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茅盾的小说蚀未删节完整版
大哥小说网
大哥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大哥小说网 > 经典名著 >   作者:茅盾 书号:44643  时间:2017-12-6  字数:3961 
上一章   第十二章    下一章 ( → )
  胜利的消息,陆续从前线传来。伤员们也跟着源源而来。有一天,第六病院里来了个炮弹碎片伤着部的少年军官,加重了静女士的看护的负担。

  这伤者是一个连长,至多不过二十岁。一对细长的眼睛,直鼻子,不大不小的口,黑而且细的头发,圆脸儿,颇是斯文温雅,只那两道眉棱,表示赳赳的气概,但虽浓黑,却并不见得怎样阔。他裹在灰色的旧军用毯里,依然是好好的,仅仅脸色苍白了些;但是解开了军毯看时,左部已无完肤。炮弹的碎片已经刮去了他的左,并且在他的厚实的左下刻上了三四道深沟。据军医说,那炮弹片的一掠只要往下二三分,我们这位连长早已成了“国殇”现在,他只牺牲了一只无用的左头。

  这军官姓强名猛,表字惟力;一个不古怪的人儿却是古怪的姓名。

  在静女士看护的负担上,这新来者是第五名。她确有富裕的时间和精神去招呼这后来者。她除了职务的尽心外,对于这新来者还有许多复杂的向“他”心。伤的部分太奇特,年龄的特别小,体格的太文秀:都引起了静的许多感动。她看见他的一双白的手参见“‘真正的’社会主义”便想像他是小康家庭的儿子,该还有母亲,姊妹,兄弟,平素该也是怎样娇养的少爷,或者现在他家中还不知道他已经从军打仗,并且失掉了一只头。她不但敬重他为争自由而血——可宝贵的青春的血;她并且寄与腔的怜悯。

  最初的四五天内,这受伤者因为创口发炎,体温极高,神志不清;后来渐渐好了,每天能够坐起来看半小时的报纸。虽然病中,对于前线的消息,他还是十分注意。一天午后,静女士送进牛去,他正在攒眉苦思。静把牛杯递过去,他一面接杯,点头表示谢意,一面问道:

  “密司章,今天的报纸还没来么?”

  “该来了。现在是两点十五分。”静看着手腕上的表回答。

  “这里的报太岂有此理。每天要到午后才出版!”

  “强连长。军医官说你不宜多劳神。”静踌躇了些时,终于委婉地说“我见你坐起来看报也很费力呢!”

  少年把牛喝完,答道:“我着急地要知道前方的情形。

  昨天报上没有捷电,我生怕是前方不利。”

  “该不至于,”静低声回答,背过了脸儿;她见这负伤的少年还这样关心军事,不心酸了。

  离开了病房,静女士就去找报纸;她先翻开一看,不一怔,原来这天的报正登着鄂西吃紧的消息。她立刻想到这个恶消息万不能让她的病人知道,这一定要加重他的焦灼;但是不给报看,又要引起他的怀疑,同样是有碍于病体。她想不出两全的法子,捏着那份报,痴立在走廊里。忽然一个人拍着她的肩头道:

  “静妹,什么事发闷?”

  静急回头看时,是慧女士站在她背后,她是每来一次的。

  “就是那强连长要看报,可是今天的报他看不得。”静回答,指出那条新闻给慧女士瞧。

  慧拿起来看了几行,笑着说道:

  “有一个好法子。你拣好的消息读给他听!”

  又谈了几句,慧也就走了。静女士回到强连长的病房里,借口军医说看报太劳神,特来读给他听。少年不疑,很满意地听她读完了报上的好消息。从此以后,读报成了静女士的一项新职务。

  强连长的伤,跟着报上的消息,一天一天好起来。静女士可以无须再读报了。但因她担任看护的伤员也一天一天减少,她很有时间闲谈,于是本来读报的时间,就换为议论军情。一天,这少年讲他受伤的经过。他是在临颖一仗受伤;两小时内,一团人战死了一半多,是一场恶斗。这少年神采飞扬地讲道:

  “敌军在临颍布置了很好的炮兵阵地;他们分三路向我军反攻,和我们——七十团接触的兵力,在一旅左右。司令部本指定七十团担任左翼警戒,没提防敌人的反攻来的这么快。那天黄昏,我们和敌人接触,敌人一开头就是炮,迫击炮弹就像雨一般打来…”

  “你的伤就是迫击炮打的罢?”静惴惴地问。

  “不是。我是野炮弹碎片伤的。我们团长是中的迫击炮弹。咳,团长可惜!”他停了一停,又接下去“那时,七十团也分三路战。敌人在密集的炮弹掩护下,向我军冲锋!敌人每隔二三分钟,放一排迫击炮,野炮是差不多五分钟一响。我便是那时候受了伤。”

  他歇了一歇,微笑地抚他前的伤疤。

  “你也冲锋么?”静低声问。

  “我们那时是守,死守着吃炮弹,后来——我已经被他们抬回后方去了,团长裹了伤,亲带一营人冲锋,这才把进的敌人挫退了十多里,我们的增援队伍也赶上来,这就击破了敌人的阵线。”

  “敌人败走了?”

  “敌人守不住阵地,总退却!但是我们一团人差不多完了!

  团长口中了迫击炮,抬回时已经死了!”

  静凝眸瞧着这少年,见他的细长眼睛里闪出愉快的光。她忽然问道:

  “上阵时心里是怎样一种味儿?”

  少年笑起来,他用手掠他的秀发,回答道:

  “我形容不来。勉强作个比喻,那时的紧张心理,有几分像财子带了锹锄去掘拿得稳的窖藏;那时跃跃鼓舞的心理,大概可比是才子赴考;那时的好奇而兼惊喜的心理,或者正像…新嫁娘的第一夜!”

  静自觉脸上一阵烘热。少年的第三种比喻,感触了她的尚有余痛的经验了,但她立即转换方向,又问道:

  “受了伤后,你有什么感想呢?”

  “没有感想。那时心里非常安定。应尽的一份责任已经做完了,自己也处于无能为力的境地了;不安心,待怎样?只是还不免有几分焦虑;正像一个人到了暮年时候,把半生辛苦创立的基业交给儿孙,自己固然休养不管事,却不免放心不下,惟恐后人把事情坏了。”

  少年轻轻地抚摸自己前的伤疤,大似一个艺术家鉴赏自己的得意旧作。

  “你大概不再去打仗了?”静低声问;她以为这一问很含着关切怜爱的意味。

  少年似乎也感觉着这个,他沉半晌,才柔声答道:“我还是要去打仗。战场对于我的引力,比什么都强烈。战场能把人生的经验缩短。希望,鼓舞,愤怒,破坏,牺牲——一切经验,你须得活半世去尝到的,在战场上,几小时内就全有了。战场的生活是最活泼最变化的,战场的生活并且也是最艺术的;尖锐而曳长的啸声是步弹在空中飞舞;哭哭哭,像鬼叫的,是水机关;——随你怎样勇敢的人听了水机关的声音没有不失的,那东西实在难听!大炮的吼声像音乐队的大鼓,替你按拍子。死的气息,比美酒还醉人。呵!刺,强烈的刺!和战场生活比较,后方的生活简直是麻木的,死的!”

  “据这么说,战场竟是俱乐部了。强连长,你是为了享乐自己才上战场去的罢?”静不住发出最娇媚的笑声来。“是的。我在学校时,几个朋友都研究文学,我喜欢艺术。那时我崇拜艺术上的未来主义;我追求强烈的刺,赞美炸弹,大炮,革命——一切剧烈的破坏的力的表现。我因为厌倦了周围的平凡,才做了革命,才进了军队。依未来主义而言,战场是最合于未来主义的地方:强烈的刺,破坏,变化,疯狂似的杀,威力的崇拜,一应俱全!”少年突然一顿,旋即放低了声音接着说:“密司章,别人冠冕堂皇说是为什么为什么而战,我老老实实对你说,我喜欢打仗,不为别的,单为了自己要求强烈的刺!打胜打败,于我倒不相干!”

  静女士凝视着这少年军官,半晌没有话。

  这一席新奇的议论,引起了静的别一感想。她暗中忖量:这少年大概也是伤心人,对于一切都感不,都觉得失望,而又不甘寂寞,所以到战场上要求强烈的刺以自快罢。他的未来主义,何尝不是消极悲观到极点后的反动。如果觉得世间尚有一事足惹留恋,他该不会这般古怪冷酷罢。静又想起慧女士来;慧的思想也是变态,但入于个人主义颓废享乐的一途,和这少年军官又自不同。

  “密司章,你想什么?”

  少年惊破了静的沉思。他的善知人意的秀眼看住了静的面孔,似乎在说:我已经懂得你的心。

  “我想你的话很有意思,”她回答,忽然有几分羞怯“无论什么好听的口号,反正不过是那么一回事。”凭空发了两句牢,同时她站起身来道:“强连长,你该歇歇了。”

  少年点着头,他目送静走出去,见她到门边,忽又站住,回过头来,看住了他,轻轻地问道:

  “强连长,确没有别的事比打仗更能刺你的心么?”

  少年辨出那话音微带着颤,他心里一动。

  “在今天以前,确没有。”这是回答。

  那天晚上,慧女士到医院里去看望静女士,见静神情恍惚,若有心事。慧问起原因,听完了静转述少年军官的一番话,毫不介意地说道:

  “世间尽有些怪人!但是为什么又惹起你来动心事?”

  “因为想起他那样的人,却有如此悲痛的心理;他大概是一个过来的伤心人!”静回答,不自地叹了口气。

  “这军官是哪里人?家里还有什么人?”慧沉有顷,忽然这么问。

  “他是广东人。父亲是新加坡的富商。大概家庭里有问题,他的母亲和妹妹另住在汕头。”

  慧低着头寻思,突然她笑起来,抱住了静女士的,说道:

  “小妹妹,你和那军官可以成一对情人;那时,他也毋须再到战场上听音乐,你也不用再每价悲天悯人地不高兴!”

  静的脸红了。她瞅了慧女士一眼,没有说话。
上一章      下一章 ( → )
子夜十三步心兽人是世上的大低地国王鞠躬,国一颗热土豆是镜中恶魔今天我不愿面狐狸那时已是
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免费为用户更新作者茅盾精心创作的小说蚀未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提供蚀最新章节第十二章在线阅读,小说完全免费无须注册,页面没有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