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茅盾的小说蚀未删节完整版
大哥小说网
大哥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大哥小说网 > 经典名著 >   作者:茅盾 书号:44643  时间:2017-12-6  字数:7655 
上一章   第五章    下一章 ( → )
  因为有店员运动轰轰然每天闹着,把一个历新年很没采地便混过去了。自从旧腊二十五,店员提出了三大要求以后,许多店东都不肯承认。那三大要求是:(一)加薪,至多百分之五十,至少百分之二十;(二)不准辞歇店员;(三)店东不得借故停业。店东们以为第一二款,尚可相当地容纳,第三款则万难承认,理由是商人应有营业自由权。然而店员工会坚持第三款,说是凡想停业的店东大都受土豪劣绅的勾结,要使店员失业,并且要以停业来制造商业上的恐慌,扰治安。县部中对此问题,也是意见分歧,没有解决的办法。

  待到接过照例的财神,各商店须得照旧营业的时候,这风便突然紧张起来了。店员工会的纠察队,三三两两的,在街上梭巡。劳动童子团,虽然都是便服,但颈际却围着一式的红布,掮着一比他们的身体还高些的木子,在热闹的县前街上放了步哨。

  初六那晚,工会提灯游行,举行改良的“闹龙蚌”刚到了清风阁左近,突然那茶楼里跑出二十多个人来,冲断了游行的队伍。这一伙人,都有木铁尺,而“闹龙蚌”的人们也都有弹闲人用的一长竹片在手里,当下两边就混打起来。许多红绿纸灯碰破了,或是烧了,剩下那长竹柄,便也作为厮打的武器。大约混战了十分钟,纠察队和警察都大队地赶到了,捣乱的那伙人亦就逃散,遗下一个负伤的同伴。游行人们方面,伤的也有五六个。

  第二天,纠察队便带了出巡,劳动童子团开始监视各商店,不准搬货物出门,并且店东们住宅的左近相近,只有后天教育才使人有了差别。孟子则认为,是人,也颇有童子团来徘徊窥探了。下午,近郊农民协会又派来了两百名农民自卫军,都带着丈八长的梭标,标尖有一尺多长闪闪发光的铁头。这农军便驻在县工会左近。

  就是这天下午,县部的几个委员在方罗兰家里有非正式的会议,换对于店员风的意见。这不是预先约定的会议,更其不是方罗兰造意,只是偶然的不期而会。方罗兰今天神思恍惚,显然失了常态;这自然是挂念店员风之故,然而刚才他和太太中间有点小误会,现在还未尽释然,也是一个原因。说起那误会,方罗兰自信不愧不作,很对得住太太,只是太太的心太窄狭了些儿,更妥当地说,太不解放了些儿,不知听了什么人的话,无端怀疑方罗兰的忠实,遂因了一方手帕的导火线,竟至伤心垂泪。方罗兰自然不愿他们中间有裂痕,再三对太太说:“人家——虽然是一个女子——送一块手帕,我如果硬不受,也显见得太拘束,头脑陈旧。”在男女社公开的现在,手帕之类,送来送去,原是极平常的事。然而方太太不谅解。

  现在方罗兰不得不陪坐着谈正经事,他的一只耳朵听着周时达和陈中谈论店员风,别一只耳朵却依旧嗡嗡然充了方太太的万分委屈的呜咽。他明知现在已有张小姐和刘小姐在那里慰劝,太太应该早已收泪,然而一只耳朵的嗡嗡然如故。他不知不觉叹了一口气。

  “农民自卫军已经开来了两百,街上无形戒严,谣言极多,不是说明天要实行共产,就是说今天晚上土豪劣绅要暴动。说不定今晚上要闹大子。刚才时达兄说店员工会办得太切了点儿神“代替”物质,用“稳定的均衡”代替唯物辩证法。宣扬,我也是这个意思。”

  陈中气咻咻地说,也响应方罗兰似的叹了口气。他也是县部的一个常务委员,和方罗兰原是中学时代的同学。“罗兰兄有什么高见?我们来的时候,看见街上情形不对,便说此事总得你出来极力斡旋,立刻解决了,才能免避一场大祸。”

  周时达一面说,一面用劲地摇肩膀,似乎每一个字是非摇不出的。

  “我也无能为力呀。”方罗兰勉强收摄了精神,斥去一只耳朵里的嗡嗡然,慢慢地说“最困难的,是部里嘉派先导学者。山西太原人,五世祖始迁江苏淮安。应试不,商民协会里,意见都不一致,以至早不能解决,到如此地步。”

  “说起商民协会,你看见过商民协会委员陆慕游的宣言么?”

  陈中对着方罗兰说,仰起头出一口纸烟的白烟气。

  “前天见到了。他赞成店员的要求。”

  “那还是第一次的宣言呢。今天上午又有第二次宣言,你一定没有见到。今天的,其中有攻击你的句子。”

  “奇怪了,攻击我?”方罗兰很惊异。

  “慕游不会攻击你的,”周时达忙接起来说“我见过这宣言,无非叙述县部讨论店员要求的经过,文字中间带着你罢了。那语气确是略为尖刻了些儿,不很好。但是我知道慕游素来不善此道,大概是托人起草,为人所愚了。你看是不是?”

  陈中微笑点头。他取出第二支烟来,接着说:

  “那语气中间,似乎暗指店员风之所以不能早早解决,都由于罗兰兄反对店员的要求。本来这不是什么不可公开的私,部开会记录将来也要公布的;但此时风正急,突然牵入这些话头,于罗兰兄未免不利。”

  “我本没一毫私心,是非付之公论。”方罗兰说时颇为惋叹。“只是目前有什么方法去解决这争端呢?”

  “争点在店东歇业问题。”陈中说“我早以为店员工会此项要求太过分。你们两位也是同样的意见。然而今天事情更见纠纷了;店员既不让步,农民协会又来硬出头。店东们暗中也像有布置。暴动之说,也有几分可信。如此各趋极端,办事人就很棘手了。”

  暂时的沉默。这三个人中,自以方罗兰为最有才干,可惜今天他耳朵里嗡嗡然,也得一筹莫展。再则,他总想办成两边都不吃亏,那就更不容易。

  “店员生活果然困难,但照目前的要求,未免过甚;太不顾店东们的死活了!”方罗兰还是慨叹地说。

  然而慨叹只是慨叹而已,不是办法。

  细碎的履声从左厢房的门内来了。三个男子像听了口令似的同时转过头去,看见张小姐和方太太挽着手走出来,后面跟着刘小姐。

  “你们还没商量好么?”

  张小姐随随便便地问。但是她立刻看出这三个男子的苦闷的神气来,特别是方罗兰看见方太太时的忸怩不安的态度。

  张小姐是中等身材,比方太太矮些,大约二十四五岁;肌肤的丰腴白皙,便是方太太也觉不及;又长又黑,发光的头发,盘成了左右相并的两个颇大的圆髻。这自然不是女子发髻的最新式样了,然而张小姐因为头发太长太多,不得不取这分立政策。可是倒也别有风姿。脯,细,小而红的嘴,都和方太太相像。她俩原是同学,又是最好的朋友。去年张小姐做县立女中的校长,方罗兰曾经破例去担任过四小时的功课。

  “没有结果呢。”方罗兰回答,他又看着周、陈二人的面孔,接着说:“我们三个人即使有了办法,也不能算数。我们还不是空口谈谈而已。”

  张小姐看见方罗兰这少有的牢,也觉得说不下去;她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回头对刘小姐说:“已经三点了,我们走罢。”

  但是方太太不放这两位小姐回去,方罗兰也热心地挽留。他还有几句话一定要在张小姐面前对太太剖白。刚才两位小姐来时,太太正在伤心的顶点,方罗兰一肚子冤屈,正想在太太好友的这两位小姐面前发一下,请她们证明他的清白无辜,不料陈中和周时达又来了,他不得不把面泪痕的太太交给了两位小姐,连一句话也没多说,就离开了。现在他看见太太的神情还是不大自在,而眉宇间又颇有怨,他猜不透她们在背后说他些什么话,他安得不急急要个明白。他再无心讨论店员风了,虽然陈中和周时达还像很热心。

  又谈了十多分钟,终于两个男宾先走了。方罗兰伸了伸,走到太太面前,很温柔地说:

  “梅丽,现在你都明白了罢。我和孙舞,不过是同志关系,连朋友都说不上,哪里来的爱?张小姐和刘小姐可以替我证明的。自然她常来和我谈谈,那也无非是工作上有话接洽罢了。我总不好不理她。梅丽,那天部里举行新年恳亲会,可惜你生了病,没有去;不然,你就可以会见她。你就知道她只是一个天真活泼的女孩子,情很爽快,对于男子们一概亲热。这是她的性格如此,也未必就是爱上了谁个。她那天忽然要送我一块手帕——也不是她自己用过的手帕——当着许多人面前,她就拿出来放在我的衣袋里。不是暗中授受,有什么意义的,她只是好玩而已。张小姐和刘小姐,不是都亲眼看见的么?这些话,我刚才说了又说,你总不肯相信。现在你大概问过张小姐了罢?张小姐决不会受我的运动,替我说谎的。”

  似乎是太兴奋了,方罗兰额上渗出了一层薄薄的汗点;他随手从衣袋中摸出一块手帕来——一块极平常的淡黄边的白纱手帕,然而就是孙舞所送的。

  “一块店里买来的手帕,没有一点儿记号,你也看过的。现在我转送给你了。”方罗兰将手帕在额上揩过后,抖着那手帕,又笑着说,随即在方太太的手里。

  方太太将手帕在桌子上,没有话。

  她经过张小姐的解释,刘小姐的劝慰,本已涣然,相信方罗兰无他;然而现在听得方罗兰赞美孙舞天真活泼,简直成为心无杂念的天女,和张小姐所说的孙舞完全不同,方太太的怀疑又起来了。因为在张小姐看来是放,妖,玩着多角恋爱,使许多男子疯狂似的跟着跑的孙舞,而竟在方罗兰口中成了无上的天女,那自然而然使得方太太达到两个结论:一是方罗兰为孙舞讳,二是以为孙舞真好。如果确是为孙舞讳,方太太觉得她和方罗兰中间似乎已经完了;一个男子而在自己夫人面前为一个成问题的女子讳,这用意还堪问么?即不然,而乃以为孙舞真好,这也适足证明了方罗兰确已着;想到这一点,方太太不寒而栗了。

  这些思想,在刹那间奔凑而来的,就像毒蛇似的住了方太太,但她没有话,只是更颓丧地低了头。

  方罗兰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话已经发生了相反的效果,他错认方太太的沉默是无声的谅解;他又笑着说:

  “张小姐,你是都知道的,梅丽素来很温柔,我还是今天第一次看见她生气。刚才我多么着急,幸而你们两位来了,果然梅丽马上明白过来。一天的乌云都吹散了。好了,这也总算是我们生活史上一点小小的波澜。只是今天没来由惹梅丽生气,算来竟没有一个人应该负这责任。好了,说一句笑话,那便是鬼妒忌我们的幸福,无端来播我们一场,可怜我们竟落了圈套。”

  “鬼是附在孙舞身上的,”张小姐看了方太太一眼,也笑着说“她和朱民生搅得很好,倒不送他手帕。”

  “孙舞这人真有些儿古怪。她见了人就很亲热似的,但是人家要和她亲热时,她又冷冷的不大理睬了。大家说她和朱民生很好,可是我在妇女协会里就看见过几次,朱民生来找她,对她说话,她好像不看见,不听得,歪着头走开,自和别人谈话去了。也不是和朱民生有口角,她只是忽然地不理。”

  刘小姐不大开口,此时也发表了她的观察。她和孙舞同在妇女协会办事,差不多是天天见面的;一个月前,孙舞由省里派来到妇协办事,刘小姐就是首先和她接洽工作的一个人,她俩很说得来。

  “可不是!她就是这么一团孩子气的。今天她忽然会送我手帕,明天我若是去找她说话,她一定也是歪了头不理的。梅丽,几时去试一试给你看,好不好?”

  张小姐和刘小姐都笑起来,方太太也忍不住笑了。

  方罗兰乘这机会,拉住了太太的手,说:

  “梅丽,你应该常出去走走。一个人坐在家里多想,便会生出莫须有的怀疑来。譬如今天这件事,倘使你是见过孙舞几次的,便不至于为了一块手帕竟生起气来,怀疑我的不忠实了。”

  方太太让手被握着,还是没有回答。他们的一切的话,投在她心上,起了各式各样的反应,但都是些模模胡胡的,自相矛盾的,随起随落的感想。她得不到一个固定的见解。然而她的兴奋的情绪却也渐渐安静下来了;此时她的手被握着,便感到一缕温暖的慰藉,几乎近于愉快。不多时前,她自设的对于方罗兰的壁垒,此时完全解体了。

  “梅丽,你怎么不说话?”方罗兰追进一句,把手更握紧些。

  “张姊姊,刘姊姊,你们看罗兰的话对么?”

  方太太避过了直接的回答;然而她已经很自然地很妩媚地笑了。

  两位小姐都点着头。

  “那么,我们现在就出去走走。”方太太忽然高兴起来。“罗兰,你今天没有事罢?刘姊姊的大衣在厢房里,你去拿了来,陪我们出去。”

  街上的空气很紧张。

  方罗兰和三位女士走了十多步远,便遇见一小队的童子团,押着一个人,向大街而去;那人的衣领口着一面小小的白纸旗,大书:“破坏经济的商”童子团一路高喊口号,许多人家的窗里都探出人头来看热闹。几个小孩子跟在队伍后面跑,也大叫“打倒商”

  那边又来了四五个农民自卫军,掮着长梭标,箬笠掀在肩头,紫黑的脸上冒出一阵阵的汗气;他们两个一排,踏着坚定的步武。两条黄狗,拦在前面怒嗥,其势颇不可蔑视,然而到底让他们过去,以便赶在后面仍旧吠。他们过去了,着斜,很严肃勇敢地过去了;寂寞的街道上,还留着几个魁梧的影子在摇晃,梭标的曳长的黑影,像大的栋柱,横贯这条小街。

  县前街上,几乎是五步一哨;蓝衣的是纠察队,黄衣的是童子团,大箬笠掀在肩头的是农军。全街的空气都在突突地跳。商店都照旧开着,然而只有杂货铺粮食店是意外地热闹。

  两个老婆子从方太太身边擦过,喳喳地谈得很热心。一句话拦入方太太的耳朵:

  “明天要罢市了,多买些腌货罢。”

  方太太拉着张小姐的苹果绿绸皮袄的衣角,眼睛看着她,似乎说:“你听得么?”张小姐只是嫣然一笑,摇了摇头。

  “谣言!但是刚才我们到你家里时,还没听得这个谣言呢。”

  走在左首的刘小姐进来说。她举手掠整她的剪短的头发,乌溜溜的一双眼睛不住地向那些“步哨”瞧。

  面来了一个少年,穿一身半旧的黑呢中山服,和方罗兰打了个招呼,擦着肩膀过去了。方罗兰忽然拉住了方太太的手,回头叫道:

  “林同志,有话和你讲。”

  少年回身立定了。苍白的小脸儿对着张小姐和刘小姐笑了一笑,方太太却不认识他。他们一行人在窄狭的街道旁停下来,立刻有几个闲人慢慢地蹀过来,围成半个圈子。

  “这是内人陆梅丽。林子冲同志。”方罗兰介绍,又接着问“有罢市的谣言么?情形很不好。你知道店员工会的代表会已经完了没有?”

  “完了,刚刚完了。”

  “有什么重要的决议?”

  “怎么没有!要严厉镇反动派。我们知道土豪劣绅预备大规模的暴动呢。前夜清风阁的二三十个打手,就是他们买出来的,明天罢市的谣言也是他们放的,不镇,还得了么?”

  林子冲的小脸儿板起来了,苍白的两颊泛出红色;他看着那四五个愈挨愈紧的闲人,皱了皱眉头。

  “但是店员要求的三款呢,讨论了没有?”

  “三款是坚持,多数店东借口亏本要歇业,破坏市面,也是他们阴谋的一种。明天店员工会就有代表向县部请愿呢。”

  三位女士都睁大了关切的眼睛,听林子冲说话。刘小姐把左臂挽在张小姐的围上,紧紧靠着,颇有些惊惶的神色。

  张小姐却还坦然。

  后面来的一只黑手,从刘小姐的右腋下慢慢地往上移;但是没有一个人注意。

  “没有别的事儿罢?”方罗兰再问。

  林子冲靠前一些,似乎有重要的话;忽然刘小姐惊喊了一声。

  大家都失了,眼光都注视刘小姐。张小姐一手在自己身边摸索,同时急促地说:“有贼!刘小姐丢了东西了!”

  林子冲眼快,早看见张小姐身后一个人形疾电似的一闪,向旁边溜去。纠察队和童子团都来了。不知什么人冒冒失失地吹起警笛来。接着稍远处就有一声应和。忽然四下里都是警笛响了。嚷声,脚步声,同时杂乱地迸发了。方太太看见周围已是黑一厚层的人儿,颇觉不安,拉住了刘小姐,连问:“丢了什么?”

  “只丢了一块手帕,没有什么大事!”

  张小姐高声向包围拢来的纠察队说。

  “贼已经跑了!没有事了!注意秩序!”

  林子冲也帮着喊,向街上那些闯的人挥手。

  但是稍远处的警笛声还没停止。街的下端,似乎很扰;许多人影在昏黄的暮色中摇动。一排纠察队和几个警察,从人丛中挤出来,匆匆地赶过去。传来一个很响的呼叱声:“谁个吹警笛!抓住!”

  林子冲也跑去察看了。方罗兰皱着浓眉,昂起了头,焦灼地望着。纠察队和童子团早已从他们身边散去,闲人也减少了;扰动的中心已经移到街的下端。

  “罗兰,没有事罢?”方太太问。

  “大概只是小小的误会罢了。然而也可见人心浮动。”方罗兰低喟着说。

  林子冲又跑回来了。据他说,抓住一个吹警笛的捣乱分子,现在街的下端临时戒严,过不去了。天色已经全黑,他们就各自回家。

  方罗兰和太太到了家里,看见部的通知,定于明上午九时和商民协会,店员工会,妇女协会——总之,是各人民团体,开一个联席会议,解决店员三大要求的问题。

  方罗兰慢慢地把纸条团皱,丢在字纸篓里。

  他浸入沉思里了。

  他想起刚才街上的纷扰,也觉得土豪劣绅的羽确是布在各处,时时找机会散播恐怖的空气;那吹的警笛,准是他们搅的小玩意。他不握紧了拳头自语道:“不镇,还了得!”

  但是惘中他仿佛又看见一排一排的店铺,看见每家店铺门前都站了一个气概不凡的武装纠察队,看见店东们脸无人地躲在壁角里,…看见许多手都指定了自己,许多各式各样的嘴都对着自己吐出同样的恶骂:“你也赞成共产么?

  哼!”方罗兰骨耸然了,慌慌张张地站起来,向左右狼顾。

  “罗兰,你发神经病了么?”方太太笑着唤他。

  方罗兰这才看见太太就坐在对面的椅子里,手中玩着半天前在桌子上的鹅黄边的手帕。这手帕立刻转移了方罗兰的思想的方向;他带讪地走到太太跟前,挽住了她的颈脖,面对面地低声说:

  “梅丽,我要你收用了这块手帕!”

  方太太的回答是半嗔半喜的一笑。方罗兰狂热地吻她。这时,什么反动派,纠察队,商店,战栗的店东,戟指的手,咒骂的嘴,都逃得无影无踪了。
上一章      下一章 ( → )
子夜十三步心兽人是世上的大低地国王鞠躬,国一颗热土豆是镜中恶魔今天我不愿面狐狸那时已是
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免费为用户更新作者茅盾精心创作的小说蚀未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提供蚀最新章节第五章在线阅读,小说完全免费无须注册,页面没有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