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白云道人的小说玉楼舂/白云道人未删节完整版
大哥小说网
大哥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大哥小说网 > 经典名著 > 玉楼舂/白云道人  作者:白云道人 书号:48003  时间:2019/1/31  字数:4819 
上一章   第二十三回 美奇逢骨肉团圆 立异绩俘囚奏捷    下一章 ( → )
  却说邵才访问邵公所在,知他已往嘉兴去了,遂昼夜赶至嘉兴。暗想:“访不得父亲消息,不好去见母亲。我今先去拜乐年伯,或者他知公婆、父、母下落亦未可知。”遂写下一个年侄帖子去拜。乐为善连忙出,相见过了。邵才问道:“老年伯可知家祖行踪否?”乐为善道:“令祖是谁?”

  邵才道:“家祖姓邵,名卞嘉。”乐为善道:“异哉!怎么邵卞嘉就是你令祖?”

  邵才道:“小侄蒙义父高公抚养,愚兄弟得附令郎骥尾。而生身之父是邵解元,名十州。”乐公道:“年侄姓来,又说高氏抚养,又说十州是父亲,昆玉又是何人?乞详示明白。”

  邵才道:“小侄自襁褓时蒙青治邑侯高公抚养,取名邵才,舍弟取名邵学,即同榜高邵学便是。小侄因同给谏来年叔入都稍迟,不及乡试,却认作来公随任之子观场,故改姓来,不意联捷。在都时曾将生身父母告诉乐年兄。年兄说家君信杳,家祖尚同年伯避难江右,故先来叩候年伯。”

  乐公听了,大笑称奇。问道:“年侄晓得贵袍祁文新是谁人?”

  邵才道:“祁年兄是江西籍。小侄虽叨同榜,未曾相知。今侄奉旨而来,与他同寅,未知祁年兄此时按临何地?”乐公道:“此就是老年侄尊大人了。”

  邵才道:“怎么祁年兄就是家大人了?敢问委曲?”

  乐公把十州焦山改姓分别,匿身黄公府中,遇玉娘翠楼私订婚姻,后又娶霍小姐,生子霍继祖亦是同榜。十州因要寻亲陷于江西尼庵九载,幸遇祁道尊相救出来,得中解元联捷,前四月到此,重逢令祖,夫会合,俱往杭州赴任,昨报至按临钱塘、仁和两县,督理战船御寇,说了一遍。邵才听了,如梦初觉,喜得手舞足蹈,比中探花时更胜十倍。就辞乐公,连夜往杭州不提。

  却说霍继祖因选了江西提学,同高邵学、冯翊两个年兄同路赴任,三人意气相投。一行走到了一个寓所,霍继祖把一本《雪梅二集》展玩,思念父亲怅然不乐。这高邵学因高公说明了父母缘故,一向无处找觅,把这半本《雪梅三集》常常展玩,见霍继祖这般光景,与己相似,因问霍年兄有甚心事常常不乐?继祖道:“小弟因家君一别十年,杳无音耗,所以不乐。”邵学道:“这般说来,年兄与小弟同病相怜了。”

  继祖愕然道:“高年伯现在长安,年兄何出此言?”邵学道:“这是小弟恩养之父。小弟尚有亲父,自襁褓失依至今十六载,无从访问。每对家君手泽,不胜眷怀。”说罢,从拜盒内取出半本文集与继祖看。继祖展开一看,凄然泪下。

  邵学忙问道:“年兄为何伤感?”继祖道:“此手迹亦是家君笔,今弟睹物思人,愈深伤感。”也亦取出《雪梅三集》与邵学看,邵学取来一对,笔迹真正无二。

  冯翊道:“高年兄,你先说令尊翁的情节来看!”

  邵才道:“委曲小弟尚未十分晓得,大约君姓邵,讳十州,号有二,长安未冠解元,潜踪嘉兴同家母黄氏之亲霍氏避难远去。此时高恩父在嘉兴为宰,契邵学兄弟归了维扬,抚养教训,致有今。但父亲同霍氏去后,迄今一十六载,踪亦杳然!”

  继祖听了大骇道:“据年兄说,小弟与年兄亲手足了!”邵学急问其故。继祖将父亲去寻亲不还说了一遍。邵学听了不胜之喜,冯翊连连称异。

  不,行到扬州。高邵学到家住了两,遂起身赶到嘉兴府。霍继祖留冯翊、邵学暂住舟中。请冯爷、高爷速速来到,就吩咐备酒款待。见母亲霍夫人,把父亲回来,从前委曲事情详说与继祖听。继祖听了大喜,往,遂差人去舟请冯爷、高爷速速到来。

  不一时,冯、高两乘桥到了。继祖出来门外,候他下桥,便挽了邵学的手大喜叫道:“哥哥,父亲、公公都有下落了!”邵学忙问道:“今在何处?”继祖道:“说来也怪,那祁按君就是父亲。”把霍夫人方才说的话述与邵学听了,携到中堂请霍夫人出来相见。霍夫人把邵学一看:“甥女这儿子与我女儿的儿子,恰是一人一个贵子!”

  忽门上人传三张红帖进来,说乐道尊来拜,吩咐要回会的。原来乐为善早堂时,驿中报三位官员到,一个是提学,一个是理刑,一个是知县。乐公看了报条,都是年侄,两个有二令郎,所以立刻就来拜。继祖见了名帖,知是年伯,吩咐添了一桌酒,三人出外接进来。乐为善因问儿子乐志彬起居,继祖取出寄来家信送上。乐公拆开一看,谢了邮寄之劳,就把邵才前寻父始末细说一遍。家人来禀酒席完备,继祖就邀入席。乐公也不推辞。入席各个次序坐了,你斟我酌,邵才把寻父的踪迹一一叙出来听了。这高邵学方才晓得父母是这样会合,自家兄弟是这般来历。霍继祖也明白了这些事情。冯翊在旁听了称奇。四人直饮至三鼓,方才别去。次二人同来拜谢乐公,继祖、邵学同到黄公府中拜见黄公夫人,回来拜辞霍夫人,下船往杭州不提。

  再说邵十州自合卺之后,领了二位夫人按临杭州。忽报倭寇从福建沿海而来,十州闻报即委官吏收拾器械船只,预备敌。又见京报朝廷差来探花协理军情大事。不隔三、五、六,探事来报,说翰林来爷已到省了,各官俱接去了。

  不一时,外面堂鼓连响,不知为着什么,十州慌忙出堂来问。只见巡察官进禀,说是新翰林来爷到门,说有要紧事来见,现立仪门外。十州见无名帖,心中不解道:“方得上任,有什么紧急公务?”即传谕请进,十州下阶相。邵才趋到面前跪下道:“孩儿不孝,有失定省。”十州大骇,扶他起来道:“年兄莫非错认?”

  邵才道:“孩儿就是高邵才。”十州会意,说道:“且进去细说。”邵才随十州到堂上问道:“为何改来姓?”

  邵才道:“孩儿因要京都乡试,不料到京迟了,不及选举。因认作来年伯的子侄,随任观场中了,以此姓来。容入内拜见母亲再行细禀。”

  十州大喜,同入后堂,先请卞嘉夫妇出来拜见过了。卞嘉见这孙子与十州初无二样,竟欢喜异常。又请玉娘、翠楼、晖三个一齐拜见罢。玉娘、翠楼两个心中暗忖,不知邵才是谁养的。当下公、孙、父、子上下列坐,十州道:“我儿,你把一向踪迹述与我听。”邵才将自己人赘武家成亲,到京联捷荣归一段情由备细述了。个个欢喜无限。玉娘问:“媳妇何在?”

  邵才道:“现在船里。”十州便叫衙役速去请进衙来。

  此时五月中,天气炎热。邵才讨汤净浴,在右首一间房里解衣浴体。十州唤书童琼林过去服侍,随吩咐:“你看大爷边有黑痣没有?”稍停一会,琼林回复出来道:“大爷下左右两旁俱有黑痣。”十州笑道:“我晓得。”这琼林做事当心,报与三位。玉娘心下明白,是自己生的。及邵才整衣出来,外面传报,接到舟中家小进来了。邵才接进武氏,再请祖父、祖母双双拜见。次又拜见十州夫妇。玉娘三人见了一对少年夫,心内好不快话。当下排了筵席,吃到三鼓才罢。

  到第三,外面传说有两位小老爷到此。十州不解,命开门请进,自同邵才到后堂来看。原是高邵学、霍继祖在嘉兴星夜赶到,留冯翊在舟中,他两个就同到按院衙里来。一开门时,二人进步入来。邵才远远望见,便对十州道:“是邵学同霍家兄弟来了。”十州音溢眉端,叫邵才他两个,自己跑入里面报与晖知道。

  三人听见喜出神了,一步做二步奔到私衙门首,见邵才同邵学、继祖一同走进私衙,十州与三位夫人着。当下,邵学与继祖两个拜见一父三母,拜罢起来。

  邵学又另拜玉娘、翠楼四拜,继祖另拜晖四拜。十州唤邵才过来,指玉娘道:“此是你生身之母。”又唤邵学指着翠楼道:“这是你生身之母。你两人虽二母所生,先后不过五、六天。时我同你霍氏母亲避难广东,亏两个母亲迭相哺。

  后来家难相乘,烦高年伯挈归抚养致有今。你须念母亲守志之苦,并望你成人之意。”二人悚然听命,就请祖父母来拜见。卞嘉夫妇又见两孙与邵才面颜酷肖,不胜喜异。又请武氏出来,二人拜见嫂嫂。从此邵才是长,邵学是二,继祖是三,雁行序定。合家大小都拜过三位小主人。

  是,一府官员都来拜贺送礼。渐渐传到通省十二府,六十六个州县,所近官员个个闻祁按君父子同登金榜,诚世代少有之事,都来送礼致意。十州父子被这乡绅同僚喜庆筵席,整整吃了十余。遂打发邵学、继祖赴任江西,留父亲和家小于衙。自同李虚斋、邵才三个总领兵官,王世禄统二千精锐,出巡宁波府。

  到下马时,巡海的船一连四、五报进来,说大洋中一派篷如蚁簇而来,定是倭寇之船。十州传请教李虚斋。虚斋道:“兵到,一月前已知之矣。贤乔梓数应立此不世之功,获财五百余万。主我行时要伤大将一员,折兵三百四十人。当须出城扎营敌。”

  十州听了半晌不语。李虚斋道:“吾兄何事沉疑乎?”十州道:“适尊谕报将折兵之说,侄思吾贪建功,此三百四十一人同事,而独遭其惨,我心何忍!”

  虚斋道:“天道好生,人谁愿死。但数不可逃脱,虽救之亦无益。”十州跪下哀求道:“小侄为若辈屈膝,求仙翁曲为画策,去此难,侄愿捐万金,广布福德。”

  李虚斋扶起道:“兄乃朝廷重臣,叫贫道如何消受,但这事是天数定然,似难挽回。今吾兄可速出城,准备明酉时敌,贫道期救这些人便了。”十州大喜,点齐兵马,出马驻扎。此时宁波马步军有二千名,镇守南海总兵华昌有三千名水师,定海等处防守,共三千名健卒。现候按君所调众军随按君去海八十里安营。

  当夜,李虚斋排下五寨梅花营。十州和李虚斋驻中营总督前三营,邵才驻后营,管理粮草,督后二营。吩咐明一鼓造饭,二鼓披甲执兵,三鼓听点。到明辰时探子来报说,探得贼兵大小战船二十余只,将进荻花港来。军师传令,所有海边人马尽行回避,让寇入港,不必敌。这些守港将士,巴不得要躲此难,一闻此言,尽数回营。

  此时三鼓已毕,李虚斋将一摺小纸递与十州道:“此吾所云将卒姓名也。”

  又附耳说“如此,如此。”十州大喜,即忙传令放炮开营,亲点将士。十州白盔白袍银铠,邵才银盔缁袍乌铠。十州照虚斋摺纸上逐名点去,头一名主将江浩,其余军士或二十、三十,或数人,共三百四十人。众将见主帅如此点法,不解其意。

  只见主将点完名,吩咐江浩道:“你可领一队人马到港口敌,不得有误。”

  江浩知倭寇厉害,广东福建整万人马,被他杀得寸草不留。今却叫他当头阵,只点三百余人,骇得魂不附体。不敢回说不去,只得领令出来,都面面相觑,你推我推,不肯移动。忽然主帅唤入去,将旗鼓在案一拍道:“你这玩命的奴才,既承将令,尚敢徘徊顾盼!当按军法。”叫左右绑江浩出辕门枭首。邵才从旁边告曰:“今乃出兵吉,若斩了将,恐军心不安。求大人宽恕。”

  十州姑念小将之言,江浩捆打四十送监,俟寇平治罪。余兵三百四十人,邵才请令各杖三十监候,另发落。遣参将孟通领兵三千为左哨,游击陆彪领兵三千为右哨,总兵官孔王圭都督同知尚绪各领兵一千,为左右救应,邵才领兵二千押后,自领兵二千为前队。分拨已毕,遂从乾方开门进兵,离营五里布成八门金锁,按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面埋伏。传令将士不许擅离左右,若帅字黄旗竖起,方许追杀,不见旗竖起,只许摇旗擂鼓,以壮兵威,有擅动者斩。

  传令已毕,只见前面尘土大起,数队倭贼蜂拥而来,看着呐喊近。众贼见兵不来战,又不回避,一齐杀入阵来。忽然狂风大作,走石飞沙。这些贼寇不辨你我,但闻战鼓之声,如千军万马杀来。众贼在黑暗中,把刀砍,自酉时杀至子时,数千倭寇自相屠戮,只存八、九百人。

  忽然风止云散,出现一轮明月。我兵不折一人,倭寇尸横遍野。本营兵将见黄旗高标,遂奋勇厮杀。倭寇不敢来战,忙望海边奔走。我兵在后追杀,又杀死了大半,其余奔往两只船开去。众将追至海边,得船二十二只。十州令:“查。”

  船底俱是珊瑚、玛瑙、珍珠、琥珀之类,又得元宝三十余锭,碎银五十二桶,令军士扛回营寨。明天回府,查将卒不折一人。大赏三军,声震地,就把游击江浩复还原职,其余三百四十人尽行释放,仍赏一月银米。遂遣人入京报捷,自回杭州。

  要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wWW.dAgExs.Com
上一章   玉楼舂/白云道人   下一章 ( → )
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免费为用户更新作者白云道人精心创作的小说玉楼舂/白云道人未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提供玉楼舂/白云道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完全免费无须注册,页面没有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