吧爆掉吧全部爆掉吧!”

  肌猛男此时又有了新的花招,他将自己的部贴住了地板,然后开始高平率地前后晃动了起来…竟是用这种方法才真正意义上自己干起了自己!那大肥厚的巨迅速地起了抱紧折磨的,而两颗大卵蛋更是在他自己的体内不断挤着彼此,挤着那肥硕大,更是将肠壁的皱褶都撑成了平壁!这无情的高速很快便将他自己的一截肠子给扯了出来,鲜红的肠如同香肠皮一般包裹着一截大巴。

  由于过度的拉扯和撑大,包裹着大的这段肠居然薄到半透明!科学家们正看得膛目结舌,忽然,比利那壮的身躯开始剧烈震动了起来。

  “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爆…爆…爆了啊!”随着这个崩坏了的猛男凄厉又的惨叫声,大股大股粘稠的白色或是从肠隙中如同高水柱般绷了出来,或是如同泉水般大量地淌到了地上,形成了一个个腥香的湖泊。

  这个想要需求刺的肌壮汉,果真被自己给到了浆。然而,1分钟过去了,5分钟过去了,10分钟过去了,比利肌壮的身躯居然还在猛烈颤抖。

  他声嘶力竭的嘶喊声已经开始沙哑,表情在疯狂之外更多了一层恍惚,眼珠无节奏地在瞪大的眼眶中快速晃动着。

  科学家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确定现在是什么情况。终于,30分钟之后,一切疑惑的答案揭晓了。此时的比利虽然神情依旧疯狂,两眼却明显地无神无主。

  他的全身还在搐,但是两块肥厚硕大的肌几乎已经是在筋了。就在这时,大量的白色粘稠体忽然从这个肌猛男的嘴中涌了出来,滑过他硕大的肌,沾了这经折磨的极品体。

  此时,科学家们才恍然大悟:如此硕大的在未经人事的里面,刺本身就相当大了。

  两颗硕大的丸也被同时进了,除了让那巴加倍被挤之外,卵蛋本身也被大力地持续挤着。

  更何况,如此巨大的整幅器被进了眼,对于前列腺的刺将是超乎想象地强。

  具高加上前列腺高,再加上卵蛋被如同挤牛一般强行榨取,可怜的比利竟然在30分钟内持续不断地大量,以至于整个消化系统从肠子到食道都被自己的了!要不是直接已经从嘴巴里漫了出来,天知道这家伙还得连续高多久!

  恍然大悟之后,科学家们立刻停止了实验,将已经完全崩坏的肌猛男拖了出来。

  一位科学家小心翼翼地将比利的大和肥卵从他的眼中了出来…随着这整坨巨大的离了比利的肠道,大量白花花的如同奔腾的河一般从年轻猛男松弛变形的眼中涌了出来,沾了研究所的地板。

  比利在接下来的好几周之内都在医院养伤。括约肌被撕碎需要懂手术,丸被打次大力击撞需要恢复,而连续超强度的更是让这个年轻猛男元气大伤。

  然而,在慢慢缓过神来之后,比利对于这次的经验很是着。多方位被自己干到持续的感觉简直太美妙了,他是越想越着。与其说是药草的作用,还不如说药草让他学会了一个非常愉悦的技巧。

  从此以后,军营的宿舍里面,总是有很多人在三楼左手第二件房屋外面围观,血气方刚的壮汉们都气从门里偷窥一个肌猛男的日常表演:将自己整幅进自己的,最后持续半小时的连续高的表演。

  【全书完】
上一章   泻簬天肌   下一章 ( 没有了 )
街霸同人女憼陋俗下的贡品龙舞剑法调教傲世女神我不是狐狸精武二的玫瑰勾引你为了爱你我们陀罗动心蒾乱情慾
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免费为用户更新作者哀轮独渡精心创作的小说泻簬天肌未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提供泻簬天肌最新章节第三十四章时间结局篇在线阅读,小说完全免费无须注册,页面没有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