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茅盾的小说蚀未删节完整版
大哥小说网
大哥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大哥小说网 > 经典名著 >   作者:茅盾 书号:44643  时间:2017-12-6  字数:3846 
上一章   第四章    下一章 ( → )
  那天送走了陆慕游、胡国光以后,方罗兰把两手在衣袋里,站在客厅的长窗前,看着院子里的南天竹;在昏暗的暮气中,一切都消失了色彩,惟有这火珠一般的细子儿还闪着红光。

  方罗兰惘然站着不动。夜带来的奇异的迫,使他发生了渺茫惆怅的感觉。一个幻象,也在他的滞钝的眼前凝结起来,终于成了形象:兀然和他面对面的,已不是南天竹,而是女子的墨绿色的长外衣。全身洒了小小的红星,正和南天竹一般大小。而这又在动了。墨绿色上的红星现在是全体在动了。它们驰逐迸跳了!像花炮放出来的火星,它们竞争地往上窜,终于在墨绿色女袍领口的上端聚积成为较大的绛红的一点;然而这绛红点也就即刻破裂,出可爱的细白米似的两排。呵!这是一个笑,女人的笑!再上,在弯弯的修眉下,一对黑睫护住的眼眶里出了黄绿色的光。

  方罗兰不敢再看,赶快闭了眼,但是,那一张笑口,那一对颇浓的黑睫下的透着无限幽怨的眼睛,依旧被关进在闭合的眼皮内了。他逃避似的跑进客厅,火油灯的光亮一耀,幻象退去了。火油灯的小火焰,突突地跳,方罗兰以为这就是自己的心跳,下意识地把右手从衣袋里伸出来按在心头。他感觉到手掌的灼热,正像刚受了那双灼热的肥白的小手的一握。

  “舞,你是希望的光,我不自觉地要跟着你跑。”

  方罗兰听得自己的声音很清晰地在耳边响。他惊得一跳。不是,原来不是他在说话;而除了他自己,客厅中也没有别人。他定了定神,在朝外的大藤椅上坐了。从左厢房里传来了方太太的话声和孩子的喧音,说明晚饭是在预备。方罗兰惘然站起来,一直望左厢房走。他自觉对不起方太太,然而要排除脑中那个可爱而又可恶的印象,又自觉似乎没有那种力量,他只好逃到人多的地方,暂时躲开了那幻象。

  这晚上直到睡为止,方罗兰从新估定价值似的留心瞧着方太太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是要努力找出太太的许多优点来,好借此稳定了自己的心的动摇。他在醉醺醺的情绪中,体认出太太的人体美的焦点是那细和柔洁白的手膀;略带滞涩的眼睛,很使那美丽的鹅蛋脸减不少,可是温婉的笑容和语音,也就补救了这个缺憾。

  “梅丽,你记得六年前我们在南京游雨花台的情形么?那时我们刚结婚,并且就是那年夏季,我们都毕业了。有一次游玩的情形,我现在还明明白白记得;我们在雨花台的小涧里抢着拾雨花石,你把半件纱衫,白裙子,全了。后来还是下来晒干了,方才回去。你不记得了么?”

  大约是九点钟光景,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了,方罗兰愉快地说。

  方太太微微笑了一笑。没有回答。

  “那时,你比现在活泼;青春的火,在你血管里燃烧!”“年青的时候真会淘气,”方太太脸红了“那一次,你骗我了衣服,你却又来玩笑——”

  “当时你若是做了我,也不能不动心呢。你的颤动的Rx房,你的娇羞的眼光,是男子见了谁都要动心的。”

  方太太把脸握在手里,格格地笑。

  方罗兰到她身边,热烈地抓住了她的手,低低地然而兴奋地接着说:

  “可是,梅丽,近来你没有那么活泼了。从前的天真,从前的娇爱,你都收藏起来;每天像有无数心事,一股正经地忙着。连大声的笑,也不常听见了。你还是很娇,还在青春,但不知怎的,你很有些暮气了。梅丽,难道你已经燃尽了青春的情热么?”

  方太太觉得丈夫这几句话,挟着多量的感伤的气氛;她仰起头,惊讶地看着他;看见方罗兰的浓眉微皱,目光定定的。方太太把头倚在丈夫的肩头,说:

  “我果然变了么?罗兰,你说的很对。我是变了,没有从前那么活泼,总是兴致地了。恐怕年龄也有关系,但家务忙了,也是一个原因。不——我细想来,又都不是。二十七岁不能说是老;家务呢,实在很简单。可是我不同了:消沉,阑珊,处处,时时,都无从着劲儿似的。我好像没有从前那样地勇敢,自信了。我现在不敢动。我决不定主意。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做,才算是对的。罗兰,你不要笑。实在这世界变得太快,太复杂,太矛盾,我真真地失在那里头了!”

  “太快,太复杂,太矛盾:一点儿不错。”方罗兰沉地说。“可是我们总得对付着过去。梅丽,你想在这复杂矛盾中间找出一条路,你非得先把定了心,认明了方向,然后不消沉,得劲儿么?这就办不到了。世间变得太快,它不耐烦等候你,你还没找出,还没认明,它又上前去了一大段了。”

  “何尝不是呢!罗兰,大概我是赶不上了。可是——并未绝望。”

  方罗兰轻轻放下了她的手,挽住她的,疑问地看着她。“并未绝望,”方太太重复说一句“因为跟着世界跑的,或者反不如旁观者看得明白;他也许可以少走冤枉路。”

  方罗兰点头微笑。他明白了太太目下的动摇不知所从的心情,也明白了太太的主意是暂时不动。他本来还想说:“如果大家都做旁观者,还有什么人来跑给你看呢?”但是不忍揭破太太一个甜蜜的吻,只说了这么一句双关的话:

  “梅丽,你真聪明呵!要我跑着给你看。可是你站在路边看明白了方向时,别忘记招呼我一下。”

  在两心融合的欢笑中,方罗兰走进了太太的温柔里,他心头的作怪的影,此时完全退隐了。

  况且方罗兰正是“跟着世界跑”的人;国的事,差不多占据了他的精神时间百分之百以上。而且他已经不是迫不及待不能已于“恋”的人。纷的事务,也足使他忘记了那个墨绿袍子的女。属于他职分内的事,眼前就有不少。胡国光案只能算是最小的事。一个困难的问题,已经发生,便是店员的加薪运动。

  却也为的店员问题把人追急了,胡国光案便敷衍过去,竟没彻底查究。方罗兰呈复县部,是说“胡某不孚众望,应取消其委员当选资格”县部即据此转令商民协会,结束了事。

  这个消息,由陆慕游带给胡国光时,胡府上正演着一幕活剧。帮忙胡国光投票的人,从前两天起,就来索报酬;这天来的一个便是胡国光在会场上临时抓得的一票,竟所望极奢,并且态度异常强硬。胡国光的方法用尽了,结果,还是从金凤姐头上拔了一枝挖耳,这才把那人打发了去。

  金凤姐本来有新羊皮袄的希望,不料现在新年已在眼前,羊不见半,反损失了一枝金挖耳,她这悲哀也就可想而知了。她虽然还不敢扭着胡国光闹,而关了房门嚷哭的胆量是有的。陆慕游到来的时候,这场戏已经开演了一半,胡国光脸色很难看,在他的厅里踱方步。

  “国光兄,你已经知道了么?”陆慕游劈面这么问。

  胡国光突出了一对细眼睛,不知道怎样回答。

  “商民协会委员的事已经有了批示。你竟被牺牲了。”

  胡国光两只眼睛一翻,摊开了两手,不知不觉地往最近的一张椅子里倒下了。查抄,坐牢…一幕一幕最不好的然而本在意料中的事,同时拥挤地闪电般在他脑膜上掠过。

  “方罗兰你这小子!”他猛然跳起来大声嚷。

  “国光兄,方罗兰还算是帮忙的呢!他查复的公文,我也看见了,只说你‘不孚众望’,其余的事,概没提起。”

  “不来查办了么?”胡国光难以相信似的着急地问。“他只说你‘不孚众望’,连劣绅的名儿也替你洗刷了。”

  胡国光松了一口气。

  “你的商民协会委员是被取消了。但县部既然认为你仅仅是‘不孚众望’,那么,并非劣绅,亦就意在言外,你倒很可以出来活动了。这也是不幸中之幸。”

  胡国光背着手踱了几步,喟然道:

  “也罢。总算白费了一场辛苦。慕游兄,似乎方罗兰处,我应该再去一趟,谢谢他的维持,借此和他拉拢。你看对不对?”

  “很好。可是不忙。我有些事正要和你商量,要请你帮个忙呢。”

  一件事忽然拨动了胡国光的记忆;他记起七八天前和陆慕游走过那僻静的西直街时,在一个颇像小康人家的门前,陆慕游曾经歪着嘴低声说:“这里面有一个小孤孀,十分漂亮!”当时也曾笑着回答:“你老兄如果有意思,我帮你她到手。”

  现在大概就是商量这个了。

  “是不是那天说的女字旁霜?”胡国光笑着问。

  “哦,不是。那个,你还记得么?不是那个。今天是正正经经的国大事。我总算是商民协会的委员了。我想来应该有篇宣言,一篇就职的宣言!”

  胡国光很赞许地连点着头。

  “我和你不客气,说老实话。这宣言的玩意,我有点不来。从小儿被家严着做诗做词,现在要我诌一首七言八言的诗,倒还勉强可以敷衍卷,独有那长篇大论的宣言,恐怕做来不像。你老兄是刀笔老手,所以非请你帮忙不可了。”

  “你的事自然要帮忙。但不知道你有什么主张?”

  “主张么?有,有。今天我得个消息,店员要加薪——听说加的数目很大,许多店东都反对,县部还没决定办法。我想赞成店员的要求。我们首先赞成,最有意思。宣言里对于店员的主张,就是这么着。其余还有什么话应该加进去,就要费神代我想想了。”

  前天晚上听得儿子做了工会纠察队后所起的感想,现在又浮上胡国光的心头了;他不摸着他的短须,微微地笑了。
上一章      下一章 ( → )
子夜十三步心兽人是世上的大低地国王鞠躬,国一颗热土豆是镜中恶魔今天我不愿面狐狸那时已是
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免费为用户更新作者茅盾精心创作的小说蚀未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提供蚀最新章节第四章在线阅读,小说完全免费无须注册,页面没有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