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白云道人的小说玉楼舂/白云道人未删节完整版
大哥小说网
大哥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大哥小说网 > 经典名著 > 玉楼舂/白云道人  作者:白云道人 书号:48003  时间:2019/1/31  字数:4023 
上一章   第十回 暗相思两人酬和 明说破各自痴迷    下一章 ( → )
  且说玉娘睡到天明,不见翠、文二人到来,唤了几回,不见答应,只得穿了衣服,走到下房,并不见声响。及到前,揭开帐子一看,却是睡的好呢,就像比目鱼并蒂莲,双双的脸贴香腮,手勾粉颈,紧紧搂抱一处。玉娘看了笑道:“这两个痴妮子,却有些孩子气,这样睡法,成什么模样。”就轻轻地在翠楼身上推了几推,方才惊醒,开眼一看,见是玉娘,忙把文新暗推开道:“小姐在这里唤我们哩。”

  文新吃了一惊,侧转身来,披衣坐起,见玉娘立在前,大家涨红了脸。玉娘见她有些没趣的意思,反堆下笑道:“昨晚也吃不多酒,如何这般好睡呢?”

  说罢,先走去了。暗想:“这两个妮子,如此做作,不知何意?”心内没情没绪,走到书案前,揭开那邵十州的诗集来看。因见他雪诗内有一联道:“战退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天飞”之句,自说道:“论别首诗,似个风俊品;若论这两句,又像有些狂气的人。哎,邵郎呵,我黄玉娘见你的诗文字迹,可人,若我今生能窥见你一面,死也瞑目。但不知你在何处潜踪?可晓得奴在此想你之意否?”遂作诗一首,少寓相思之意。诗曰:

  金炉香冷漏初长,一枕相思梦

  正好云消华白夜,不知何处见襄王?

  题罢,思量道:“诗虽一时高兴题了,却是与翠楼、文新看见不得。”说罢,她两个已走到面前来,玉娘急忙的把诗折好,缩入袖中。二人服侍小姐栉沐完了。

  玉娘道:“我要到老夫人房里去,你两个停一会儿,可下楼来接我。”说罢自去。

  翠楼向文新道:“我方才下时,胆都吓碎了。万一被小姐识破,如何是好?”

  文新笑道:“傻子,她只晓得,我也是没脚蟹,不过说是同你一头睡耳。就是我二人正在高兴之时,小姐走来看时,也只认道与你取笑作耍,决无他疑。我们真正做这样事情,为人须要胆大才好用哩。”翠楼笑道:“谁像你这副嘴睑,假冒。我若出首起来,将你送官,比那蓝面鬼算计你的个罪名,还要问大些儿哩!”

  二人说说笑笑,到下房里慢慢梳妆完了。翠楼道:“我先下楼去,你锁了门,随后就来。”说罢,自下楼去了。

  文新锁好门,下楼梯来,见梯板上一方小白纸,折得好好的,拾起来一看,却是七言绝句一首。心内想道:“此诗字迹是小姐的,我方才走到她面前,她忙把白纸缩人袖中,必是此诗了。哎,小姐呵,你的心事,我已识破,只想邵郎踪迹,你哪里知道?我今和她一首,看她意思如何?若是看见了,作起来,我已执她的短处在此,也不怕她变脸;假如见了诗不变卦,这姻缘倒有九分可成。”

  遂回身上楼,开了房门,寻一幅素笺,磨起墨来,信手挥就一首。写完了折好,放在玉娘前,仍然锁好了门,走下楼来。到黄夫人房里,却不见玉娘。夫人道:“小姐在大相公娘子房里等你,你可快去。”

  原来黄钺的子张氏,三前夫妇反目,张氏连要回娘家去。故夫人叫女儿去留她,因此玉娘等不及文新,先同翠楼去了。张氏告诉玉娘,她哥子许多不是。玉娘细说一番,方才留住,忽听外厢吵闹起来。玉娘便同嫂嫂走出房来,看是谁人喧闹?

  此时文新也到了。却原来是黄傻子平时把翠楼看得上眼,只为在妹子身边,不好亲近。他今见翠楼在厢廊下洗手,喜出望外,轻轻走到背上一搭。翠楼回头一看,见是黄钺,心中大怒,将身推开,竟不顾上下之分,就把这一盆水,连盆望黄钺身上丢去,身打个透。黄钺恼羞变成怒。惊动黄夫人也走了来探望,见儿子这般光景,又见翠楼在旁唠唠叨叨,心下解说不开,叫两个丫头来,问明白了,方晓得这个缘故。黄夫人便把儿子骂了几声,喝他出去。玉娘也喝住翠楼,别却嫂嫂,随夫人出来。

  黄夫人就对女儿道:“你同翠楼上去,今后不要她下来。”

  玉娘道:“晓得。”

  遂即走上楼来,开房门进去。对文新道:“你同她去重梳洗就好了,这光景不像个样子。”文新应诺,与翠楼向自己房里去了。玉娘独自坐在椅上,忽想有首诗在袖里。摸那袖中,却是没了,忙起身来寻,一路不见,行到前,见一方白纸在板上,忙拾起着时,亦是一首诗,却做得蹊跷。题说道:

  灯媒今夜喜偏长,报向风试晚妆。

  莫说相思寻觅去,阳台咫尺见襄王。

  后写“西秦邵十州步原韵”玉娘看完了,惊呆半刻,心下狐疑道:“我的诗到何处去了?这首诗从何处来的?”细玩字迹,与雪梅集笔迹毫厘不差“难道邵十州是个鬼怪,他在空中见了我的诗,也步韵作下一首不成?”想了一想,忽然想着,道:“是了,这一定是文新。平素曾习过邵生这笔迹来,连见我有慕邵之意,今她拾到这诗,故意摹仿邵生笔迹,做这首诗来戏我。这也罢了,只是我的隐情,被她窥破,又落个形迹在她眼里,羞人答答的,叫我如何见她?”

  又转念道:“她也是个女子,人有羞难见。我今正细细问个曲衷,碍有翠楼在旁,难于说明,不若今晚,动说寒冷,暂令文新相伴一宵,便可私下问个情由了。”主意已定,及到黄昏时候,楼下老姥送夜饭,并一壶酒。三个猜拳行令,饮了一、两壶酒。吃了饭,令老姥将杯箸收下去,取汤净了手、足,玉娘道:“翠楼,你替我泡一壶浓茶,我要先睡去了。”

  文新服侍玉娘了衣服,就来茶炉边帮翠楼泡好了茶,同拿到前。翠楼斟上一杯茶,递与小姐,玉娘伸手接着,呷完了。对文新道:“我身上甚有寒意,你权在我睡了一夜,恐怕我夜间要添些衣服。”文新连连应允。翠楼向玉娘道一声:“稳便。”又与文新打一个手势,移灯到下房去了。

  文新吹熄了灯火,和衣坐在玉娘脚旁,不去睡下。玉娘问:“你如何不睡?”

  文新道:“我生本是怕独头睡的。”

  玉娘道:“既是这般,你便睡在我一头,隔被单睡了罢。”文新听了,就爬到玉娘一头来,了衣服,钻入被来,睡在单外。玉娘问道:“你今曾拾得什么也不曾?”

  文新道:“我不曾有拾得,倒有一个人拾得一件东西,只是不敢对小姐说。”

  玉娘笑道:“有什么东西?何处拾得?便说不妨。”

  文新道:“得小姐心事,已在二十八个字上和盘托出。不但文新细知其详,连那人也晓得小姐心事了。”

  玉娘把手去文新身上一推道:“你怎么说这鬼话?”文新笑道:“我问小姐,今也曾拾得些什么?你也说与我听?”

  玉娘笑道:“你试猜一猜?”

  文新道:“我倒不屑猜,我说两句隐语与小姐听着,猜着。”玉姐笑道:“你且说来。”

  文新道:“小姐之意,那人已知,那人之事,小姐未知。就是这两句话,着不着?”

  玉娘道:“那人是谁?”

  文新道:“就是《雪梅集》上的人。”

  玉娘笑道:“贼冤家,我已被你识肺腑。我的诗,你拾去也罢,只是你代邵郎诗,却是混账得紧。”文新笑道:“还是小姐混账,却不是文新混账。”

  玉娘道:“你还说不混账,这诗末一句,岂不是瞎说么?”文新笑道:“小姐,你认得这诗是哪个和你的?”

  玉娘道:“我岂不晓得你代邵郎来戏我?但是,末一句’阳台咫尺见襄王‘,今岂真有个邵郎在这里么?”

  文新道:“小姐心中果真要见邵郎否?”

  玉娘道:“痴妮子,我慕他的才貌,连形诸梦寐,要见他的情自然是真了。”

  文新道:“小姐既是真心,假如邵郎在这里,小姐如何打发他?”

  玉娘道:“说是这等说,假使邵郎在这里,也须求冰人在父母面前,通秦晋之盟,择成婚,那时方得终身之愿。若阳台同梦,尚在远哩。”

  文新道:“邵郎之婚姻,亲自许下,自今可赴阳台,何须异?”

  玉娘道:“那首诗是你做得,难到你就可当得襄王么?”文新笑道:“我虽当不得襄王,倒可当邵郎。”遂推开被单来,搂定玉娘道:“小姐请细认一番,还是襄王,还是邵郎?”

  玉娘直去遍身上下一观,不觉暗吃一惊,知他是个男子,忙推开道:“这是怎么说?你若不说明白,我就要声张起来。”文新便把自己情由说一遍。玉娘听了道:“怪道你的字迹,与《雪梅集》上是一样的。我前与翠楼说道,你好一个身材,奈金莲太,原疑你是假妆来惑人。当得何罪?”文新笑道:“任凭小姐问个罪罢。”遂近来,要求云雨。

  玉娘道:“如今不叫喊起来,也算作十分情了,反要这等妄想,纵然奴有意于君,也必待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岂可草草苟合,把诗礼之风坏了。”

  文新道:“小姐之言差矣。天下之事,常则守经,变则从权。佳人才子,邂逅相遇,一夕缔盟,便是百年永好。我二人情深如困鱼得水,安能久待?”

  玉娘道:“虽然是如此说,但妾深闺女子,守贞待字,若一旦私订姻约,不但贻羞万世,比私奔相如之卓文君,不且有甚焉。郎君亦何取于此乎?”

  文新道:“小姐之言固是,但我随小姐已非一,黑白已是难分。”玉娘含羞,文新近,须知,此夜人间鸳鸯并宿,来送下玉麒麟。文新固已基之矣。玉娘问道:“翠楼可知道你是邵生么?”文新笑道:“不但晓得,且先邀抱衾之愿了。”

  二人一夜,闲谈心事,不觉鹊鸣晨,梵钟送晓,二人披衣起来,相视而笑。

  及翠楼走来,也只是笑,大家不言而喻。方才见开楼门,只见霍小姐差一个丫环,送了一枝腊梅花与小姐。翠楼遂领了丫环来见玉娘。玉娘见是霍表妹身边的小桃,因问道:“你家小姐,身体不快,如今好否?”小桃道:“还不曾好,现有个字送来与小姐看。”玉娘接来拆开一看,只见上写道:

  雪千祥,峰挡万井,正人敲诗拈句时。无知二竖,侵我身体,不能亲来奉候。妹闻表姊近获才人新娘,诚旷代淑媛,我辈不及也,兹以支枕无聊,敢祈表姐,假我一、二,聆彼洪论,自然沉痼顷愈也,命婢奉告,谅不我挥。

  愚表妹霍晖敛衽拜

  玉娘看罢,沉半晌,便对小桃说道:“你多多拜上小姐,说我领教小姐之意,另自着文新来相候。”小桃应诺就去了。

  知后来,再看下回分解。 wWw.dAgEXS.cOM
上一章   玉楼舂/白云道人   下一章 ( → )
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免费为用户更新作者白云道人精心创作的小说玉楼舂/白云道人未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提供玉楼舂/白云道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完全免费无须注册,页面没有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