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白云道人的小说玉楼舂/白云道人未删节完整版
大哥小说网
大哥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大哥小说网 > 经典名著 > 玉楼舂/白云道人  作者:白云道人 书号:48003  时间:2019/1/31  字数:5356 
上一章   第四回 忆夫君造童寻觅 登黄堂暮夜遗金    下一章 ( → )
  却说李阿寿为何有一匹松续?说起却有个缘故得来的。原来阿寿隔壁有个姚胡子,绰号飞天夜叉,又生得一身好膂力,得两把好板斧,专一结好汉,做无本的生意。靠本县的一个乡宦,做了窝家,打劫往来客商。凡有所得,便与乡宦并好汉八分。

  地方明明晓得这人来历,那奈这乡宦不过,不敢惹他,只好一年他柴米,作为常规。故姚胡子起了家业。只是有件毛病,爱的是六块小骨头,终住在赌场。

  他浑家是张待诏的女儿张一姐,年纪有二十一岁,颇有姿。生贤淑,见丈夫赌,常常规戒。做亲虽是四个年,若说枕上的娱,一年不得几回。隔壁李阿寿只有一个老母,年已六十余岁,一贫微骨。阿寿自十二岁上替张氏买东西,得她一、二碗饭度。这一姐每替阿寿梳个光头。

  一,张氏见人抱个孩儿,触她梦的念头,便央他到赌场寻丈夫,常把丈夫拿来的物私与阿寿。一,姚胡子同那众人打劫施家绸缎,共有八千余匹,一半是松绫。赵太守独分四分,姚胡子八人共分六分,每人分了七十余匹。晚上拿到家内,张氏就把一匹私与阿寿做件棉袄,故送到染店里染去。

  不期今这王酒鬼问起,唬了一唬。虽是赖过了,又恐酒鬼私到店门问起,出马脚,故急急走到染店问道:“我前一匹花绫,你可就了么?若是未染,可拿来还我。”周染青道:“李小官,这绫子,方才那酒鬼王三官来吩咐,说是他的,不可与别人拿去。”阿寿听了便嚷道:“胡说!你开店的好没分晓,前是我亲手拿来与你,如何今说什么王酒鬼?”

  话尚未完,忽见王小三走入店来叫:“李阿寿,你莫说,我老王自在这里。”

  遂向周染青道:“你且把那绫子拿出来,三面还,我两个自有话说,省得连累你费嘴。”这王小三是个泼皮,人人怕他的。那老周听说,就拿绫子出来道:“你二人当面在此,绫子是他的、你的我却不管,你们拿去分剖则个。”

  才把绫子放在柜上,被小三扯住袖在袖里,竟自出门。阿寿跟他出来,过了条街,勉强说道:“三叔想是怪我方才言语不是,你恕我年轻不晓事,今拿还我,我买一壶酒赔礼罢。”

  王小三怒道:“谁要贪嘴?你方才说没有匹绫子,今敢来问我取讨?你若再言,我奉你几家老拳,出我中的闷气。”那阿寿怕他无赖,又且此绫有些毛病,恐出事来,没奈何只得听他拿去。那酒鬼拿了这绫,一直走到陆渐家里,把阿寿一段情由说了。又道:“赵太守也有十匹,见在周染青店中。”

  说罢,袖里取出绫子来。陆渐同王氏看了,喝彩道:“真正好东西,怪不得太爷要买,买去奉承郭府。”又央小三到三个伙计家,请他们来商量。不一时,三个伙计都到。陆渐便把托小三寻个一匹,并赵衙十匹缘由一一说了。三人道:“明早堂,先把这一匹去禀明官府。等官府讨那染店十匹来看,就拿个名帖去赵衙,问他哪里买的。”

  商议已定,次午堂四人齐到衙门前。恰好郁公送卞嘉出来,见四人在旁,便问道:“绫子有了么?”四人跪下道:“李阿寿有一匹拿来,又赵爷有十匹,现在染店。”

  话未禀完,郁公喝道:“胡说!你自去多方买来便了,怎么将这言语回我?”

  到是邵卞嘉叫差人拿这匹绫子来看。差人捧上,卞嘉两头看了字号,便附耳对郁公说,如此、如此。郁公点头,就出硃票,差皂隶到染店取那十匹花绫来回话。

  皂役去了,卞嘉却不回寓,将身退入后堂。少顷,差人取入十匹绫,到后堂进。

  郁公同卞嘉验明两头字号,却字号与那一匹是一样的。随吩咐礼房写一个通家晚弟的名帖,差人去致意赵爷,动问他这绫子可有访买,要求他转买百匹,情愿原价奉上。

  过一时差人同赵衙一管家,捧一个缎盒,走入衙来。差人将名帖呈上,是通家晚生赵言拜。管家赵长跪下禀道:“适蒙老爷下问家爷这绫子,家爷多拜上的,旧岁因家小姐出门,差人往松江府买三十匹,裁用去了十匹。今小相公毕姻,所以染这十匹在店中。家下还存十匹,闻老爷要用,家爷特差小的送上。”郁公道:“多谢你老爷厚惠,容面谢。”发回柬帖,赵长叩头说:“晓得。”自回去了。

  郁公即拿这十匹一看,却与那十匹是一样印记,心中已自明白。卞嘉对郁公曰:“且悄悄拿前一匹的小厮来,相究他的来历,此事便有下落。但要吩咐差人委曲唤那孩子来,不要惊动地方,恐走漏了消息。”郁公道:“领教。”就唤快手陆渐,吩咐去拿李阿寿“不许一刻耽搁,可委曲叫他来,不准惊动地方。”

  陆渐领了命,正出县门,遇见王小三,陆渐密告小三,小三就同陆渐走到东门外。恰好阿寿买一包枣糕在前面走,王小三退后向他一指道:“前面那个穿蓝布棉袄的,就是那人。”陆渐忙忙赶上,把他肩上一拍道:“寿哥哪里来?”阿寿回头一看,却不认他。陆渐道:“寿哥,前面一个朋友要送还你一件东西,他说你的物,当五钱银子买酒吃。今要远出,特着小弟请你去当面认得了店,后你自己好去取赎。”

  阿寿听了,疑是小三,因问道:“贵友可是姓王的?”阿寿便不疑心,同他转回。行到县门前,只见那人摸出一板签来,向阿寿道:“太爷请你说话,且同我进去。”吓得那孩子目瞪口呆,脚也移不动,被陆渐拖入县门,直到后堂。

  邵卞嘉见差人带个孩子进来,晓得是那个事,便唤那孩子到身边来。阿寿跪下叩头。邵卞嘉叫他起来,见他生得却目清眉秀,暗想:“此处哪有此绫子?此地又无处可买,其中必有个得来的缘故,令人猜测不出。若是他父子打劫来的,连这小厮都不能干净了。待我先问他备细。”

  逐令差人出去,不许闲人进来。乃闭了门叫阿寿近前,低低问道:“你这匹绫子从何处来?适才有人告你是杀人大盗,这绫子就是赃证。倘太爷夹打起来,看你小小年纪如何受得刑具,眼见是性命难保了。如今趁官府未出来,你把这绫子来处的由,一一说与我听,一字不许隐瞒,我就向太爷讨个方便。你若不说真情,到堂上就要救你也无用处了。”阿寿听了,两泪交流,只得把姚胡子还有绸缎藏在阁板上黑漆箱内,说了一回。又问:“姚胡子平往来的人,你个个认得他姓名么?”阿寿便将个个姓名念出。

  卞嘉取幅白纸,把姓名记了,收在袖里。又问:“这班人可一齐寻得着么?”

  阿寿道:“俱在赌场中赌钱,平时一人有事,众人齐到料理。”

  卞嘉道:“你今实说,待处置了强盗,后我还要照顾你。”阿寿叩头拜谢道:“得老爷救拔,小的感恩不尽。但姚胡子的子,小的受她大恩,求老爷一发看顾她便好。”

  卞嘉道:“你要得陇望蜀了。”

  说罢,郁公步出后堂,阿寿退立一边。卞嘉把阿寿情由述与郁公,又将八个大盗名字递与郁公,遂附耳说:“目今可如此,如此。”郁公笑道:“妙算,妙算,弟出堂料理。”即传鼓升堂,郁公批一硃票:“即拿三条街失节妇人张氏,系姚大,立刻赴县。”票后又批一笔:“其夫无涉,不必牵连。”

  差人如飞去拿。张氏正立在门首盼望阿寿买糕回来,忽见差人拥入,手执硃批说道:“太爷有请。”不由分说,左右扶了两臂就走。张氏叫喊邻人,央他寄信丈夫。差人道:“官府吩咐,与他丈夫不相干涉,不必唤他。”倏忽之间,早已到县,差人解进,郁公喝带过一边,签押完了听审。

  却说姚胡子这一班,正在赌场,方赌得高兴,忽然沸沸扬扬,有人传说:“县里在三条街拿一个少年妇女,说是为着情事,大家去看一看。”姚胡子听了,有些错愕的意思。忽见他间壁安老官走来道:“姚大官,你家娘子被大爷出个硃票来拿去了。”

  姚胡子大惊,问道:“你曾看见票上是甚言语?”安老官道:“票是我亲眼看见,写失节妇人张氏,又写与丈夫无涉,不必牵累。”姚胡子暗想:“失节妇,分明是偷汉子;与丈夫无涉,想是我无罪了。”连忙把钱收起,飞跑到县,这些兄弟见姚大子有事,个个随后跟来。到得县前,见众人拥挤不开,要看太爷审个情,但是,畏惧郁公的堂规清肃,不敢十分挤拥。只有姚大一班七、八个,自恃挂名在赵衙内,兼讨一个图书名帖来,遂拥进仪门。

  郁公早在堂上,远远见得分明,便叫快手下堂来问:“方才进来是什么人?”

  差人下来查问,姚大一班应说:“我们都是赵府里,家老爷因太爷拿他家人姚大的子来,就差他丈夫拿个名帖,同我们在这里探望。”差人上堂将此话禀明郁公,郁公道:“既是这等,可叫众人上来看个真假。”差人就唤众人上堂,一齐跪下,将名帖呈上,郁公看了名帖说道:“你老爷向曾对我说,他有十二个得力的众人,恐有徒冒名来禀事的,写一个名单送在这里。你们可一一报名来,以辨真假。”

  那八个人齐齐唱名上来:姚大、黄魁、李小三、翁及能、贾常、王阿任、周、杜孝。众人报名已毕,郁公唤出李阿寿来问道:“下面八个人,可是你说的八个名字么?”阿寿禀道:“正是此八人。”郁公便叫拿出赵府送来的松绫,放在桌上道:“你这大胆强盗,前新丰驿打劫江西客人三千银子绸缎,又杀他的家人,今告在我台下。方才赵太爷来说,是你这班奴才,借他名在外打劫。今许多绫罗藏在何处,好好招来,免受重刑。”

  众人面面相觑,解说不出来。那赃物又在上面,不敢强辩,只是叩头,求饶一死。郁公就点三十名民壮,二十名皂快,到各家搜出赃物。须臾,箱笼扛一堂。打开看时,俱是黄白之物,检出那绸缎,只有六百多匹,却不见了四百之数。

  郁公喝令行刑。八个人齐禀道:“老爷不须动刑,犯人直供就是。前新丰驿打劫客货绫罗绸缎共一千多匹,拜匣一只,内银一百七十两,约票一纸,砍伤男子一名。其绸匹作十份均分,家主赵太爷得四份。其余六份,乃我等八人均分。所少四百,实在赵家。”

  郁公命书吏记录了口词,仍点齐民壮皂快,亲身到赵府来,一齐进门,赵知府公服出,作揖罢,郁公道:“学生有句得罪话说,适才拿得打劫江西客人一班杀人大盗,皆系老先生之仆,赃物俱在,供词已录。但失单上尚有绸缎四百余匹,据众盗说,俱寄在老先生贵府,前承惠那十匹,就是那赃内之物。故本县躬自来领余赃。‘”

  说罢,竟喝令众人打开殿门,搀了赵老的手,步入中堂,直抵内室。郁公对赵老道:“所言之物,学生若命衙役进取,不惟得罪老先生,反有所失,不若老先生自己照数点出来付与学生,又为两便。”

  此时,赵老惊得没有主意,眼见郁公这般光景,料难瞒藏得过,只得叫丫环、妇女们将那纱罗绫缎一齐运出。郁公捆束明白,叫手下扛出来。赵老送郁公到门外上轿,郁公拱手说声“得罪”如飞回县,又出飞票去拿盗首乡官赵言到案。

  赵言见票,即将管家赵长代解,刹时赵长拿到,郁公对他道:“你老爷是朝廷命官,如何还去为盗?我今尚未便案问,且待奏疏上司,请命过了再处。”便叫施客验认赃物。见绸缎机头上俱有豫章世德四字图书记号,其所存碎银,与那五千两借卷,郁公尽叫领去。其余各盗积年打劫所蓄金珠玩物,约有五千余金,俱籍没入官。赵长同各盗皆责四十板收监。李阿寿并张氏讨保释归。

  却说赵知府见牌票上言语,并对赵长声口来得厉害,甚是不安。要与郁公通个关节,又无人敢向他说话。闻邵公子与郁公相好,就来哀求卞嘉,转求郁公,情愿送五千金于郁公,另一千五百两与卞嘉。卞嘉见求之不已,只得入县去见郁公。

  去了半方才出来。赵老忙问道:“所话之事何如?”卞嘉摇首道:“不济,他明就要据实申奏朝廷,小弟再三哀求,始得将底借来一观。”遂将本稿递于赵老,赵老一看,见上面写道:

  知龙城县事,臣郁有道,谨表奏为蠹国害民、亟请天诛,以肃官方事。臣某莅任龙城,惟以安民缉盗为务。因有前任广西桂林知府赵言,身列仕宦,行同虺蜴,则横行乡里,夺民脂膏,夜则摽掠江湖,思罗商贾。今于某月某劫掠江西绸客施弘德,于新丰县地方,杀入舟中,砍死家人某某,抢夺货物,共计三千余金。臣捕捉大盗姚大等八人,共称赵言为首,其赃物尽从言家追出。洵冠裳大变,而国法所不容也。但言官居四品,以不敢擅自勘问。谨此奏疏天颜,恭候雷霆下命,臣不胜待命之至。

  赵老看完,骇得五内崩裂,三魂飘,只得哀求邵卞嘉道:“老朽一时失算,被这些奴才误了。今竭生平所蓄,凑足万金之数,一惟台翁笑纳,只求郁公这本不上,出老朽,便是再生之恩了。”说罢,下几点泪来。卞嘉应允,吃酒到鸣,赵老方才回去。

  次,卞嘉入县见郁公,把赵老之事一一说了。郁公笑道:“此老一生蓄积,一旦与了他人,也处得够了。这数千金供世兄几年之费,弟自出他的罪便了。”

  卞嘉辞谢出来,见赵老已在寓所守候。卞嘉道:“郁公执拗异常,再三言之,方才允许。”赵老拜谢,回去不提。

  郁公将这八人申详上司,回文下来道:既是杀人大盗,着该县依律惩治。郁公见赵长是代主人之罪,将他配徒。其余八盗尽告处死。姚大之张氏,卞嘉着人拿十二两官价当堂买去。唤李阿寿来对他说道:“赵衙因你受累,定不肯干休。

  恐我起身去后,你的性命不保。我怜你年幼,有心照顾,你可悄悄领你母亲来,我替你收得人情在此,索与你配合,完你一点情意,可同我回家过活。”阿寿千恩万谢,母子三人一同相随。第二卞嘉辞了郁公,同李虚斋、施弘德父子四人欢喜一齐回家。这龙城县百姓因郁公处了那赵知府,人人称快。

  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wWW.dAgExs.Com
上一章   玉楼舂/白云道人   下一章 ( → )
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免费为用户更新作者白云道人精心创作的小说玉楼舂/白云道人未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提供玉楼舂/白云道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完全免费无须注册,页面没有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