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不详的小说笑傲神雕未删节完整版
大哥小说网
大哥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大哥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笑傲神雕  作者:不详 书号:13600  时间:2017-4-28  字数:11600 
上一章   第四章魔踪再现    下一章 ( → )
第四章魔踪再现

  四人结伴而行,路上令狐冲夫妇谈着武林中的事情,倒也有趣,小龙女对近年武林上的一些轶事有了些了解,对魔教的恶行愤恨不已,更坚定了她代杨过出山与魔教周旋到底的决心。天黑了就住进客栈,只不过小龙女有了那晚的经历,再也不肯和曼娘同,每次都要选有两个的房间。

  转眼间过了三,这正午,四人正策马而行,曼娘喃喃道:“再有半个时辰就到了兖州路口,我就要与各位分道扬镳了。”言语中不掩伤感之情,小龙女也心里难过,道:“妹妹,我这边完事之后我会去扬州看你的,一路上你要小心了。”令狐冲夫妇知道她们姐妹情深,只能好言相慰。

  过了一会,来到了一处路口,曼娘道:“就是这里了,我们就此别过吧。”小龙女心中不舍,道:“妹妹,我再送你一程,令狐大侠,任女侠,你们先行一步吧,我晚些再来。”曼娘道:“送君千里,终需一别,姐姐还是办正事要紧。”无奈小龙女执意要送,曼娘只得应允,二人别过了令狐冲夫妇,向扬州方向行去。

  二人依依不舍,似有讲不完的话,送了一个时辰,曼娘不忍,道:“姐姐,你先去吧,总不能送我到扬州吧。”小龙女无奈,只得就此作别,她驻足而望,直到看不到曼娘的身影,才掉头离去。

  小龙女回到刚才辞别令狐冲夫妇的路口,向襄方向行去。半晌,忽听后面有人呼喊:“前面可是杨夫人?”转头一看,一个青衣青年策马赶了过来,竟是那郭靖的徒弟左剑清,连忙回应:“正是,少侠的事情可办完了?”左剑清道:“是啊,帖子都送到了,我现在正赶回去,夫人是去赴会吧,正好同路。”小龙女正愁路不,于是道:“如此甚好。”左剑清奇道:“怎么不见杨大侠?”小龙女向他说明了杨过闭关的事情,左剑清听言面有喜,二人一起上路。

  行了一会,左剑清突然指着前面道:“那里有条小路,三就可到襄城,要早大道一,我们可以走这条路。”小龙女微微笑道:“少侠对路途熟悉,听少侠的。”左剑清见小龙女对自己笑,不觉痴了,幸好小龙女转过了头,没有发现他的窘态。

  于是二人抄小路赶路,一路上时而经过竹林,时而经过小溪,时而经过山川,风景宜人,倒也乐在其中。左剑清把小龙女奉若女神,恭敬有加。

  天色将晚,二人行至一处山间,忽听有人桀桀怪笑,定睛一看,一个黑衣人拦在前面的路中间,这人好生奇怪,整个人缩在宽大的长袍里面,只出两只眼睛,笑声怪气,像一只夜枭!

  左剑清和小龙女对望一眼,均倒一口凉气,左剑清喝道:“阁下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拦住我们的去路?”那人怪笑声响起:“嘿嘿,你们是参加什么劳什子的英雄大会吧,妄想对付我们神教,太天真了,我们教主千秋万载,一统江湖,教内好手如云,岂是你们能对付的了的。”二人此刻心下了然,原来是魔教中人,左剑清道:“既然是魔教的狗崽子,就让你尝尝小爷的厉害。”话音未落,人已经飞离了马背,扑向了黑衣人,只听“砰”的一声,左剑清竟然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小龙女始料未及,没想到堂堂郭大侠的高徒竟然如此不济,于是飞身下马,叱道:“贼子下手狠毒,报上名来。”黑衣人怪笑道:“嘿嘿,你们去问阎王吧。”

  说完欺身而上,一掌拍向小龙女口,煞是凶狠,小龙女不敢大意,沉着应战。一上手小龙女心中发凉,对方武功竟然高的离谱,内力深厚,招式怪异,快如闪电,勉强支撑了十余招,黑衣人一掌打来,小龙女再也躲闪不及,只得出掌相“砰”的一声,小龙女感觉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道涌来,渗入自己的经脉,中郁闷异常,不由倒退了数步,一口鲜血狂而出,再也控制不了平衡,仰天倒在了地上。

  当小龙女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堆干草之上,浑身疼痛,口渴异常,不自觉的喊了声:“水…”旁边一个盛水的竹筒递到了嘴边,小龙女大口喝了个痛快,神智才慢慢恢复。抬眼一看一双关切的眼睛注视着自己,正是左剑清。

  “这是哪里啊?”小龙女下意识的问道,左剑清道:“这是一处山,昨晚夫人身受重伤,一直昏不醒,我把夫人带到了这里调养,现在已经是中午,我采了些野果子,夫人先吃点恢复一下体力吧。”

  小龙女想起了昨晚的事情,低声道:“没想到魔教还有如此武功高强的人物,就算是王重在世,恐怕也不是对手,看来江湖又有一场浩劫了。对了,你的伤怎么样?”左剑清道:“我被那人拂中了道,只是暂时晕了过去,很快就醒了,没有受什么严重内伤。夫人放心,自古正,我相信在我师父的带领下一定能剿灭魔教。”

  小龙女运了一下功,叹道:“那人的武功端的高强,我的功力只剩下十分之一了,别说赶路,就是行动都有困难了,武林大会是赶不上了,少侠先行吧。”左剑清安慰道:“夫人此刻需要人照顾,只管安心养伤,在下会陪在夫人身边的。小龙女吃了些果子,安心打坐养伤,纵使她的玉女心经功效奇特,对付这样的内伤也不是三五就可以疗好的。左剑清昼夜为小龙女护法,晚上十柴生火,烤些野味来充饥。

  到了第三的中午,小龙女周身的疼痛已经消失干净,功力也已经恢复到了三成。左剑清正在口护法,忽然听到小龙女一声惊呼。连忙赶到内,见小龙女倒在干草上,双手摀住前,一条眼镜蛇在她身边溜走,知道小龙女被毒蛇给咬了,左剑清上前一掌击毙了毒蛇,女人天怕蛇,小龙女已经惊慌得面色惨白,冷汗渗出。

  左剑清走上前去,挪开小龙女的手,见她前有一处渗出血来,知道是被毒蛇咬的地方,刻不容缓,顾不得男女有别,道:“毒血不及时出来的话,夫人会有生命危险,此事只有从权,我们江湖儿女也顾不得太多礼数,在下无礼了。”

  小龙女愣在了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左剑清解开了小龙女的外衣,又用力拉下了小龙女的肚兜,小龙女“啊…”的一声,羞愧难当,一对活鲜鲜的雪白大子蹦了出来,左剑清从没看过这么漂亮的大子,顿时气血上涌,心中思夜想的大美人已在自己面前赤部,但顾不得多想,见那伤口紧挨左边头的下边,凑嘴上去,要含住伤口,就必须要含住头,左剑清含住了小龙女的头用力了起来,出黑血吐到地上,再次,为了血容易出,左剑清用双手握住小龙女丰硕的房慢慢挤,小龙女的房如此肥硕,左剑清两只大手都差点抓不过来。

  毒血慢慢没了,左剑清吐出的血渐渐恢复红色。小龙女脸通红,左剑清每一次都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传遍全身,感觉那么尴尬,在这紧要关头竟然呼吸变得急促,丰不断的起伏,头也硬了起来。小龙女暗道:“我这是怎么了,这青年为了救我会不会中毒啊,让我今后如何面对他啊。”

  左剑清已经不吐毒血了,但他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左手竟然攀上了小龙女的右,嘴巴含住小龙女的头不放,双手也用力。小龙女感觉到了他的变化,刚想推开他,但一看他面通红,一副纯真的样子,不心中暗叹:“这青年也是好心啊,他正血气方刚,在这样成体面前怎么能克制得住呢,可是…我该怎么办呢?”左剑清抬起头见小龙女正看着她,不心中一紧,他怕之过急,赶紧坐了起来,连忙道:“对…对不起…夫人…我…”小龙女本来脸颊绯红,但看到他的神情,想到他还年轻,反而镇定了下来,她知道自己不能像他一样,否则这种尴尬无法消除,于是温言道:“你今年多大了?”

  左剑清不敢看她,诺诺道:“一十九岁了。”小龙女暗想:“我们有了肌肤之亲,这个弟弟本还不错,不如把他认做徒弟。”于是温言道:“我比你大八岁,算是你的大姐姐,不如你做我的徒儿吧。”左剑清道:“可是家师不会同意的。”小龙女一想也是,这样不是和郭靖抢徒弟么,道:“孩子你说的也是,你也是名门大派的门人。”

  左剑清眼珠一转,忽然跪下磕头,小龙女一愣,听他道:“清儿自幼孤苦,承蒙夫人不嫌弃,肯收我做徒儿,清儿会追随您一辈子,只求夫人…此节不要对外人道起。”小龙女年轻时和杨过的爱情受到了正道礼教的阻碍,她是十分痛恨这些江湖规矩的,自己暗中收个徒弟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反而省去了那些教条的烦扰,于是扶起左剑清,柔声道:“好啊,好徒儿。”左剑清扑倒在小龙女的怀中,唤道:“师父!”两人都很是欢喜。

  小龙女心下坦然,都结为师徒了,刚才的事情也就算不得什么了,道:“清儿,这件事情我们私下知道就好,外人在的时候你还是叫我杨夫人吧,否则世俗的人又会以为我们了辈分,引些是非。”左剑清道:“师父,好的,你不会怪我刚才的举动吧,我都没有吃过我亲娘的,所以…”说着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

  小龙女在他面前感到格外坦然,道:“傻孩子,以后你可以把师父当成你的长姐,长姐胜母,有什么话可以对师父讲。”左剑清喃喃道:“师父,我刚才好舒服,清儿还想吃您的。”

  小龙女听了脸一红,情知他的要求过分,但看着他企盼的眼神,实在不忍心看到他失望的样子,此时身体生出一股母催发的冲动,爱怜的叹道:“想吃师父就让你吃吧。”

  此时小龙女的衣衫还没有穿上,由于玉女神功的奇效,房上的伤口已经痊愈,不留一点痕迹,两尊雪白的立在空气中,左剑清目不转睛地盯着,情不自地咽了口唾。小龙女看着他充的炙热眼神,心中竟莫名涌起了一丝恐惧,心不自的狂跳着。

  左剑清温柔地把小龙女推倒在干草堆上,伸出颤抖的双手握住眼前丰峰,五指逐渐用力,深深陷入峰中,凑上嘴巴,含住峰的尖端,用力…“咻”小龙女如遭电击,身体忍不住颤抖,呻道:“啊…清儿…疼…嗯…”左剑清没有理会这低不可闻的声音,继续把小龙女的这对豪放在手中捏着,嘴巴不停的,过了一会小龙女已气吁吁了,不自觉用双手抱住左剑清的头,强行抑止急促的呼吸,左剑清依然面通红,品尝着这世上最美的子,不时低声道:“师父…你的子好白…好大啊…我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美!”口水了小龙女的

  小龙女此刻身体燥热,不知如何宣,左剑清的右手划过光滑的小腹,忽然探入了她的亵“啊…”小龙女身体一颤“清儿…不要…”左剑清突然面一丝难以察觉的笑,道:“师父,你下面好多啊…好啊。”随着左剑清的手在小龙女的中抚摸,小龙女彷佛一琴弦被拨着,不断扭摆着雪白的身体,爱不断出,了亵

  左剑清叫道:“师父,我好热。”起身了衣服,只剩一条内,被下面的大支得像个大帐篷,看着左剑清健壮高大的身体,小龙女激动得口舌发干,不知如何是好“不是说过只吃嘛,怎么又摸我的下体,又去了衣服,难道…自己当真要和清儿…决不可以…”小龙女坚定了决心,她不能对不起过儿,想到此处,心中的火逐渐退去。

  此时左剑清蹲下身体,想扯下小龙女的亵,小龙女惊惶失措,握住他的手腕道:“清儿…我们不能做这样的事情…我是你师父…而且我还有过儿…”左剑清笑道:“师父,徒儿受不了了,你看下边都这么大了,不做徒儿会憋死的,您就足徒儿一次吧。”小龙女叹道:“清儿,你年纪也不小了,有些事情你应该明白,我们这样做有违常伦,万万使不得的。”

  左剑清很是气馁,但他深知小龙女武功卓绝,不敢霸王硬上弓,面通红,急道:“可是…您下面都那么了…您也很想要啊…”小龙女脸一红,见他的样子,心中不忍,暗暗做了个决定,道:“那不同的…为师…就用手给你一次吧…但是…不能有下次啊。”左剑清面,快速去了自己的内,一条又长又的黑色大跳了出来,小龙女见了顿觉气血上涌,彷佛连气都不过来了,那巨大黑茎这会儿正直直的立着,又又长,足有九寸左右,而且上面还布的青筋,青盘好像蚯蚓一样,还有他的大头,几乎有自己的一个拳头那么大。“我的天啊,清儿刚刚成年,竟然有如此雄伟的活儿,这要是真的让他进我底下,那我能承受得了吗?”

  左剑清仰躺在草堆上,小龙女面羞红,看着他的大,比杨过的足足大了三倍有余,想起前看到刘正的大具,只觉与刘正那驴般长的大家伙只怕相差无几。她心中狂跳不止,她还没有接触过杨过以外的男人的玩意儿,而且是这么大的家伙,手都忍不住颤抖,她叹了口气,终于,她用小手握住了那个茸茸的黝黑的超大家伙。

  左手入手有一种灼热感,小龙女没想到自己左手会抓住过儿以外男人的东西,而且那么大坚硬,异于常人,自己的小手也只能抓住的底端,还不到整的三分之一,没想到清儿居然有这么大的活儿,一种异样的刺涌向了小龙女的全身,她忍不住颤抖,一股暖从下体了出来,她清晰地觉察到自己的亵已经了。

  小龙女平复下心绪,又伸出右手,双手分别握住大部和中部,左手紧握部,右手开始小心地套起来,舒服得左剑清忍不住发出呻“师父…啊…你的小手太柔软了…用点力…清儿好舒服…”他的双手伸向小龙女的丰,抓住她的坚的大房,部随着小龙女的套不停起伏,小龙女的呼吸也急促起来,她从没有经历过这么亵的场面,下面的汁水也越越多,随着手中的大不断壮大,身体也越来越燥热,竟然有一种让大入自己身体的冲动,但是理智始终控制着她,她此刻只希望左剑清尽早来,以免自己无法忍受,便加快了套的速度。

  过了好一会儿,左剑清道:“师父…清儿好难受…”小龙女以往为杨过套动时,往往片刻便能使其,此时见清儿长时间不出来,心里也很着急,难道真要和他做吗?忽然间冒出一个想法,脸顿时红透了,心道:“不行,不能用嘴,自己对过儿都没用过嘴。”但看见左剑清难受的样子,心中又十分不忍,暗自下了决定“他是我的徒儿了,牺牲一点又算得了什么呢?”于是道:“清儿,不要急,师父会用嘴…让你舒服的。”

  小龙女决心已下,俯下身体,换右手握住大的底部,左手两指夹住包皮向下一拉,整个热腾腾的大了出来,其大小足有杨过的三倍有余,上面还有很多晶莹的黏,看到清儿年纪轻轻却有着比丈夫强很多的大家伙,而且自己还是头一次偿试口,真令小龙女难以自己。小龙女低下头,一股男人的浊之气扑鼻而来,她叹了口气,伸出舌头了一下,红温柔地亲了一下他的大头,顿时一股强大的雄气息让小龙女发晕。

  小龙女开始殷勤地用手来回套动大巴,还给左剑清抛了一个恳求开始的秋波。左剑清兴奋着把小龙女的头近耸立的大:“师父,含在嘴里吧,我好难受。”小龙女想到就要第一次为男人口,心中竟然起了很强的兴奋感。她把脸靠近耸立的,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强大的雄味道,几乎使她昏。全身一丝不挂的面对左剑清,就这样跪着对着左剑清耸立的巨大黑茎出火热的呼吸。

  “啊…太…好了…”左剑清说话时,脸上已出异常兴奋的笑。

  原来这“左剑清”乃魔教采花贼“玉面狼”玉真子的化名,当年曾是武林中叱诧风云的一代魔,无数美貌少女和良家少妇被这斯,成为武林人所共愤的人物。六年前,玉真子在一次采花时被南少林第一高僧宏远禽获,被罚在湘南深山面壁十年。然而三年过后,刘正碰巧得到武林第一奇毒“去魂散”他毒死高僧宏远,又抢得宏远的武功绝学“回功”的秘集,在深山中若习三年之后,练就一身返老还童的神奇武功,竟然从40多岁变成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然而此人本难改,一出湘南深山便做案十余起,强民女和武林女侠数十人,以此来发六年来没偿过一女的苦闷。后来玉真子被魔教教主东方不败收服,东方不败对他的“回功”很是看重,封他坐上青龙堂副堂主的位子,在魔教是与“铁龙”刘正齐名的人物。次番玉真子奉东方不败之命利用其“回功”打入正教内部,拜郭靖为师,本想借机天下第一美女黄蓉,怎奈黄蓉聪明绝顶,一时难以下手,没想到郭靖要他去通知小龙女夫妇,而小龙女天单纯,便趁机向小龙女下手。

  此时小龙女哪里知道左剑清的真实身份,还天真地以为对方是一个不懂世事的大男孩,此时月光高照,小龙女在明亮的月光下看浮出静脉的巨大茎,这还是第一次。像奴隶一样跪在男人脚下奉献口也是第一次。小龙女闭上眼睛,左手紧紧握住大部以让它不会动,右手轻轻握住大头与大部之间的部位开始套动,套动时不时还亲吻一下大头马眼。

  套动大巴几十下后,小龙女放开右手只用左手握住大巴的部,用自己的嘴

  的侧面,然后移动香在大各处格外细仔地亲吻。“师父,快一点帮我吧。”左剑清迫不及待的说。

  小龙女睁开眼用手拨开散落在脸上的长发,双手分别握住茎的中部和部,小嘴在茎的顶端轻吻。小龙女润的舌尖在头的马口上摩擦。小龙女的舌尖向冠和过去。了一会,小龙女干脆用右手轻扶男人的丸,她的理性逐渐消失,认为只有全身心地投入才能让他。啊…呃”她发出使左剑清的下溶化的火热呼吸。虽然是第一次,但小龙女温柔耐心地着红黑发亮的大巴,做得非常细致,这也许就是美女的天生悟性吧。天!小龙女把身子弯得更低了,斜了个头开始用舌头左剑清的囊,左手仍握着部,右手却在轻扶男人的股,以全面刺左剑清的感带。

  一阵又是一个的声音,哇!男人的小半个囊袋都被到小龙女的嘴内了,左剑清的囊袋很大,小龙女是将嘴巴张到最大。但整个过程小龙女一直用殷勤的双眼直视左剑清的目光,眼光如同小孩渴望父母肯定眼神般闪动。左剑清对小龙女发出一个微笑,小龙女的眼角闪动出兴奋的神采变成一弯秋月。

  接着囊传来一阵迫感,小龙女开始用舌头及嘴搅,力道拿捏得刚好,让左剑清有点难过但又爽快无比,搅动一阵后小龙女轻轻地将嘴拉离囊,就像吃麻薯般拉了出来。哈!

  口水正连接囊和小龙女的嘴,渐渐因重力而断裂。没看过这么夸张的画面!

  小龙女口娇了一阵后,在茎上涂。“师父,快含入嘴里!含进去吧。”少妇的美妙口使左剑清全身无力。不知何时,领导权已经掌握在小龙女的手中。

  “清儿…你只管享受吧…为师…为师会好好的。”小龙女人的眼光看了一下左剑清说道,左手仍握着大部,右手再次握住大头与大部之间的部位开始套动,张开嘴,红含在大头上,慢慢地了进去。可是头简直太大了,撑开了小龙女的整个小嘴,小龙女只好吧嘴张到极限才能勉强含住大头,整大的却还在嘴外。充的丑陋大进小龙女张到极限的小嘴里,整个脸颊都因张嘴而变形了!这情景真是人之极…小龙女用力张大并紧缩嘴,买力地左剑清异常大的头。“晤…好极了…师父。”舌尖磨擦到大头的沟,左剑清忍不住发出哼声。

  坦的美少妇膝盖着地跪在地上时,上身直、膝成一直线,一身雪白肌肤的她姿态煞是好看!用嘴张到极限含住左剑清的大头套了一会后,右手松开一边轻捏男人的囊,一边娇媚地用那双人的眼睛与左剑清的眼神接触,张开双将嘴再次套入男人的大头,左剑清两手抓扶着小龙女的头部,接着大头开始在樱间穿梭,大头碰到喉咙时小龙女刻意将小嘴向前突起,就像吹箫般的动作,只是中间变成了一条巨大的巴,模样令人火。

  维持这表情套了十来下,小龙女从嘴里出大头,接着刻意用嘴巴用力马眼,象是要把出马眼一般。大明显感到一股力,美女原本丰润圆滚的双颊突地像窟窿般凹陷下去,像婴儿般嘴状,模样甚为奇怪,但在小龙女这位美丽女人的脸上出现,又是带有无法言喻的新鲜。

  男人的巨大头把圆润的脸颊突兀地鼓起,小龙女上下套着,口腔润的壁与牙齿的摩擦,顿时使左剑清陷入天堂与地狱两极化的快

  覆地一阵,小龙女将嘴离大,大大地呼了几口气,嗔道:“清儿,你的活儿太大了,光一个头儿都让为师撑得装不下啦!”

  左剑清乐道:“师父,对不起,是徒儿不好,不怪你,你做得真!”

  受到鼓励,小龙女再次以双手分别套住的中部和部,再用柔软的嘴包住那硕大的头,慢慢了下去。左剑清感觉到自己的进入了一个柔软温的所在,舒服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小龙女丰的身体跪在地上,秀发凌乱,头部不停的耸动,开始吐起来,左剑清大黝黑的大有三分之一在小龙女的小嘴里面进进出出,发出“啧啧”的响声,剩下的三分之二被小龙女的双手卖力地套动着。

  “师父…你的小嘴…好柔软…用力点…啊…对…舒服死我了”左剑清痛快的叫着,武林中有名的一代女神在为自己口,这是他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没想到今天变成了现实,他抑制住强烈的感觉,想多享受片刻这销魂的滋味。

  接着小龙女以脖子以上为运动主体,就像啄木鸟般用全力把小嘴张开到极限含着大头上下吐,频率越来越快,一头秀发也随之摆动,握着大巴杆部的左右手也开始同时套动起来,不断加速套的速度,后来右手一边抓囊一边轻扶男人的

  连续的快阵阵向左剑清袭来。这次是一连串的攻势,让左剑清情不自地开始抓捏小龙女的秀发。

  小龙女忘了形象般不断左剑清的大头,摆明要左剑清弃械投降,左剑清则不得不调整呼吸,避免太快出来,多享受这不可能的服务。在烈的动作中小龙女的美目亦不断飘上来,似在惊讶自己徒弟的能耐!

  美丽端庄的人侠女!大胆秽的动作!每个男人梦想中的服务!天!左剑清没想到一向矜持守贞如玉的小龙女第一次口技术就如此纯!在连续几分钟的烈吹箫后,小龙女早因剧烈运动可见颈上微微泛出汗光,耳朵也早已红。

  左剑清此时的感觉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他看着小龙女,小龙女的动作始终是那样优雅,小龙女的美也没有因为她的动作而黯然,相反,变得更加的丽!

  “啊…师父…”大头在小龙女张到极限的嘴里,大茎在小龙女手中,这同时产生的快,使左剑清的股不断的颤抖。左剑清拨开披散在小龙女脸上的头发,看自己的大头在小龙女嘴里进出的情形和美女那张开到极限的小嘴。“求求你,别看了,为师…小嘴已经张到极限了,真的太难为情了。”小龙女轻捶左剑清的膛。

  “没关系。我想看清楚师父会用什么样的表情我的。”

  “让你看到…为师…会羞死的…清儿…你那这么这般大,只能含着你的头儿,真对不起。”

  “没事,师父已经尽力了。来,让我帮你。”

  左剑清将大向小龙女口内一下一下送,顶得她的喉咙很难受,再加上实在太太大,替他含的小咀不断口水,发出『雪雪…雪…雪雪…』的声音,可能小龙女从未试含过这么大的,她觉得清儿比杨过更有男子气,身体更热且开始轻松地替徒儿服侍,小龙女亦不知为何很想见到他的享受样子,可能他令小龙女觉得有一种自豪感觉吧。小龙女除了继续套之外,另一只手抓刮玩着左剑清的囊、指尖更揩擦眼,左剑清偶尔欣赏美女的样子,一时又忍不住合上眼睛享受小龙女给他带来的快并叫道:『呜…死啊…师父…舒服…啊…』

  小龙女小嘴含住腥的巨大吐着,两只白玉般的小手握住丸和丛生的茎,也在不停抚。那种雄的刺吐的快让她眩晕,出的越来越多,她多次有翻身上马,把这个可爱的大纳入中的冲动,只是剩余的一丝理智控制住了她,但她不知道还能控制多久。

  一般来说任何人口总是无法顶得住超过片刻的,但左剑清虽然表现的很兴奋,但经过小龙女近半个时辰的努力仍然未,小龙女心想他的持久力比过儿可厉害太多了啊!小龙女心中突然想到如果被他的超大长时间,是那么舒服的一件事啊。这种想法让她身体更热烫起来。好在左剑清只顾专心享受,没留意小龙女的表情变化。左剑清的大不断撞击喉咙,令大美女有点窒息,但美女没要求他放慢一点,口中还细细道:『唔…唔唔…啊…咳…唔…唔唔…』左剑清见小龙女的像痛苦又像求饶的反应令他很受用,小龙女加快套吐大头…替他含了已超过半个时辰了,得美女牙关也酸了,但小龙女没有一丝想放开的意图。

  左剑清大力的挤掐小龙女的肥硕房,掐得白雪滑又薄薄的皮肤现了一道道红痕,他的结实股肌不规则的一抖一抖,小龙女知道左剑清要忍不住了…美女抖大口气哼了一声,媚眼望着清儿吐着他的大,指尖加快丸、将手指钻入他的眼内。

  左剑清怪叫道:『呀…嚎…嚎嚎嚎…啊…丫…』

  美丽的脸也因兴奋而发红,沾上唾发出润光泽的大头,如此感的样子,又了几分钟,左剑清的情几乎要在小龙女的嘴里爆炸了,一阵阵快从他的不断传来。

  “呃…嚎…嚎嚎嚎…啊…丫…”左剑清舒服地叫着道“师父做得真好,我快了。”小龙女也感觉到嘴里的大头一阵阵脉动,忙更加快速地套动大头并用自己的舌头着头马眼,手上套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近百次快速地咽和套动后,左剑清突然起上身,双手按着小龙女头,股快速上下动起来。她知道他撑不住了,那是最后的冲刺!。

  小龙女嘴里的吐也近乎疯狂,伴着红和大摩擦的“滋滋…”声,左剑清再也忍不住了“师父…清儿不行了…啊…”小龙女分别套动大巴中部和部的左手和右手同时察觉到男人的输管正在急剧膨!“太好了,他要了,但不能让他进我的嘴里,那可丢死人了。”她下意识地想着,一边用嘴狂着大头,一边用右手拇指死掐住那巨大部的输管,左手伸到男人跨下,轻轻捏丸。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左剑清的高被硬生生止住,大却变得更加壮,小龙女连忙奋力吐出大,把头挪开,同时右手拇指松开,左剑清一声低吼,一大股极奇猛烈的而出,幸亏她躲闪及时,没有让进嘴里,但是一股股持续不断的很多到了她的衣服上,秀发沾上了一些,忽然,一股股滚烫在了小龙女的嘴角,小龙女忍不住“啊…”的叫了出来,刚一张嘴,又一股滚烫的竟然直接进了小龙女的小嘴里。这种腥的刺让她浑身一震,下意识地“咕噜”一口将进肚里。一股水从下体涌出,她再也无力支撑身体,滩在了草堆上。

  两人都疲倦的躺在那里,良久,左剑清发出了鼾声,小龙女抬起头,见左剑清的巨型已经半软了下去,自己的身体上还有很多的痕迹。想起刚才的事情,十分羞愧,悄悄起身,到山旁边的小溪洗个澡,清理一下身上的秽物,把衣服也都洗干净,用掌力烘干,穿在了身上。

  回到山,又觉得尴尬,但仔细一想,事情都发生了,只能接受,万幸的是自己没有失身,不过刚才毫厘之间,心里还真有些后怕。自己是长辈,应该输导一下清儿,不能让他说出去,最重要的清儿血气方钢,旺盛,可不能让这样的事情以后再发生了。想到此处,步入山

  左剑清现在已经醒来,穿好了衣服,坐在那里若有所思。小龙女见了道:“清儿,你在想什么呢?”左剑清讷讷道:“我想刚才师父给我做那事的时候好舒服,刚才那段时间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的时光。”小龙女爱怜道:“清儿,刚才我们那样是不对的,幸好我们没有铸成大错,以后不要想这件事了,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在外人面前不要提起,今后也不要这样做了。”

  左剑清眼珠一转,知道应放长线钓大鱼,假装后悔道:“清儿知道师父疼爱,我很后悔亵渎了您,但还是要谢谢师父给我这么快乐的体验。”小龙女走过去拍拍左剑清的头道:“清儿明白就好,但不要自责,此事都是你给师父蛇毒引起的,师父不会怪你的,我们以后再也不要提这件事情了。”

  在接下来的三天内,两人再也没有发生什么,小龙女终打坐疗伤,左剑清在旁小心伺候着,并不提非分的要求,他深知小龙女天纯良,这种天下少有的女子一定要慢慢调教,万万急不得…
上一章   笑傲神雕   下一章 ( → )
龙涛情史女公务员的沉绿妻奴都市慾色姑侄一床戏艳妓貂蝉败北的黑丝袜我和母亲的故荒岛上的兄妹换爱
大哥小说网第一时间免费为用户更新作者不详精心创作的小说笑傲神雕未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提供笑傲神雕最新章节第四章魔踪再现在线阅读,小说完全免费无须注册,页面没有弹窗,喜欢就与你的朋友分享吧。