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月关的小说锦衣夜行未删节完整版
大哥小说网
大哥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大哥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锦衣夜行  作者:月关 书号:36772  时间:2017-7-30  字数:4825 
上一章   第040章 鱼儿上钩    下一章 ( → )
  忽然想到关关现在五万收藏,如果一人投一票,那一天推荐票该是多少?何况现在还有很多读者朋友是投的全票呢,可以证明,有许许多多读者朋友看罢了事,一票没投!

  《投推荐票》这一行字就在你正在看的这页书面上方横栏中,请登录阅读,顺手投下您今天的推荐票吧,码字辛苦,要码好看了更费脑筋,投几张推荐票不过举手之劳,点灯熬油辛苦一晚,难道连几张推荐票都吝于投下吗?还请多多支持本书!求票!

  徐亮、陈成、廖良才三个混混儿在大牢里关了一宿,第二天便被人悄悄带出了大狱,狱门口有人接应着,那第040章鱼儿上钩人把他们带到一条隐秘的巷子,递过三个小包裹,低声道:“包袱里有衣服,换上,还有老爷答应给你们的赏钱,也都放在里边了,拿了钱赶快滚蛋,先去别处风快活一阵儿,待风平静再回来。老规矩,要是不慎现了踪迹…”

  “那自然是小的们越狱逃跑了,了不起再回来吃几天牢饭,谢花管家的赏,谢大老爷的赏。”

  三个混混儿眉开眼笑,连忙换了衣服,又将包袱里叠放的宝钞掖在带里贴身藏好,点头哈地向花管家道谢一番,便戴上头笠鬼鬼祟祟地离开了蒲台县城。那被称做花管家的男人抬头看看四周,也飞快地走掉了。

  寥良才三个人是蒲台县的地头蛇,穿街走巷,稔无比,这儿穿过一家店铺,那儿爬过一个狗,就算你身手再高明,也跟不住这三个滑溜如蛇的家伙,可是偏就有人盯得住,因为林羽七也是地头蛇,而且是一群地头蛇的龙头老大。

  林羽七黑白两道都沾手,旁人不知道的规矩门路他知道,手中第040章鱼儿上钩又有足够的人手,他的人盯牢了这三个混混,始终没让他们走。三个混混出了蒲台县城,立即加快脚步向远处走去,离城不远,也就七八里路,三人绕过大路,拐进一片树林,正要抄小路住邻县去,七八条手持枣木短的蒙面大汉突然鬼魅一般闪出身形,将他们围在当中。

  廖良才脸色一变,狡狯的目光四下一扫,试探着哀求道:“好汉爷,各位好汉爷,我们哥仨儿都是苦哈哈的穷把式,身无分文,有上顿没下顿的,各位好汉要替天行道,杀富济贫,也不该找上我们哥仨儿呀。”

  领头大汉厉声道:“少废话!寥赖子,识相点,老实招认,唐家小娘子是被谁家掳了去?”

  寥良才脸色大变,立喝道:“走!”一矮身便往草丛中钻去,其他两个混混儿打烂架的经验也是丰富无比,登时错身,各取一个方向逃窜出去,可他们再快,也快不过七八条枣木子。只听枣木儿挥舞带风,呜咽作响,犹如打落水狗一般,专挑三人的足踝扫去,被这子挨着一下,痛澈入骨,片刻功夫,三人就被摞倒在地,抱着小腿惨嚎翻滚,叫得没有人声。

  领头大汉冷笑:“不给你们点厉害,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现在肯招了?”

  寥良才惨叫道:“好汉爷,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只是受人利用,我们…”

  “噗!”一条枣木子狠狠在他的嘴上,几颗门牙登时飞落,寥良才口鲜血,嘴破烂,惨叫着连声音都喊不出来了,看得其他两个混混面无人,蒙面大汉走到徐亮面前,大眼中带着冷厉的笑意,喝道:“你说!”

  “好汉,我不知道你说…”

  “噗!”沾血的枣木狠狠敲在他的膑骨上,徐亮嗷地一声惨叫,痛得浑身都搐起来。

  “招不招?”

  “我…我不知…”

  “噗!”另一条腿也被枣木狠狠扫中,徐亮蜷缩着身子,鼻涕眼泪一齐往下淌,惨呼道:“我真不知道,我真不知道啊!”“有骨气,真他娘的有骨气!”那大汉笑:“把他们拖过去,埋喽!”

  几个大汉扑上来,拖死狗一般扯起他们就走,树林中已经挖了个大坑,坑不够大,三个人胡乱捆了进去,感觉有点挤,大汉们拿脚一通踹,然后便往里扬土,三个人张嘴大呼救命,可是一张嘴就吃了一口黄土,只得闭口不言。

  七八个人一齐动手,很快就把三个人活埋了,只是坑浅,三个人猛一挣扎,还能自土里抬起头来,但是他们只要一头,当头就是一子,打得他们头破血,如是者三五次,三个人气也不上来,脑袋跟血葫芦似的,眼见这些蒙面汉子心狠手辣,目无王法,这一遭硬捱着不招,他们真敢宰了自己,三人终于崩溃了,寥良才猛一抻脖子,血和着泥巴一头一脸,好象刚扒出来的小鬼儿似的,惨嚎道:“我们招,我们招啊…”与此同时,有位书生去本地县学拜见了教谕、训导和各位夫子,这位秀才是游学到此的外县书生,名叫高贤宁,高秀才家里很富裕,游学至此,到县学拜访,带来了几方好砚,还有一些地方特产做礼物,礼多人不怪,高秀才又是个斯文知礼的人,很快就和他们稔起来,更和县学的生员们称兄道弟,成了好友。

  这天早上,有个漂亮的小村姑也到了蒲台县,老话说:“深山育俊鸟,柴屋出佳丽。”用在这位小姑娘身上当真再正确不过,虽说是布衣钗裙,可那俊俏模样儿着实好看。

  姑娘梳着活泼可爱的三丫髻,额前覆着刘海,脸色微黄,五官灵秀,一双大眼晶亮醉人。光看那模样就是个标致之极的美丽小女人,更难得的是她身材修长婀娜,玲珑浮凸。小姑娘穿了打补丁的两截村姑常服,两截衫最能体现女孩子的身体曲线,看那身材,该大的大,该细的细,大概是家里穷置换不起衣服,打了补丁的碎花衫绷着一双修长圆润的大腿,好象能把那子撑破了似的。

  她在县城里一面,过路的行人莫不多瞧两眼,等她大街小巷的转悠的半天,知道的人就更多了。过了晌午,这位漂亮的小村姑站在一条巷口儿,掩面啼哭起来,这一下就更引人注目了,呼啦啦便围上一大圈人,热心人七嘴八舌地一问,不免也替她唏嘘起来。

  这个小村姑叫村儿,是个苦命的女娃儿。父母早丧,独自一人靠给人做针线女工过活,不巧家里又被一场大火烧个光,无奈之下,这才历尽辛苦从兖州府跑到蒲台县来投奔她的远房舅舅,谁知打听了半天,好不容易找到舅舅家,却是铁将军把门。

  原来她的远房舅舅去年就去了金陵,因为她这个远房舅舅是个泥瓦匠户,被朝廷召到金陵营造宫殿去了,也不知啥时候才能回来。小姑娘盘用尽,走投无路,只能在舅舅生了锈的铁锁门前掩面痛哭。街坊们看着不免生起恻隐之心,可是他们也不是多么富有的人家,谁舍得周济太多?顶多好心送几个馍,不让这小村姑饿死街头罢了。

  善人还是有的,这不,今儿仇秋仇大老爷兴致正好,轻摆折扇,一步三摇地偏巧经过这条多是穷人居住的巷子,见一群人围着个妙龄少女,仇大老员惊讶之下连忙上前问起,得知经过情形之过,心善的仇大老爷不由一掬同情之泪。

  仇大善人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心软,最受不得这个,陪着掉了会儿眼泪,又瞧瞧这姑娘的模样儿,仇大老爷便道:“可怜见的,姑娘若是无处可去,本老爷府上倒是还缺几个使唤丫头,你可愿到我府上做事么?一来么,有口饭吃,二来么,也可以候着你舅舅,他早晚是要回来的嘛。”

  村儿胆怯地道:“谢谢大老爷,小女子…还有一个亲姨,现居河北霸州,小女子想去…想去投奔我姨。”

  “哦…”仇秋用折扇轻捶掌心,又问:“那你可有盘?”

  村儿摇摇头,忍不住以袖掩面,又嘤嘤地哭起来。

  “好啦好啦,小娘子不要哭啦。”仇员外从怀里掏出一把银钞,递过去,和颜悦地道:“既然如此,老夫就帮衬你一把,喏,拿着,不要害羞。”

  把钱到小姑娘手里,仇员外又扭头吩咐道:“小鱼儿,小鱼儿。”

  仇府管家花小鱼儿连忙赶上前来:“老爷。”

  仇员外以扇一指,吩咐道:“安排这位姑娘住店歇息,明儿一早搭骡马行的长途客车送去渡口。唔…,一个单身女子,在本地又无人照应,把她安排到林家的‘太白居’住下吧,宿店钱老爷替她拿了,‘太白居’是咱们县最大最规矩的客栈,安全。”

  乡邻街坊们口称赞,自己家乡出了这么一个乐施好善的绅士,能救助苦命的外乡人,大家也脸上有光不是?村儿眨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泪汪汪地看着仇员外,有点不知所措,旁边忙有人喊:“小娘子,还不谢过仇员外,那是你的大善人呐。”

  “啊,啊啊,小女子谢过员外,谢过仇老爷。”

  “嗳,不用客气,不用客气,老夫这是行善事,结善果啊,呵呵…”仇秋一双眼睛深深地凝注了姑娘一眼,一展扇子,举走向前走去。

  仇大老爷要去县衙拜访知县单老爷了。仇大老爷的本家堂兄,在济南府做参赞,他本人又是蒲台县里财大气的乡绅地主,和知县单大老爷走动十分亲密,两个人都好酒,也都好棋,时不时的就在县衙后院儿摆开棋盘杀上几局,这时候他正要往县衙去会老友。

  第二天一大早,花总管便赶到了太白居,林家的掌柜、店小二们,客客气气地把那位苦命的小姑娘送出了门,花总管领着她,又去了赵家骡马行。赵家骡马行有一条长途线路,正好经过西去的渡口,每一班车,清晨起行。花总管付了钱,嘱咐赵家车马行的伙计,把人家姑娘送到渡口下,方便她登船往河北去,这才告辞离开。

  小姑娘千恩万谢,挎着小包袱,登上骡马行的远途客车,踏上了西去霸州的道路。早起的许多城中百姓,都目睹了她的离去,有那昨见过的,老远还要打声招呼,献上自己的祝福,祝她一路平安。

  蒲台是个小县,这又是早上,往渡口的路上车马绝迹,行旅稀少,只有赵家骡马行的这辆远途客车。骡车到了桑西渡口的时候,出现了三岔路口,往前翻过小山岗就是河渡,左右则是分别通向南北的道路,其中往南的是官道,最为宽敞平坦,这辆长途客车就是往南去的,往北的是一条小道,通往一个小村落,距此十多里地。

  路口有几个人,是从渡口和小村庄赶来准备乘车的客人,几个人蹲在树荫下乘凉聊天,等着骡车过来,车子停下,车把式先把村儿搀下车子,指着小山岗笑道:“喏,翻过这道岗,就是河渡口了,那儿有两艘渡船,大的渡车马和挑货的行旅,小的只摆渡徒步的客人,姑娘你上那小船便可,要不然大船收的渡船费可比小船贵着三文呢。”

  “谢谢这位大哥。”

  村儿敛衽福了一礼,紧了紧身上的小包袱,候在此处的客人们次第登车,车把式向她道了别,扬鞭南去。

  “奇怪,怎么全无动静,是没引起那歹人注意,还是他鬼看不上本姑娘的模样?”

  易名村儿的彭梓祺眼珠转了转,四下无人,不由暗自犹豫。她在蒲台县从早上折腾到午后,又是打听又是问路,又是当街痛哭,如果真有那觊觎美、不怀好意的人,一定能听到风声,可是从昨夜到现在,都不见有人动手,以那人连定居本县的妇人都不肯放过的贪婪劲儿,怎么可能?难道真如那县太爷所猜测,唐家小妇人是与情夫私奔了?

  沉片刻,彭梓祺暗下决心:“且不管他,沉住了气,到渡口看看再说,如无异状我就换了男装再改回蒲台县与他们汇合。”

  想到这里,彭梓祺举步上山岗,平地走路也罢了,这一往上走,双腿迈动,可就感觉到了那子有些紧,彭梓祺脸上微红,心中暗骂:“杨文轩那个大混蛋,是真的找不到合适的衫,还是…还是故意整我?等这事了了,我一定找回这个场子,哼!”好不容易走到一半儿,在一棵树下站定,正想歇歇汗的当口儿,树林中“哗啦啦”一阵响,走出两个手提绳索的大汉,中间站着一人,正是仇府总管花小鱼。

  “啊!”彭梓祺失声惊呼,掩住樱桃小口道:“花管家,你…你怎么在这儿?”

  花小鱼脸莫测高深的笑:“嘿嘿,小娘子,我花小鱼儿可是等了你很久啦…”

  求推荐票!A!
上一章   锦衣夜行   下一章 ( → )
羽灵夜行三国之吕布新超自然科技强危险特工终生制职业鸣镝三国之天下霸特工008大宋八百年状元风流
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免费为用户更新作者月关精心创作的小说锦衣夜行未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提供锦衣夜行最新章节第040章鱼儿上钩在线阅读,小说完全免费无须注册,页面没有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