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子雁的小说女儿心未删节完整版
大哥小说网
大哥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大哥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女儿心  作者:子雁 书号:8124  时间:2017-1-27  字数:8070 
上一章   第九章    下一章 ( → )
  的大牢里暗无天,分不清今夕是何夕,上官德佑带着衣衫不整的段问雪走下阶梯,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这大牢里因为许久都不关人了,所以也没有守卫在此看守,上官德佑打开锁链,将肩上的段问雪丢进草堆里,动作毫不留情。

  段问雪跌落在草堆里,她撞痛部,却在他的冷眼下不敢动。

  “看到这儿的环境,你觉得如何?”他故意环视四周,眼睛盯着钉挂在墙上的手铐。

  段问雪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同样发觉了手铐,他该不会要将她铐在这里吧?

  疑问还在她心头盘旋,上官德佑便将她带离草堆,让她的背靠着冷硬的墙壁。“偷布兵图之事非同小可,你最好告诉我三皇兄的动机,否则,我让你在这儿关到死。”他冷硬地说话。

  这次,他绝不留情,绝不在夜间再将她带回了…

  ’如果我说我不知道三皇子的动机呢?”她幽幽地问。

  “你不可能不知道,你最好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

  “布兵图已由你取回,何必再问呢?”她不愿见到他为手足相残之事而痛苦,也许三皇子的动机真的是为了造反,但德佑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的,不是吗?他又何必一定要知道真相呢?

  “布兵图现在虽然还在我手上,可你就不会再偷吗?”

  “你不是已经打算关我一辈子了吗?”段问雪抬起哀怨的双眸,也许这样,就算拿不到解药,德佑也不会死了。

  上官德佑气愤的将布兵图用力的往地上一丢“该死!别用这种哀怨的眼光看我,欠我的人是你,不是别人,你有什么资格怨怼?”

  “德佑,这样对你我都好,关住我吧!这样才能让你活下去。”

  “什么意思?”关住她和他活下去有什么相干?她又故意转移话题了?上官德佑告诉自己别再被**昏头了。“德佑,只有关住我、我们不再爱,你才不会继续皮,毒也能得到控制。就算我拿不到解药,你也不会死啊!”珠泪滚滚而落,她不愿与他分离,却又必须,两方在她心中拉扯,让她感到疲累。

  “该死,你还想骗我?三皇兄不可能有解药,解药只有佳木斯有,你不是早就知道的吗?”

  原来那天,玄聿夫妇到来的时候,他们边走边说,讨论着有关忘心丹的解毒方法;然而,段问雪当时一心一意想找寻军机处的所在,心有旁骛的她才会没将他们的对话全听进去。

  “佳木斯才有?那三皇子为什么要骗我说有解药?”段问雪发现自己成了有心人操纵的棋子,任人玩

  “你还装?”上官德佑到现在才发觉,她的演技太好了,好到他想相信她所说的话;幸好,他有正确的判断能力。

  “当初帮三皇兄偷军印、现在帮他偷兵图。说!他是不是承诺你,等他坐拥天下之时,要立你为妃,所以你对他言听计从?”德佑自顾自的说下去,不给她半点解释的机会。

  想到三皇兄也想染指问雪,一股莫名的情愫泛涌上来,让他又怒又恨。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段问雪否认,根本没这事儿,他偏要曲解,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她不顾一切的说:“我跟三皇子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只是在他府里作客而已。”

  “那你承认与三皇兄的关系喽!”

  事到如今,她才终于坦诚自己与三皇子的关系,可上官德佑不会再相信她的任何一句话了。

  因为,她说的话,有可能跟明天说的不一样!

  “你不能曲解我。”

  “这是你自找的。”他抓起她的手,铐在墙上,脚则用脚镣固定,将她的身躯变成一个娇小的大字形。

  段问雪没有挣扎,他心中早已认定她的罪。自她在伊宁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注定她后的命运,她还能期望什么,总是自己的无知带来的祸。

  上官德佑退了一步,恣意的在她身上浏览她狼狈的模样,好似这样可以增添心中的快

  然而他瞧见的却是她前那已撕破的衣裳,可有可无的挂在她的身上,里面的雪微微晃动,引得他无限遐思。

  尽管她的身躯呈现如此不雅的姿势,但不可否认的,仍有着勾起男人火的本领。尤其,在她面前的又是需索无度的上官德佑!

  “你总是如此人。”大手忍不住的轻抚她的颊边。

  “什么?”

  “嘘!别说话!”上官德佑充玩味地凝视着她,这人的小东西挑起他的趣了,她此刻的姿势不正是在接他吗?

  他趋近她,伸手捏起她的小下巴“我恐怕是改变主意了!小东西。把你绑在上一辈子,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现在我等不及回上了。”话落,他一把攫住她的红,霸道的着它。

  段问雪睁圆了眼,他变得真快。

  但不行,理智告诉她,要拒绝他,否则他又要引毒上身了。

  无奈,手铐脚镣的她根本动弹不得,挣扎时发出的铁链声嘈杂刺耳,可却也唤不回他的理智。

  他褪下她残破的衣衫,为免激动时发出的剧烈铁链声,他将衣裳撕成条状,绑在铐住她的四肢边,这么一来,就不怕嘈杂了,而他,也才得以恣意的享受征服的快

  段问雪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德佑,不要这样,我求你不要这样…”

  他笑了声“我不怕死,你怕吗?”

  他渴望深入她的体内,她就像是天神为他量身订作的女奴,合他的味;只要能得到她的身躯,他死也不怕。

  段问雪摇摇头,若你不在了,我活着也没用。这句话,她是不可能会说出口的,她已经害了他,不能再造罪孽了。“既然不怕,那就来吧!”他褪下他的长和上衣,潇洒的丢在一边。

  段问雪见状,挣扎得更厉害了。

  她经历过男女爱之事,再清楚不过现在的状况,她猛烈的挣扎,口里不停的喊着:“不要——”

  他听而不闻,将她的挣扎视若无睹。

  “不要——”

  “你太吵了。”他捡起剩下的布条入她的嘴里,这样子就听不到她拒绝的声音了。

  倏地,他又一个身…

  “唔、唔…”段问雪摇头,豆大的泪珠洒落。

  “痛…”

  她的表情告诉他,她很疼,可他不能停止,除非他的下半身同意!

  段问雪的身子承受着他每一次的撞击,她强忍住不适,水汪汪的大眼盛泪水,随着头部的摆动而洒落。

  不能再这样子下去了。这个念头方起,她想到只有自尽才能保全他,为了让他能活下去,就牺牲她吧!

  她在他忘情的撞击她时,试着吐出口里的布,然后,成功的咬舌…

  久久未听到段问雪的呜咽声,上官德佑抬头看向她,这才发觉布条上沾了红色的血迹,他马上停止摆动,将她口中的布条拿开,刺眼的鲜血沿着下,水灵灵的大眼早已闭上。

  “不…”

  空的大牢,顿时传来上官德佑凄厉的吼声。

  ***wwwcn转载制作******

  “怎么回事?”

  皇宫内苑的人全都围了过来,皇太子召集宫里所有的太医进入青云宫已有三个时辰,只听闻皇太子的吼声传来,却不见有人出来说明原因,急坏了所有的宫人。

  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他们拿十条命也不够赔…

  此时,上官德佑面色铁青的看着几个饭桶太医,都几个时辰过去,就是不见段问雪苏醒。

  “若是救不活她,就拿你们陪葬。”他威胁着所有在场的人,包括宫女。

  而得到消息前来的玄聿夫妇,则被挡在门外,无法进入。

  “上官德佑,你到底对我妹妹怎样了?”段明月心中焦急,顾不得礼仪,在门外直呼他的名讳。

  “德佑,你让我们进去吧!”玄聿也在外头说,毕竟躺下的可是他的小姨子,若有个什么闪失,他也不好代。

  上官德佑无奈,命一名宫女去开门。

  段明月首先冲了进来,见到榻上妹妹面色苍白,原本红的菱此刻也是死白,她率先发难道:“你做什么将她成这样?不过就是张图而已嘛,有必要出人命吗?”

  玄聿上前按住她,劝说:“月儿,别这样。”

  他是了解好友的,他相信他不会伤害问雪。看他一脸焦急的模样,玄聿知道他也不好受。

  “你对问雪用刑是吗?”段明月冷静下来问道。

  她这个妹妹从小俏皮,天真无瑕的她是家里的开心果,爹和娘都不忍心骂她一句,而他居然毫不怜惜的欺侮她。

  “不,我没对她用刑。”上官德佑不会这么做,连想也没想过。

  这时,在一旁的承太医出言替皇太子辩解:“禀皇太子、玄公子、明月夫人,问雪姑娘并不是失血过多才昏不醒的,而是忘心丹的毒已窜入五脏。”

  “什么?”

  三人把视线往太医身上移,上官德佑更是上前掐住太医的肩“你不是说忘心丹只会对男子有害吗?”

  “皇太子,请恕微臣才疏学浅,前微臣才得知,男女的次数过多,女方亦会收毒窜回内脏。因为水来来往往的换…”

  言下之意,就是皇太子和问雪姑娘的爱次数超过想像,以至于毒又回到她身上。

  上官德佑退了数步,幸而玄聿将他扶住,不致让他倒下。

  此刻,现场三人只剩下玄聿最为冷静,他问太医:“那还有没有得救?”

  “有,一样是千年回魂草。”

  闻言,上官德佑马上起身“那好,玄聿,我们现在回佳木斯去取!”

  之前他不急,是因为三皇兄造反之事因无证据尚未解决,但现在,问雪命在旦夕,他不能再等了。

  “好。”玄聿点头答应,他也想回佳木斯一趟。

  但段明月阻止了他们“不,要回去也是问雪同我们回去。”

  “月儿?”玄聿不解的看着她。

  “雪儿被你伤害成这样还不够吗?你一遍又一遍的占有她,却连个名分也没给她,而她为了不让你中毒愈来愈深,还去偷布兵图,你又做了什么?”

  方才在宫外,他们都听说了,宫内的同公公因为问雪偷图事发,立刻收拾包袱离开,却被安王逮捕,一切都已水落石出。

  “我是不可能把妹妹留给你的。”段明月坚持。

  “不,我不能没有她。”上官德佑到现在才明白自己的感情,也终于在众人面前承认他的心意。

  “太迟了,我的妹妹脆弱得很,只有一条命不够你玩。”段明月冷嘲热讥。

  玄聿见上官德佑一脸懊恼,他们不能替问雪决定什么,只有问雪能支配自己的未来;可当前正值救命之际,一切应该等问雪醒来再说。

  “月儿,就让德佑一道吧,他也需要回魂草啊。”段明月冷冷地说:“等我们回到佳木斯,拔一马车的回魂草给他送来就行了,他不必同我们一道。”

  她的意思很明白,就是拒绝!

  就在三人为段问雪的去留僵持不下之时,门外传来一道宣告。

  “圣旨到!”

  他们对看了一眼,上官德佑出去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查上官可明意图起兵造反,罪证确凿,今令皇太子前往兰县捉拿叛,即刻起程,不得有误。钦此!”

  等在内室的玄聿和段明月听到此,已明白安王的旨意;短期内,上官德佑是不可能与他们同行的了。

  “德佑啊德佑,你可别怪我这个姐夫不帮忙…”

  ***wwwcn转载制作******

  当天边泛起一道白光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还在睡梦中,上官德佑的军队便来到兰县城门前,蓄势待发的准备来一场鼻相残记。

  然而,在兰县知府大人的府衙里是一片寂静,只有偶尔的几只小鸟在枝头啁啾的叫着,空气中完全感受不到危险的气息在他们身边围绕。

  “命他们开城门。”在停顿半晌后,上官德佑下令。他一路由皇宫前来,夜兼程的赶路,为的就是希望在三皇兄得到消息前,先行进入兰县,杀他个措手不及!

  这就是背叛皇室的下场,更遑论还牵涉到他的女人!

  “是。”

  士兵离开后没多久,城门就开了。

  上官德佑下一个手势,所有的人便跟着他进入县城。

  不一会儿,他们来到知府官邸。

  上官德佑因不会命人通报,所以并没有人前来开门。他点个头,身后的士兵会意,立刻将府邸前后包围起来,除非上官可明会飞,否则他逃不出去的。

  上官德佑见已部署完成,他一个跃身,跳上屋檐,独自进入屋内。

  走过月门,在玉石砌成的池子旁,出现两道人影,一个是坐在椅上的上官可明,另一个在他身旁与他说话的,正是于兰。

  上官德佑隐身于老树旁,仔细听他们的对话。

  “十天了,为什么我还是想不起来我是谁?”上官可明说。

  “相公,我不是告诉过你,你是因为误食忘心丹,所以才会忘了过去吗?”于兰温柔地对他说。

  什么?三皇兄服下了忘心丹?躲在树丛后的上官德佑不一愕,这个女人有忘心丹,而且很可能是对问雪下毒之人,他又继续听下去。

  “那我什么时候会想起来?”上官可明又问。

  “相公,你何必着急呢?你只要记得我们是夫就够了,其他的就别想了。”于兰回答。

  这是最好的方式了,于兰心想。

  她考虑了几天,她的夫君对于功名利禄太过在意,已失去人,为了他好,她不得不这么做。

  所以,她在他的食物中下药。

  依她前对上官可明的服从,他自然不曾怀疑过她的动机,于是,他如她所愿的,变成了她一个人的夫君,而且是永远的。

  “那我为什么不能走路?”

  “这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于兰骗他,她不停的对他说谎,以求他永远在她身边。

  听到这儿,上官德佑已有些明白,她曾经想帮助三皇兄夺得王位,可在三皇兄断腿之后,她就改变主意,让三皇兄服下忘心丹,好将他永远留在她身边。

  至于是什么原因让她改变主意的,上官德佑并不想知道,只道她也是帮了他一个大忙;否则,他很怀疑自己真能拿下三皇兄的首级回去覆命。

  “你可以为了让三皇兄留在你身边,情愿让他服下忘心丹?”

  上官德佑由树丛中走出来,惊坏两人。

  “你、你是谁,竟敢擅闯知府大人的府邸?”于兰惊问。

  “我既然称他为三皇兄,你该知道我是谁了。”

  “你是四皇子?”

  “没错,今天我是奉命来捉你们回宫受审的。”

  “不。”于兰连忙跪下“三皇子已经知错了,而且我已经让他服下忘心丹,他什么都不知道的。”

  上官可明看着子对来人感到害怕,甚至下跪,他愣住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上官德佑会意“你倒是很清楚我为什么而来,可见得你对三皇兄的造反是知情的。”

  于兰点头。

  “那你就该知道,造反是要砍头的大罪!”

  于兰抬起含泪的双眼,她看向夫君,他的一脸茫然令她心碎“四皇子,请您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我们会离开兰县,从此不再踏入呼尔浩特的土地上,请您饶命。”

  上官德佑点头“我也正有此意,老实说,我并不想诛杀自己的哥哥。”

  于兰一听事有转圜余地,她连磕了数十个响头,嘴里净是道谢。

  “不过,我还是必须带三皇兄回宫。”

  “为什么?你不是答应不杀他吗?”于兰不解。

  “你误会我的意思,我是要带他回宫与他的亲生母亲团圆。”

  “可皇上不是不允他们见面吗?”上官可明于兰进门的时候,于兰就知道她的婆婆被软在冷宫里。

  “一起住在翩然宫是可以的。”

  真的可以母子团圆吗?于兰心想。可她知道四皇子的能力,所以,她再次磕头答谢。

  “不过,我有个条件。那就是你必须将你所知道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我。”

  于兰同意,于是她娓娓道来了几年前的那一段…

  ***wwwcn转载制作******

  思念是什么滋味?是痛彻心扉的苦涩。

  等待是什么滋味?是度如年的难耐。

  那种煎熬和难受,几乎可以掉一个男子所有的冷静自持,也足以让铁汉下遗憾的泪水。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觉,段问雪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不仅仅只有特别而已。

  问雪,你好吗?

  早在上个月初,他就已经收到玄聿派人送来的回魂草,也在承太医的坚持之下服用了月余,皮的身体早已复元,只是那颗失落的心,是怎么用良药佳品也补不周全的——

  问雪,你会原谅我吗?

  都怪我愚蠢,不该轻易相信别人的话,而伤害了你。

  而你总是对我关切,在我对你如此的不谅解之后,你仍执意替我寻解药,甚至还不惜咬舌自尽,来换得我对你不再占有…

  上官德佑凄凉一笑,怪他好惹的祸!

  然而,遇上心仪的女子,不就是想与她身心合一吗?

  只是当时他还不了解自己对她的心意,才会暴的伤害了她…

  那,临走前,玄聿抱着段问雪,因为段明月不许他再碰她“从现在起,我妹妹与你无关,她要是死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不,她不会死的。”上官德佑转向玄聿“玄聿,向我保证,她不会死。”

  玄聿点头“不会有事的,我们会救活她。”

  段问雪沉沉的睡着,她灵动的瞳眸宛如倦了般闭着,乌黑的长发垂在身后,整个身躯如失了生气般,横躺在玄聿的前。

  上官德佑好怕,此生可能再也见不着她了。

  但是,他心中明白,若是不让他们离开的话,他是真的再也见不着她了。于是,他硬生生的压抑不舍的情绪,目送着他们离开。

  到现在,几个月过去,她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他该离开皇宫去佳木斯寻她吗?

  上官德佑叹了一声,这就是身为皇太子的无奈。他平定伊宁有功,又带军捉拿叛贼,在父王和人民的眼里,他是卓尔不凡、正气凛然的龙子;是继承大统的最佳人选,他还未继位就已得到人民的认同,这是难能可贵的。所以他必须在这段期间内,与父王一同早朝、议事,以期在继位之时不致出子。

  可,他其实只想做一个平凡人、做问雪的男人,陪在她身边,一起度过每个晨昏与共的日子。

  这样一个简单的愿望,却是怎样也达不到。

  或许,他们真是无缘,他注定坐拥天下,也注定失去她…

  皑皑冬雪仿佛明白他的后悔,半晌之间,纷纷落下,像是替他出想念的泪。

  那跌入地面的雪,究竟还是会化为相思,冰冻他的心…
上一章   女儿心   下一章 ( → )
狠君无情红叶沁明月照痴心落花逢凶宣妃骗情记绝情恋人英雄塚姻缘桥寡妇丫鬟
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免费为用户更新作者子雁精心创作的小说女儿心未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提供女儿心最新章节第九章在线阅读,小说完全免费无须注册,页面没有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