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天堂男哏的小说郝叔和他的女人未删节完整版
大哥小说网
大哥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大哥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郝叔和他的女人  作者:天堂男哏 书号:50087  时间:2020-5-21  字数:6530 
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煎熬(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毫无疑问,上述九道标准,母亲和子吻合得天衣无。除此外,她俩更兼兰心蕙质,温婉恭良,相夫教子,贤淑得体。

  似这般极品女人,不要说二者俱得,哪怕多看一眼,便能让你三年不识愁滋味。

  然而,如此高难度一件事,令天下多少男子畏步不前,却被郝江化歪打正着。

  他一朝鲤鱼跃龙门,翻身农奴把歌唱,逆袭成功。不仅完全彻底占有母亲和子的美妙身体,而且某种程度上,牢牢掌控着她俩的内心世界。

  如不然,母亲此行主要目的,就不会是劝我本着“以和为贵”的原则,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如不然,她就不会苦口婆心劝我不要离婚,不要让这件事传到岳父岳母耳朵里。

  如不然,她就不会说“人非完人,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之类话,提醒我有没有做过对不起子的事。

  把我拉进书房,母亲长叹一声,语重心长地说:“妈没管住你郝叔叔,以至于出了这等事,实在内心有愧啊。既愧对京京你,也愧对轩宇,更愧对左家列祖列宗。然事已至此,家丑不可外扬,好儿子,你听妈妈一句劝,行不行?”话到这里,母亲挤出两滴热泪,不胜伤感。

  “知子莫若母,妈妈心里明白,你说离婚,不过是句气话而已。你跟颖颖一路走过来,妈妈看着你俩从相识、相爱、相恋,到订婚、结婚、生子,彼此心里面永远装着对方,岂能说离就离?退一万步讲,离婚后两个孩子怎么办?不管法院把孩子判给谁,于他俩而言,都是一种心灵伤害。

  你岳父的脾,想必心知肚明。上一次流言蜚语,几乎把他气倒。

  如今,要是被他知道真相,杀了老郝事小,把他自个身子骨气坏事大。

  孰轻孰重,你好好掂量掂量。妈一番肺腑之言,全为儿子好!”稍许停顿,母亲握住我的手,苦口婆心道:“人非完人,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何况这件事,错在你郝叔叔,他不该趁颖颖醉酒胡来。说白了,这件事上,颖颖也是受害者,她心里比你还苦。

  夫之道,重在宽容、理解、包涵,双方谁都不能百分之百保证,自己没有做过出格之事。

  今天,你揪住颖颖的错误,便要大闹离婚。明儿,要是颖颖查出你的错误,是不是也要不依不饶呢?你听妈妈的话,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夫和好,恩爱如初,一家四口甜甜蜜过日子。

  至于你郝叔叔,妈回到家,一定好好管教,用鞭子烂他手脚,看他还敢不敢撒野。

  也请你看在他跟妈夫一场份上,看在你四个同母异父弟弟妹妹面子上,姑且放他一马。

  妈向你保证,类似事件今后如若再发生,一定大义灭亲,把他绳之以法。”有关母亲此番促膝长谈,我三缄其口,即没答应,也没否定。

  不过,从字里行间推敲,母亲似乎隐我不可告人之事。这样一来,我内心不觉惶恐,唯恐母亲真有所指。

  一时间,竟然惴惴不安,觉得没脸面对子,更没脸面对母亲。康姆提起此事,说来话长,发生在子借口杭州出差幽会郝江化之后。

  某天晚上,我在一家酒吧喝得烂醉如泥,恰巧碰见徐琳。只见她酥拔,亭亭玉立,穿衣打扮与母亲无二,越看越叫我着

  于是乎,鬼使神差,我们手牵手离开酒吧,然后直奔酒店,彻夜

  那天晚上,我稀里煳涂,也不知道干了徐琳多少次。只模煳记得,我把从子处憋着的火,悉数倾泻到徐琳身上。

  我俩拼命地干,累了就休息一会儿,然后继续干,直至鸣报晓,双方沉沉睡去。

  醒来才发现,单被子已全部透,上面布。事后,我很愧疚,陷入深深自责中。

  徐琳是母亲的闺蜜,是看着自己一点一滴成长的长辈。以我们两家的情和关系,可以说,差不多相当于我亲姨妈。

  现如今,我却畜生不如,把她给玷污了。想来,我哪有脸面对父母,哪有脸面对子,更没脸面对她的和她的家人。

  不过,徐琳似乎一点都不觉得难为情,反而安慰我放宽心。她信奉的口头禅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肥水不外人田”总以调侃地口吻,笑嘻嘻地凑到我耳朵边说“京京,你非常捧,徐姨很喜欢”然后当着衆人面,轻佻地抓一把我股。

  每当此时,我都面红耳燥,心儿“噗通噗通”直跳,生怕母亲和子发现秘密。

  而每每羞涩过后,不住徐琳纯惑,我都会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于是乎,正应了古人那句“一不过三”之语,我第二次、第三次爬上徐琳的

  截止目前为止,我和徐琳一共做过三次。除酒店那次外,一次在车上,一次在她家。

  其中,在徐琳家那次,显得尤为刺。之所以觉着特别刺,是因为在她时,俩人刚好面向她跟丈夫的婚纱照。

  更特别还在后面,到快高时,她小儿子打电话来问安。只见她一边耸动大白合我,一边极力让自己保持平静语气,慈母般跟儿子说着嘘寒问暖的话。

  这种视觉上巨大反差,带来强烈感官冲击,于是乎,一个可怕的魔鬼瞬间蹦出地狱。

  于是乎,这一瞬间,我明白为何大凡男人都爱偷情道理。于是乎,我深深理解,为何那么多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乐此不疲去打破忌。

  于是乎,我好像懂得子深陷情不可自拔原因…

  谈完话,从书房出来,我长长了一口气。

  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帘看向天际,已然落霞黄昏,眷鸟归巢。禽犹如此,何况于人?不令我百感集,唏嘘不已。

  子忙碌地穿梭在厨房和餐厅之间,正在准备丰盛的晚餐。瞧她神色,竟然玉面含,端庄祥和,心中石头似乎早已落地。

  客厅沙发上,两个孩儿,一左一右傍在徐琳身边,教读一首《悯农》:锄禾当午,汗滴禾下土。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只听见朗朗中夹杂稚的读书声,声声入耳,催人奋进。

  宽敞明亮的房间,贤惠美丽的子,聪明上进的孩子,组合成一幅多么温馨感人的画面。

  谁忍心把它撕碎,那无异于失心疯。念及此,一滴晶莹的泪花,开始在我眼里闪烁。

  “京京,你上哪儿?”似乎觉察出我异样举动,徐琳离开沙发,边走边问。

  我快速抹去泪花,尽量平静地说:“没什么,我想一个人静静,去外面走走,不要管我…”子听到什么,匆匆走出厨房,柔声劝道:“老公,饭菜一会儿就好了。吃完饭,再出去吧。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陪着。”

  “不用,我现在不饿,你们自己吃吧,”我摇摇头。

  “爸爸,爸爸,爸爸…”静静跑过来,拉住我的手,撒娇道。

  “妈咪做的菜,可香可好吃。你陪、徐、妈咪、静静,以及弟弟一块儿吃吧。我们一家人一块儿吃饭,热热闹闹,和和美美,好不叫人开心啊。爸爸…你就答应静静吧,好不好?”

  我看过子小时候照片,静静长相随她,跟一个模板刻出来般,水灵可爱,活泼伶俐。

  尤其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充,好像会说话,让人一看就喜欢。

  “静静乖,爸爸有事离开,不能陪你和弟弟吃饭,”我半蹲下身,握住女儿一双小手,疼爱地说。

  “你和弟弟在家陪、徐、妈咪一起吃饭,好不好?爸爸出去会儿,忙完事便回来陪你们,好不好?”说完,我勉强一笑,摸摸女儿小脑瓜。

  她眨巴着大大的眼睛,把脑袋一歪,竖起小指头说:“爸爸拉鈎儿,要马上回家哦…”“当然,爸爸说到做到,”我伸出中指勾住女儿小指头“你和弟弟在家要乖,听妈咪的话,做乖巧懂事的好孩子。”

  “一言为定,不许食言,”静静兴高采烈地说。

  “谁食言谁是小狗,爸爸可不能做小狗狗呀…”哄完女儿,我抬头瞧一眼子。

  只见她紧咬嘴言又止样子,脸上表情尤为复杂。此时,母亲从书房款款行出,朗声道:“在家闷了一天,出去散散心也好。不过,听妈一句话,早点回家。我和颖颖,还有孩子们,在家等你。”

  “知道了,妈…”丢下这句话,我暗叹一声,径直开门而去。说什么散心,那不过借口,我只是不愿面对母亲和子而已。

  一个人胡乱驱车飚行几圈,不知不觉中,竟然来到父亲陵寝所在山脚下。

  正思虑是否停车,脑海里冒出一个念头,即我应该跟父亲说一些有关母亲的事。

  于是,我跳下车,怀着忐忑不安心情,沿蜿蜒的小径向山走去。弹指一挥间,十二年时光从眼角眉梢悄悄流逝。

  成长起少不更事的儿童,打磨出美人脸上的皱褶,也荒芜了陵寝中的白骨。

  父亲的坟寝,历经十二年风雨,在如血的黄昏里,映衬出一股荒凉而悲戚的色彩。

  正如我此刻的心情,苍茫无助,悲愤凄凉。给父亲斟白酒,敬上三支香,我泪洒滂沱道:“爸,孩儿想你了。今天到此,主要是想跟您聊聊妈妈的事,您在天有灵,请不要生气。您说过,妈妈是您此生唯一的爱人,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其实,在孩儿心田,妈妈同样圣洁伟大,芬芳美丽。她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女人,自小便是孩儿眼里真正的女神。

  孩儿跟您一样,爱妈妈、疼妈妈、尊敬妈妈,愿意为妈妈牺牲一切。可是,自从改嫁郝江化,受他影响,妈妈变化很大。

  为了郝江化,妈妈可以四处奔波,做牛做马,甚至不惜牺牲清白之躯,委身于自己所厌憎之人。

  现如今,儿子不过是妈妈六个孩子当中,一个不起眼孩儿而已。妈妈跟郝江化所生四个孩子,才是她宝贝当中的宝贝,念念不完,难舍难分。

  某些时候,在妈妈眼里,孩儿甚至不如她的继子…莫非,我们一家三口,那些先前的快乐幸福时光,妈妈都在演戏吗?还是说,在妈妈脑海里,原本那些美好回忆,早已被时光冲谈,味同嚼蜡?失去妈妈的爱,孩儿心有不甘啊…说真心话,孩儿好想杀掉郝江化,杀掉他的儿子郝小天,杀掉郝思高和郝思远…”

  ---

  似血夕阳渐渐沉入西山,夜悄悄降临。

  一阵山风吹过,草木潇潇作响,起我额前几缕发丝。

  “爸,思来想去,有一件事,孩儿必须告诉您。关于此事,孩儿一时也羞于啓齿,但不跟您讲,憋在心里很难受…”我咬住牙关,捏紧拳头。

  “这件事,有关妈妈声誉,孩儿也是听徐阿姨随口所说。虽没亲眼所见,但徐阿姨跟妈妈如同亲姐妹,想来不会假。

  刚听到此事,孩儿非常震惊,不相信…您知道么,在妈妈心田深处,早没了我们父子立足之地?为表达对新家的热爱,对第二任丈夫的忠贞,妈妈竟然听从郝江化建议,在她最私密…私密之处穿嵌了一个黄金戒指…听徐阿姨讲,这玫戒指,内环上不仅铭刻着郝江化姓名,还印有他叼着烟斗的头像。

  郝老狗如此作践妈妈,不等同于向外宣布,妈妈完全彻底成了他的一件私人物品吗?更可气可恨,妈妈居然同意郝老狗怪异要求,用此种方式庆贺郝老狗六十一岁大寿。

  一个高贵矜持的女人,要多么深爱自己的男人,才会答应他这般荒唐可笑要求。

  若妈妈心田还有我们父子,能不考虑我俩的感受吗?由此可见,今时今,早已非同往常。

  妈妈对我们父子的爱,已随轻烟,飘散到九霄云外,永远找不回来了。”我轻声哽咽起来,捂住脸继续说:“自跟从郝江化,妈妈不仅给他生儿育女,持家业,还为他的青云仕途铺平道路。

  甚者,妈妈还为郝老狗广纳天下绝,扩充后宫,供郝老狗乐。比方说,您所熟悉的岑青菁阿姨、徐琳阿姨以及岑阿姨的女儿筱薇,你不知道的王诗芸、何晓月、吴彤等人。

  她们一个个,都是万里挑一的大美女,平高傲冷,不拿正眼瞧天下男子,却心甘情愿沦为郝老狗下尤物,供他肆意狎玩。

  这一切一切,究竟为什么?难道那些平里端庄正经的良家女人,骨子深处,果真十足吗?比方说妈妈,在我们父子面前,永远保持着端庄矜持。

  可一见到郝江化,完全变了样,什么都敢玩,什么都愿试。有一句话说,道乃通往女人心底的便捷之所,控制一个女人的道,便能驾驭她全部身心。

  这句话,用在妈妈身上,果真合适吗?若说不合适,如何解释,妈妈自愿在女人最私密之处,镶嵌上印有郝老狗名字的金指环?如此这般,岂不等同于妈妈承认,她的私密之处,只归郝老狗一人所有吗?她心甘情愿成为郝老狗下一件高贵的私人玩物吗?

  唉…早知如此,您就不应该对妈妈那么温柔,处处尊敬她,事事迁就她…早知妈妈自甘下,您就应该鲁野蛮,您就应该多调教调教她。

  唉,如若这样,郝老狗便无机可乘,妈妈还是属于我们父子…当然,如若这样,您便不是您…”注视墓碑上父亲慈祥的面容,我暗叹一声,接着道:“爸,还有一件事,孩儿想跟您唠叨唠叨。知道孩儿为什么那么痛恨郝老狗,以至于起了杀他之心吗?那是因为,这条忘恩负义的老狗,竟然敢染指颖颖,玷污您冰清玉洁的儿媳妇。

  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世上没有一个大丈夫,允许其他男人染指自己恩爱有加的子,孩儿也是…然而,如果说郝老狗一厢情愿,单恋颖颖,还让孩儿心慰。可种种征兆显示,事情并非如此简单。从目前已掌握情况来看,颖颖与郝老狗之间乃通行为,而非受他威

  这简直比杀了孩儿,还让孩儿痛苦万分…您能告诉孩儿,该怎么办吗?孩儿想跟颖颖离婚,可妈妈不允许,岳父岳母也会跟着受煎熬,您的两个小孙子更会受到伤害。可是如若不离婚,被最爱最亲最信的人背叛,那份痛彻心扉的伤痕,孩儿何时能痊愈?”

  自揭伤疤,我一时心如痛绞,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在处理孩儿与颖颖的感情风波上,妈妈明里处处为孩儿着想,可谁知道她暗地里受了郝老狗什么指示。

  孩儿甚至怀疑,妈妈早知道颖颖红杏出墙,她们一起瞒着孩儿。如若不然,妈妈为什么刻意为郝老狗开罪责,一而再,再而三证明俩人之间清清白白?这样的事,哪怕发生在一个陌生人身上,都会叫人同情。

  可妈妈匪夷所思的行为,对孩儿完全没任何怜悯之心,真伤透了孩儿…”

  山峦下,稀稀落落几间农舍里,灯火昏黄。

  虫鸣声声,聒噪不停。骤然刮起一阵罡风,瞬间便噬那些含忧愤的控诉之词,直至飘向远方,了无踪影。

  我紧了紧单薄的夹克,向父亲寝陵一跪三叩首,道句:“爸,孩儿走了,清明再来祭拜您老。如若孩儿今后,做出对不起您和妈妈的事,还望您见谅。”然后把杯中烈酒一洒,毅然转身离去。

  最后这句话,自己为何会跟父亲说,我讲不清什么原因。只是隐隐感觉,我跟母亲之间,终有那么一天,会发生不幸之事。

  与其事发后,再向父亲忏悔。不如未雨绸缪,有言在先,以便他老人家作好心理准备。

  当然,往后事实证明,原来我预感那么准确。对于母亲,自己终究犯下弥天大罪,不可饶恕。

  尽管我心里清楚,那件事的发生,百分之八十以上符合母亲心愿。某种程度上,与其说自己强暴生母,不如说为修复我伤痕累累的灵魂,母亲主动委身于自己。

  以至多年后,我还能很真切地感受到,那天晚上母亲含情脉脉的眼神,似水柔情地爱抚。

  此外,还有她圆润拔,玉兔一样剧烈晃动的白皙大

  不过,从此开始,我愧为人子,内心受煎熬,再无脸面对母亲。

  (全书完)
上一章   郝叔和他的女人   下一章 ( 没有了 )
我成了老婆的绯月的游戏旅穿越到郝叔和淑娴嬉舂行赌注兽人之头等大催眠假戏真做之新滛母和滛姐白山
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免费为用户更新作者天堂男哏精心创作的小说郝叔和他的女人未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提供郝叔和他的女人最新章节第一百一十五章煎熬全文完在线阅读,小说完全免费无须注册,页面没有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