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茅盾的小说蚀未删节完整版
大哥小说网
大哥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大哥小说网 > 经典名著 >   作者:茅盾 书号:44643  时间:2017-12-6  字数:10390 
上一章   第五章    下一章 ( → )
  张曼青教书的学校里举行第三次的辩论会了。题目是曼青出的。一星期来,他为这件事很高兴。他指导甲乙两组的学生如何去搜集材料,又参预他们的演习,很忙了几天。学生们的精神很好,又肯苦心预备,曼青预料这一次的成绩一定比前两次更好。

  这一天上午,从清早到正午,曼青像跳舞师似的不曾停过脚。他刚到了甲组的学生处,乙组的学生又来找他了。他打电话给预约的评判员,请他们早些来;他又要督率校役布置会场。午饭后,一切都准备有成,专等三点钟开会了。曼青这才在自己房里伸伸腿,松一口气,可是号房又来报“有客”他又巴巴地跑了出去。

  来客是王仲昭,格外使得曼青高兴;他笑地引着仲昭到了自己房里,很愉快地说:

  “仲昭,足有两个星期不见面了。实在忙得很。半年来第一次忙,也是半年来第一次心境愉快。青年真可爱。他们的精神真好。等一下你听他们的辩论,你就知道了。所以,仲昭闽学以南宋朱熹为代表的学派。因熹讲学于福建建,福,我还是劝你也来干教育事业。”

  仲昭微微一笑,就坐在堆书籍的桌子前的一个藤椅里,桌上的书籍,有中文的,也有英文的,似乎都是些历史。一本英文书,摊开了平放着,书页上有些蓝色铅笔的记号。仲昭翻过来看书名是《PrimitiveCulture》,一本研究初民生活的著作。

  “你教的什么功课?怎么玩起这些老古董来了。”

  仲昭把那书照原样放着,看着曼青说。

  “担任的功课是世界史,”曼青替仲昭倒过一杯茶来,自己燃着了一枝烟,用力进一口,然后回答。“所以有时也要看看这些书找点材料。”他又进了一口烟,接着说“本来请我教《三民主义》,我就觉得很为难,恰好学生不满意前任的历史教员,我就和他对调了。”

  “你倒喜欢教历史?”

  “历史也有历史的难处,但无论如何说的全是事实,不至于睁开眼说谎。况且是世界史,参考容易,说话也自由。如果是中国近代史,我就不干。第一是材料困难。照理,现代史的材料是报纸;但是中国的报纸,就没有正确的史料的价值。仲昭,你是个报馆记者,自然很知道报界的内幕。哦,近来,你的第四版新闻很有意思。”

  “你说是很有意思罢,然而总编辑不满意。”

  仲昭很牢地说。这在曼青真是第一次看见,所以很有些诧异了。

  “我本想辞职,”仲昭慨然接着说。“但一想辞职反是屈伏,是失败,所以又取消了辞意。我现在还是韧干,一点一点地来。但这几天,第四版的编辑态度到底让步了一些。”曼青很同情地点着头。一句老话“还是教育界好些,”已经冲到牙关,又被他捺住了;他觉得此时对仲昭说这个,便似乎是嘲笑他的失意了。他忽然想起另一件事来,匆匆地跳起来往外走,一面说:

  “仲昭,你坐一下;我介绍一个人和你见见。”

  “如果你还有事,也尽管请自便罢。”

  仲昭随口回答着,也站起来走到室隅的书架前看书名。这里的书,大都是社会科学的,仲昭很熟悉。一本簇新的《WhetherChina?》吸引了他的注意。他出来翻着目录看,心里机械地在想:中国,中国,倒在那边呀?向左呢向右?有你中间的路么?他放过了目录,随手揭到书尾,似乎想找出最后一章的结论来看,却听得曼青已然在门边。仲昭下意识地回头看时,不全身一跳。曼青身边站着一位女士,那宛然是陆女士呀!

  “朱近如女士。也是这里的教员。”曼青微笑地介绍。

  仲昭睁大了眼,疑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分明是陆女士,怎么会姓朱?但是立刻他的疑团打破了;他听得这位女士的声音,他知道确不是陆女士而是另一个了。

  “就是王仲昭先生么?久仰!”朱女士含笑地说。

  仲昭镇定了心神,很客气地周旋了几句,同时在端详这位朱女士的丰姿。他慢慢地看出来,虽然和他的陆女士极相像,却有许多的不相同。两位都是颀长,但陆女士似乎要更多一点娉婷的姿态;而在同样的鹅蛋脸上,朱女士的鼻尖是显然太尖锐了一点儿,嘴边也没有陆女士那样的笑涡;弯弯的眉毛和略大的眼睛可说是二人的最相似之处,然而眉目间的表情却又绝对不同了,朱女士有其柔媚,陆女士有其英俊;在眉尖的微微一蹙时,那差异就更大了,陆女士在此等时候所有的摄人的不胜幽怨的风韵,朱女士却完全没有,只构成了平板的愁容。可是最大的分别还在嗓音。仲昭不解何以朱女士的嗓音和她的容貌竟如此不相称,她那扁阔而略带哑涩的口音即在柔和小语的时候也会引起沉重悒的不快

  朱女士坐在仲昭对面,把一个侧形向着曼青;她很娴熟礼节似的问起仲昭的近况,称赞他编的报纸,时时把眼光掠在曼青的满意的脸上。仲昭立刻看出来,这一对儿中间已有了相当程度的互吸引了。

  渐渐他们的谈话引到了辩论会。仲昭不专对何人地漫然问道:

  “可不是,我还没知道今天辩论的题目是什么?”“今天的是:《世界第二次大战将在何处爆发?》一个政治的历史题。”曼青很高兴地回答。“甲组是主在近东的,世界的火药库巴尔干半岛;乙组是主在远东,谜样的中国。这里也就包含着最近济南事件在国际政治上的影响了。”

  “好题目,这一定是你的手笔了?”

  仲昭说,眼光先向朱女士的很有礼貌的笑容一瞥,然后落在曼青脸上。

  曼青很客气地然而很得意地点着头微笑。

  “学生也都说这题目好呢,为的是材料丰富,范围阔大,甲乙两组都容易立论,他们不喜欢上次的题目——《清共的根本方法》;他们说想来想去只有报纸上常见的几句话,好像是无须乎辩论似的。”

  朱女士很委宛地说,可是她的不作美的声带,使她的辞令减不少。

  “上次的题目就是前任历史教员出的。”曼青看着仲昭说,然后又向朱女士递去个微笑,补足了一句道“今次的题目,他还是不赞成呢!”

  “他有什么理由不赞成?”

  “那是故意和曼青立异,因为学生不他,却曼青。”朱女士低声加以说明。

  “但是他的表面理由却说是太空!仲昭,这么一个全世界人都在关心着的问题还说是太空,吓!”

  朱女士也附和着表示了概叹的意思。

  “像这一类的人,现在极多,没有一点远大的眼光!”

  仲昭接着说,心里却忽然的有了些妒意。他想:究竟曼青的运气好些,能够立刻战胜了环境的困难,并且恋爱方面也像是不久就可成功,虽然朱女士的人品也许比不上陆女士。他惘然翻着还在他手里的那本英文书,似乎很热心地要明白它的内容。

  窗外有几个人影闪动,隐约地还可以听得低声小语;大概是校中的学生。室内的两个男子都没有注意。但是朱女士却感得局促不安,仿佛是被侦缉的逃妇。她的游移惶惑的眼光注在曼青的脸上,似乎在说:“听得么?那是来窥伺我们的。”

  此时曼青和仲昭又谈着同学会方面的事了。曼青以为曹志方他们一群人的破裂是当然的事;他说他们除了各人都感得寂寞这一点是共通的,此外各人间是冲突,所以团结立社简直是梦想。仲昭又提起了章秋柳。这个女的名字很使朱女士注意。

  “哦,哦,她也是一个怪人。”曼青沉地答着,随即把话岔开,似乎是怕谈到她。自从史循自杀那天他对于章秋柳有过一次幻想后,他心中就有了这句话:她是个怪人。最初,他还企图去了解她,但后来见得要了解是全然地不可能,便怕敢想到她。现在呢,他自认是不应该再想到她了。他的理想的女的影子早已从章秋柳那里褪落,渐次浓现在朱女士的身上了。

  似乎要印证他的感念,曼青下意识地向朱女士望了一眼,恰好和她的疑猜的注视相接触。一种忸怩惶恐的意识立刻就来了。这是无理由的扰动,曼青自己也不明其所以然,只是本能地觉得在这位长身玉立的女前又想到章女士,是一件不应该的事——近乎亵渎。

  三个人意外地沉默着,像是已经说完了话。

  窗外的人儿似乎已经走了,从大讲堂传来了喧嚷声和掌声。曼青看手腕上的表,正是一点四十分;他伸了个懒,起来说:

  “还有一个多钟头。我们先到会场去看看罢。”

  他们到了那足容二百人的大讲堂时,本校的学生已经挤了,来宾也到的不少。他们三个在讲台边的一排特别椅子里坐了,就有两三个人踱过来和曼青闲谈,无非是济南事件怎样,今天天气倒好…一类的话。接着又来了一个四十来岁穿西装的绅士,高声地把许多半批评半恭维的话,掷在曼青脸上;他们一面谈着,一面走到讲堂的中部去了。仲昭觉得没有什么话可和朱女士闲谈,便仰起了面孔瞧会场中的标语,一会儿又瞧着会场里的攒动的人头。一个女子的婀娜的背影正在椅衖中间徘徊,吸引了仲昭的注意。他不心里想:“怪了!怎么今天看见的女子全有些像陆俊卿!”但现在那女子转过身来了,她是章秋柳。

  章秋柳已经看见了仲昭,也看见了坐在仲昭旁边的朱女士。她微微一笑,就走过来;她的蹑着脚尖的半跳舞式的步法,细肢的扭摆,又加上了峰的微微跳动,很惹起许多人注目。她像一个准备着受人喝采的英雄,飘然到了特别椅子前面。

  “密司陆,几时来的?”

  章秋柳向仲昭掷过了一个俏媚的微笑,回答他的让坐的礼意,就抓住了朱女士的手,很亲热地说,似乎是多时的老朋友了。朱女士愕然一跳。

  “秋柳,你认错了人了!”仲昭急急地进来说。“这位是朱女士,这里的教员,曼青的同事!”

  “当真?怎么和你那天给我看的照片里的陆女士完全是一模一样,竟有这样相像的两个人!可是,密司朱,你真可爱,请你原谅我的冒失,我喜欢和你做朋友,就同陆女士一般。”

  朱女士不得主意似的笑着;不多时前,她听得曼青和仲昭谈着“秋柳”现在却就看见这位被呼为“秋柳”的女子了,她觉得很奇怪;她偷眼望曼青,却见他和那位西装绅士正在低声密谈,还没有知道这里多了一位来客。

  仲昭对朱女士介绍了章秋柳,把谈话的兴趣鼓动起来。但似乎在章秋柳的豪宕的气概前变成了羞怯似的,朱女士只是有问必答地应酬着,失了她的娴熟礼仪的常态。并且疑云也一团一团地从她心里浮上来。她果然不明白章秋柳和仲昭的关系,她更觉得章秋柳很亲热地叫着曼青的名字是很刺耳的。

  不可名说的酸意,渐渐在她心里浓厚起来了。

  章秋柳却很自在地说笑着。今天她格外美丽活泼;她的话语,又利,又婉曼,又充着暗示;她的顾盼多情的黑眼睛,她的善于挑起爱怜的眉尖,又都像是替她的音乐似的话语按拍子;她的每一个微扬衣袂的手势,不但出肥白的臂弯,并且还叫人依稀嗅到奇甜的香。朱女士觉得全会场的男子的眼光都集中在这位妖冶的同的身上;本能的女的嫉妒,化为奇异的烦躁,爬遍了她的全身,而尤其使她不快的,是她自己的陪坐在侧似乎更衬托出章秋柳的绝来。朱女士并不是生的不美丽,然而她素来不以体美自骄,甚至她时常鄙夷体美,表示她还有更可宝贵的品的美;可是现在,她竟俚俗到要在一个不相干的场合和一个不相干的女子斗妍!这个感念成为自觉的时候,又加重了朱女士的愤恨,好像全是章秋柳害了她使她竟如此鄙俗。她觉得坐椅上平空长出许多刺来,不能再多耐一刻儿了。她正待走开,曼青却已回到她跟前,有那位西装绅士很伟岸地站在背后。

  “仲昭。这位是金博士,社会心理学专家。今天辩论会特请的评判长。”

  曼青很庄重地说,闪开半个身体,献出那位博士的高身材;同时他的堆笑容的脸孔慢慢地从仲昭这边转向金博士,在说到最后一个字时却和博士面对面地微一颔首。然而也就在这时候瞥见了章秋柳含笑地坐在朱女士的肩旁,他不觉心里一震,所以那“长”字的声音便有些异样了。

  金博士振起他的教授座的辩舌,引进了自己;他说是“神已久”他接着便称赞仲昭的新闻眼光是合于他们社会心理学家的理论的,他很恭维仲昭苦心经营的第四版新闻。“曼青,你见我也在这里,奇怪么?我知道你们有辩论会,特地来观光。我新得了个好朋友,你们的密司朱。”

  章秋柳向曼青说,又回眸对朱女士笑了一笑。

  “呀,呀,之至,我忘记请你了。”

  曼青支吾地答着,装出正在静聆金博士的高论的样子。朱女士也像是真在那里恭听,但不时从眼梢上丢给章秋柳一两个似乎是冷笑的瞥视,仿佛说:“你自然不会懂得博士的高妙议论。”

  金博士现在说到了仲昭的“印象记”:

  “真是一篇好文章。理论之正确,观察之缜密,都是现在少见的;加以文字尤其采,引人入胜,兄弟自从见了大作后,也对于这个问题写了一点;那自然是纯理论的,和大作却是异曲同工。下期的《社会科学月刊》上大概可以登出来。

  只是仲昭兄的‘印象记’为什么又半途搁笔,很可惜!”“金博士太过誉了,”仲昭心愉快而又谦虚地说“随笔杂感之类的文字不过作为报纸上的补白而已,岂敢和谨严的大作比较呢!至于半途搁笔,也就和刚才所说第四版不能更多登新闻是同一原因。”

  金博士很惋惜地微微颔首。乘这机会,曼青表示了希望金博士从学理方面赞助仲昭的新闻编辑方针的意思;金博士微笑地着手。忽然章秋柳进来说:

  “仲昭那几篇文章自是佳作,但也不能说没有几分于主观罢?跳舞场,我是差不多每晚上去的,在我自己,真有仲昭所说的那种要求刺,在刺中略感生存意味的动机;然而在一般到跳舞场的人,怕未必然罢!他们只看作一种时式的消遣。”

  金博士疾转脸向着章秋柳,浓眉一出惊怪的神气。

  “学者们的理想自然是可贵的,”章秋柳坦然又接着说“但他们太喜欢在平凡的事实上涂抹了理想的金色,也是不很科学态度的事罢?”

  金博士皱着眉头干笑了一声,虽然还极力保持着绅士态度,但那一股怫然的神情已经不能遮掩了。朱女士张大了眼,忧虑着这位博士的赫怒,但心里未尝不乐意章秋柳的将要受窘。

  “秋柳,你又喜欢开玩笑了。好在金博士也很有fairplay的度量。”

  曼青勉强笑着装出主人的排解的身分来,暗中却扯了一下章秋柳的衣角,警告她须得小心说话。这都被朱女士看在眼里了;她的脸上立刻泛出愤妒的红色来,她从极坏处猜想曼青和章秋柳中间的关系了。

  “金博士请不要见笑,我是随便说说,也是随便引用了某大学者的一句话而已。现在剩给我们的言论自由只限于不涉政治的学问上了,我们应该尽量享用这小小的一些自由。金博士,想来你也是这个意见?”

  章秋柳很妩媚地笑着说;她的大方而又魅惑的语音落在金博士脸上,很有效地扫除了这位学者的愠,现在他也哑然笑了。

  “章女士是跳舞场的实验主义者,”仲昭向着金博士说,竭力想造成浓厚的诙谐空气“所以我敢代她要求她的意见被考虑;但章女士同时又戴着愤世嫉俗的颜色眼镜,所以我又敢代她声明她的意见是不免带几分病态的。总而言之,章女士的见解不失为社会心理学者金博士的好材料,我又敢担保金博士是一定的。哈,哈。”

  “,哈,哈。如果实验主义的章女士愿意带我到她的实验室,自然更了。”

  章秋柳嫣然一笑,并没回答;朱女士的十分难看的脸色已经使她注意到。她觉得朱女士的眼光对自己有敌意,对曼青有怨疑;她的女特有的关于这一类事的锐的感觉便料到了曼青和朱女士中间已有怎样的关系。她为曼青庆幸,但也觉得朱女士的没来由的醋劲太可笑。她起了一个捉弄朱女士一番的念头。

  “曼青,你的观察是怎样的呢?”章秋柳故意很亲热地说“我曾经带你到实验室去过。那时,你在沉醉中,有怎样的感觉?细的拥抱,耳鬓的磨擦,给你的是感的狂呢,抑是心灵的战栗?嘻,怎么你的脸色变了?怎么你像一个闺女似的腼腆起来呀!到跳舞场去玩玩,有什么要紧?王大记者和金博士都证明这不是下品的冲动而是神圣的求生存意识的刺了。我们正在青春,需要各种的刺,可不是么?刺对于我们是神圣的,道德的,合理的!”

  金博士赞许似的点着头,仲昭微笑,曼青忸怩地望着会场里的人头,盼望有什么事故出来打断了这可怕的谈话;他不能回答,又不敢不答。他偷窃似的疾电似的向朱女士瞥了一眼,他几乎惊叫出来。朱女士的灰白的脸色中透出了恚怒的青光了!

  “秋柳,你又来和我开玩笑了;过分的玩笑有时会生出想不到的坏结果。”

  曼青吃吃地说,努力想消除朱女士的怀疑,同时向章秋柳连丢了几个哀求勿再多言的眼色。他很想立刻身走开,但又怕反而证实了自己的心虚,况且如果章秋柳再有不稳的话语,便连自己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一定要使得朱女士的猜疑更深一层。他只好大胆地身站着,用一种革命家上断头台的精神支撑着自己,提起了今天辩论会的题目,故意很热心然而毫无意义地和金博士讨论。

  章秋柳胜利地微微一笑,捉弄一下像朱女士那样的褊窄傲谩的人儿,她觉得是最痛快的;但是曼青的局促也使她感到了几分抱歉,她对于曼青并无恶意。过去的浪漫的微波又在她心里动,她回想到史循自杀那天傍晚时她和曼青的一段事,以及此后五六天内曼青对于她的又爱又怕又失望的复杂矛盾的心情。那时在几次谈话中,章秋柳听出了曼青的意思,知道他所崇拜的理想的女子是如何的样子。现在她不向朱女士切实地睃了几眼,却只在这个颀长的外表尚好的人身上看出了浅薄,庸劣和窄狭。像大姊姊留心弱弟的幸福似的,章秋柳忽然可怜起曼青来,想给他一个警告了。

  此时在会场的一角有人招呼金博士,截断了他和曼青的谈话;乘这机会,章秋柳就轻轻地对曼青说:

  “曼青,过来,有几句话要和你说。”

  她又向朱女士看了一眼,便慢慢地走向讲台的后方。曼青略一迟疑,也跟了过去。

  “秋柳,刚才你说话太随便了,几乎闹出事来。”

  曼青先开口,凝视着章秋柳的眼睛。

  “放心。密司朱很有容忍的度量,决不至于在许多人面前闹笑话。”

  “唔,唔;这个么?也使我很窘。但我是指你和金博士的冲突;这位博士脾气很大。今天他是特请的评判长,我们不好意思得罪他。至于你说我们到跳舞场,那是小事,不过给学生们听得是要借此造谣罢了。”

  “那么,给朱女士听得倒并不妨碍么?”

  章秋柳说时扑嗤地一笑;她斜过眼去望朱女士,见她正和仲昭谈话,但是她的不安宁的神色却充分证明了她的心是向着这边,愤愤地在侦察。

  曼青跟着也很快地望了一眼,可是他看不出朱女士的内心的妒火,以为她的安详态度是真的,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

  他坚决地回答:

  “秋柳,我和朱女士的关系尚在水平线以下。”

  章秋柳抿着嘴笑,出“何必骗我”的神气。

  “当真的,我没有对她说过爱,一次也不曾有过。我何必骗你?在别的方面,或者我是不能了解你,但在这一点上,我相信我是了解的,所以如果我和她有爱情,决不瞒你。”

  “但是你的下意识活动却充了爱恋朱女士的气味。”

  现在是曼青默然微笑了,似乎在说:“这个,我是老实承认的。”

  “但是朱女士的爱你,却已经超过了下意识的范围;她是很明显地自觉着,她见了任何女子都会发生妒意,她已经把你视为她的所有品。”

  “未必罢?你也不免戴了颜色眼镜。”

  曼青犹豫地回答,忍不住又向朱女士望了一眼。

  “我的是极正确的观察。曼青,你的情绪上有缺陷,你不能抓住了女子的热情初动时的机会表示你的爱,你是属于羞怯的一类。所以等到你自认是可以谈到爱的时候,像朱女士那样的女子早已热烈到要扑在你怀里了。”

  曼青的脸上泛出红晕来了,他反而觉得不好意思。

  “但是我现在特地要对你说的,却是另外一件事。”章秋柳接着说“你谈起过你的理想的女子,你现在自然以为朱女士是合于理想了,可是在我看来,全然不是;你的恋爱将使你受到很大的痛苦。我这意思,或者你不能了解,然而我不能不说,因为你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个老实的正派的人,我不忍见你发生困难。”

  曼青惑地看着章秋柳,不知道怎样回答。两个人沉默地对看着几秒钟,然后章秋柳很温柔地笑了一笑,微微颔首,似乎说:“你记着我的话罢,”便翩然自去。

  忽然一声怪耳的冷笑惊醒了曼青。他探索似的把眼光掠过全会场,看见朱女士的侧形在会场的左门口一闪,又仿佛看见她的郁怒到难以克制的脸色和微微发抖的嘴。他的心突突地跳了,本能不容他再多思索,就也奔向朱女士通过的那个门追上去。

  朱女士并没回顾,但似乎也料到追赶来的是谁,她更快地跑。穿过了一条短的走廊,便是她的卧室,此时静悄悄地一个人都没有。她冲进了自己的房,便要将门碰上,可是曼青的一只脚已经进,她便走到书桌边,背向着曼青,同时在细细地气。

  曼青将房门轻轻关上,惘然立着,想不出怎样开始谈话。

  “你这么追赶我,被人家看见了,算什么呢?”

  朱女士着气说,并没转过身来。

  “近如,我是一时着急,心里胡涂了;幸而没有人看见。”

  曼青移前一步,很引罪似的轻轻地答着。暂时的沉默。大会堂里的嚣声隐隐传来,谁也不去注意。朱女士慢慢转过身来,忽然抬头看定了曼青的面孔,似乎要看到他的心里。现在她的脸色平静些了,只有眉尖上还透出十分的怨恨。曼青记起了刚才章秋柳的话,很想大胆地表示自己的心曲,然而拗不过本能的拘束,终于又是朱女士先发问了:

  “有什么事呢?请赶快说罢,你在这里多耽搁了,很会惹起人家议论的;你自然不算什么一回事,我却不愿意听别人的闲话。”

  “我要对你解释一下关于章女士的事。”

  “吓,我是不相干的。你倒应该向她解释一下关于我的事。”

  “我和她没有关系。”

  “你们有没有关系都和我不相干!”

  朱女士说的很沉着,又转过身去,背向着曼青,表示很生气的样子。

  “然而我为我的人格计,也不能不向你解释明白。”

  “算了!我不怀疑你的人格,况且我无须过问你的人格。

  再见罢。”

  朱女士的本来略带哑涩的嗓音此时简直成为极难听的厉的沙声了。她本以为曼青此来,一定是倒在她脚边,求她饶恕,求她爱他,却不料只是这么淡淡的几句话!失望和嫉妒的情绪混合在一处,使她又悲痛又愤怒;她几乎想跳起来责骂曼青为什么先前要打动她的处女的平静的心坎,成了精神上的始而终弃的悲剧。但是在曼青这面,却觉得朱女士的声音是犷悍的可怕,他深悔自己的冒昧,他想来一向原不过是较亲密的友谊,未必就有了爱的程度,所以今之举,未免太污辱了朱女士的女的庄严了;他完全噤住了,他不敢再说一句话,并且不知道如何再说一句话。

  “请你赶快出去罢!你为什么一定要让人家看见,当作笑话,破坏我的名誉!”

  朱女士恨恨地说。这惨厉的声音使得曼青发直竖了。

  “我们中间就此完了么?”

  曼青悲叹似的问;第一次声音发抖,并且向前移动一步,差不多接触着朱女士的身体。他的急促的呼吸,嘘在朱女士颈间,拂动了她的短发。然而朱女士坚持着不动,也没有回答。

  “不过我再对你说,我和章秋柳虽然是同学兼朋友,却没有关系。”

  曼青低声再加一句,下决心要走了。突然朱女士又转过身来,几乎撞入曼青的怀里。从“章秋柳”三字引起的妒火,现在是到了白热的程度,使朱女士决心要不论如何把曼青抓在自己手里,争这一口气。她丢下了女的矜持的贞静的假面具,率直地问道:

  “你究竟爱不爱我呢?”

  曼青万料不到有这么一句,睁大了眼,一时没有回答;但随即他疑惑是朱女士和他开玩笑了,只淡淡地反问道:

  “还须先问你爱不爱我?”

  “学校的人早已在那里切切私议,我是不能不爱你了!”

  朱女士低声说,很委屈似的斜睨着曼青,两圈淡淡的红晕在她眉梢慢慢地透出来。她半扭着肢,拓开了双手,似乎在等待曼青的拥抱。

  “我在道德上也不能不爱你!”

  曼青坚决地说。忽然章秋柳刚才劝告过的一句话在他心头一闪,打落了他的拥抱朱女士的勇气,只捧起她的手来吻了一下。此时远远地有铃声霍响了,报告辩论会将要开始,等待曼青去做主席。

  再拿起朱女士的手来吻了一下,曼青便挽着她的臂膊,走出房来;但到了那短短的走廊时,朱女士轻轻地洒了手,让曼青先走几步,一前一后进了大会堂。
上一章      下一章 ( → )
子夜十三步心兽人是世上的大低地国王鞠躬,国一颗热土豆是镜中恶魔今天我不愿面狐狸那时已是
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免费为用户更新作者茅盾精心创作的小说蚀未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提供蚀最新章节第五章在线阅读,小说完全免费无须注册,页面没有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